可是,易领晨仿佛却是一点都不在乎的看着她。
“如果,我也毁容呢?”
“……”
【如果,我也毁容呢?】
那这样的话,是不是我们两个人都是一样的丑了?
你就不会走了?
你也不会离开我了呢?
玉凝:“……来人,医生,医生~”
玉凝几乎是忘记了,林晚晴是学医的,她也是情急之下,就这样喊了出来,桂姨急忙过去了,很快,家中安排的护理就过来了。
桂姨看着易领晨:“易少,我已经给夏医生打过电话了,马上就来。”
易领晨苦笑了一下:“告诉他,不用来了。”
桂姨不解的看了玉凝一眼,“夫人?”像是在征求林晚晴的意见。
玉凝低着头不停的哭着?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这样?
他怎么可以这样傻?
倒是一种怎样的爱情,会让这个高贵的男人毁掉自己英俊的脸?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爱情,让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这么愿意的放下一切?
易领晨只是经过家中的护理,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他的手就一直都在扶着玉凝。
“我现在也要变得跟你一样,你会嫌弃我吗?”
玉凝拼命的摇头,她哪里会嫌弃?她哪里舍得嫌弃他?
玉凝紧紧的抱着易领晨,“不会,我永远都不会嫌弃,我永远……”
易领晨将她拉起来,搂到了自己的怀里,“永远不会嫌弃谁啊?我是你的谁啊?”
“领晨,是领晨~”
易领晨嗤笑了一下,脸上就传来丝丝的痛楚,他立马收敛了一下,“是你的老公,是你的男人,知道吗?”
玉凝窝在他的怀里,痛哭了起来,有幸福,有喜悦,更有着说不出的酸楚……
桂姨看到这一幕,也跟着擦拭了两滴泪水走开了。
中午的时候,易领晨揽着玉凝:“晚晴,你想不想吃海鲜?前一段时间,因为你小产,一直都没有给你吃,现在好像可以了,你要是想吃,我可以让厨房多做一些出来?”
玉凝依偎在易领晨的怀里:“你想吃什么?我下厨给你做。”
易领晨低头笑了:“好,那我们一起做饭。”
玉凝低下头抿嘴笑了。
易领晨将厨房中的人,都给指使下去了,这会儿,也就是两个人在这边做着简单的家常便饭,阳阳时不时的跑过来喊着,叫着,当然,由佣人看着,也不会让他靠的太近,免得伤到了他。
“爸爸,爸爸,我要七(吃)排骨,排骨~”小家伙的发音还是不太标准,总是七(吃)啊七(吃)的。
易领晨看着小家伙,眼神中都带着笑意。
“好,那你先去等着。”
玉凝也跟着抿嘴笑开了,这就是人生中最简单的幸福生活吧!
太阳好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可以去外面散步,根本就不是什么郊外,只要是在易家别墅后面的院子中,就可以看到全C市最美的风景,还有阳阳在一旁的帐篷中,拱来拱去的样子。
这让玉凝觉得,这就是人间最幸福的时刻了。
易领晨还在一旁绘画,画面中,都是画的他们一家三口的简单日常。
玉凝过去看到了易领晨的画笔,真的没有想到堂堂的易少,还会素描而且,还描绘的这么好?
易领晨将笔递给了玉凝,“来,你在这边添上点什么?”
玉凝不知道林晚晴会素描,更不知道林晚晴会画画?这个,左小灵根本就没有跟她说过,她也没来来到易领晨家之前学习?
玉凝看着易领晨递过来的这支笔,仿佛瞬间有千金重?
“啊?还要画些什么吗?这……这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易领晨见到林晚晴的反应,先是一怔,但又看了看画,又拿起画笔:“你是偷懒?不想画呢?还是审美跑偏了?”
他说着就开始拿起了旁边的笔,在画面上添加了兰花,花朵一簇簇的,漂亮极了。
“诺,这不是有声有色,很美了?”
玉凝看着易领晨画出来的这副全家福,她默默的低下了头,易少真的很厉害,也这么懂得生活?还将公司的事情处理的妥妥当当的,将A市又管理的这么好?还能陪着自己的老婆,孩子一起玩?试问,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呢?
【啊~】
远处传出阳阳的哭声,打断了玉凝的想法,玉凝急忙起身,过去将阳阳抱了起来,给他打拍着身上的小草,“阳阳,怎么了?嗯?摔的疼不疼?”
“妈妈~妈妈~~”
“……”
易领晨见到远处的‘母子’两个人,他抿嘴笑了,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易少,程先生来了,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易领晨看着自家的这种美好的画面,他不想去打破,更不想去为了一些无聊的事情去见程陆洋。
“他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是一些无聊的事,说我不在家。”
“是,可是……可是易少,程先生已经来过很多次了,你总是……”
你总是找理由的不见他,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好啊?
易领晨抬眼看着眼前的人,这个人在接受到了易领晨的这个眼神之时,立马就下去了,“是,我马上去说。”
易领晨就是不想破坏眼前的这种画面,他觉得这一刻才是最好的。
只是,远处的玉凝也听到了,她知道,易领晨的特助口中说的【程先生】就是程陆洋?
她先前从左小灵那边得到过,有关程陆洋的资料,是林晚晴的初恋,林晚晴一直都是叫他,陆洋哥哥的?
易领晨爱林晚晴,也算是爱到了骨子里,他就是因为爱林晚晴,舍不得离开林晚晴,才会让程陆洋的一家都住在他们易家别墅的对面,就是为了让他们经常见面,减少林晚晴的相思之苦?
一个男人到底爱一个女人,爱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才会连她的过去,甚至是初恋都能安排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呢?玉凝,真的不敢相信?易领晨的内心每天每天都是在承受着些什么?更或者说是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可是,玉凝在扶着阳阳的时候,想着这些事情,而停止住了手中的动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