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o51章好像在哭丧
“恐怕用不了十几天了……”
云龙道人瞥了那人一眼,脸上虽然古井无波,其实心中也有一些后悔。
他在老君观修炼几十年,没怎么出来活动,静极思动,所以听到有十几个老朋友飞剑传讯,希望自己来帮忙,碍于面子,当然也有一点是希望再一次的扩大老君观在西南地区的影响力。
所以,他兴匆匆的来了!
然而,他没有想到,事态竟然如此的严峻!
这毒素是用空气传播的,因为这钟家的子弟还活着,钟家这边也早早有了防范措施,所以目前毒素还只在这一屋子里传播,还十分的轻微。等到这钟家子弟死了,尸体一腐烂,恐怕毒素会瞬间几何程度的增加。
到时候,可不是十几天了……恐怕,撑过三天都很难!
真是棘手啊!
五十年前,也遇到过安培家阴阳师的摩罗密藏花之毒,可毒素根本没有那么剧烈。中毒的人,也顶多是身体浮肿,七孔流血而已。根本不会传染。
这一次,真是大意了!
云龙道人退到一旁,闭目不语,心中则是盘算起,世上还有什么高手,精通毒物的。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蓬莱阁的大长老天元道长,因为沉浸于炼丹制药,又跟倭国接近,或许对这种怪异毒素,会有一些办法。
只是,他跟蓬莱阁的人没什么交情,贸然去请一个门派的大长老出面,人家未必会卖他这个面子。
苦也!
这毒若是解不了,他估计也回不了老君观,说不定要陨落在这里了。
云龙道长也真是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云龙前辈,你不要再闭目深思了,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了!你倒是给我们一句话啊。这毒,到底如何解?若是能解了我们身上的毒。我们这十几个人,除了我钟家,另外,还有张家,陈家等几个修真世家,另外有九华山,金光洞,朝阳阁等修真门派都承你老君观的情谊!”
一旁一个细眉长目的中年男子说道,这是钟家的年轻一辈,似乎是钟雪鹰的侄子辈。
能站在这里的都是筑基境界高手,他虽然论辈分矮了一辈,可却是最年轻的。比起那些老头子,他还有更多的大好时光要享受呢。怎么能死在这里。
“是啊,云龙道兄!你有什么办法,就赶紧说吧。不要跟我们打马虎眼了。小弟我天生胆子不大,可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啊。”一旁又一个白胖胖的中年人道。这人双手白皙,肚子浑圆,穿的是名牌西装,不想是修真者,倒像是生意人。
“是啊,云龙道兄,你就说吧!”
“云龙道兄,麻烦你救救我们啊……”
其他人一看有几个带头询问的,都大着胆子围着云龙道人追问。
“够了!”
云龙道人只觉得身边一群苍蝇,嗡嗡嗡作响,烦的不得了,他怒喝一声。
一瞬间,屋内众人都安静下来,瞪着眼睛看他。
云龙道人一挥衣袖,白色眉毛跳动了一下,看了众人一圈,而后也是瞪着眼睛道:“刚才老夫已经说了,这毒素经过五十年培育,早已经变异!老夫,也没有什么办法!接下来,我们一起等死吧!”
说完,他退到一旁,直接坐了下来,闭目不语了。看起来,真是准备等死了!
其余人一看云龙道长这一副做派,都是震惊的愣在当场。
本以为盼来一个救星,自己众人终于得救,正准备施展力气,为了活命而努力。谁知道,这个救星看了几眼,而后告诉大家,他没办法,一起等死吧!
这一下,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该如何是好?”
“唉,真是天要亡我啊!”
“早上欢欢喜喜出门,本以为能帮宝贝女儿收购一些合适的丹药法器,谁知道这一来,竟是绝路。回不了家了!我可怜的女儿啊……老爹回不去了!”
有人哀怨,有人苦叹,有人嚎啕大哭,有人失魂落魄,沉默无语。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而且是这种绝望的等死。虽然都是修真者,可比起普通人来说,也就是本事大一些,眼界开阔一天,遇到了生死大事,却是谁也不能免俗。
“吱嘎!”
就在这时,杨云帆推门进来,看到这一副场景。
“呃?这是什么情况,好像在哭丧!”
杨云帆莫名的一愣,而后看到最中央有一张床,上面似乎躺着一个人,生死不知,估计刚死不久,所以大家都在哭丧。
他赶忙拱拱手,道歉道:“各位前辈,真不好意思,小弟打扰了。我貌似走错门了。你们继续。还请节哀顺变。”
而后,杨云帆关上门,退后了三步。
他抬头,望着前面写着“易宝阁”的匾额,看了好久。
“没错啊,就是这里啊。这座大屋处于最中央,又修得如此气派豪迈,充斥雕梁画栋,气势恢宏。不该有错啊。怎么里面哭哭啼啼的,还放了一张床在最中央,上面还躺了一个死人?”
杨云帆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嘀咕了几句,准备离开。
然而下一秒!
“靠……怎么回事,老子怎么中毒了?”杨云帆刚要抬脚离开,却忽然感觉到身体里面有了一丝难以压制的毒素,正慢慢的侵入到血脉之中。他现在的境界,早已经处于不垢不净,身体不染一丝尘埃的状态。
只要有一点不对劲,他就能察觉出来。
二话不说,杨云帆一拍储物袋,抓出了他一直孕养在神木王鼎的子母阴魂蛊,一咬牙,对着自己的身体穴位,狠狠点了几下,截断了督脉的血液。而后,他将子母阴魂蛊,直接打入自己的督脉。
这毒素不知道怎么回事,进入血液之后,就开始慢慢的侵入到人体最基础的成员,细胞之中。想要改变细胞的分裂模式。
好在,刚才的毒素被他困在督脉当中,一时间还没有流窜到身体各处。子母阴魂蛊,经过他这么长时间的培育,除了对于生命力极强的细胞感兴趣之外,也可以分辨出迥异于人体的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