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可描述的奇物,正是用不可名状的颜料涂装的宝剑。
超出自然的颜色,超出自然的形状,超出自然的图案。
无人可以观测出它是什么,它又好像什么也不是。
宫商羽心眼看不透它,当即骇得睁开双目,可用肉眼看,却更加看不懂。
这是一种极其荒谬的感觉,荒谬到他都不知道该如何阐述自己感觉到的荒谬。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宫商羽想的没错,但他所想却正是墨穷等人所要他想到的!
社员皆善于利用他人无知,且酷爱把别人思路引导错误的道路上,如此怎么想都不可能想明白真相。
“你叫什么名字!”墨穷一声大喝。
那头铁就是敢杀凡人的修士见墨穷盯着他,朗声答道:“宁道文!”
刚说完,他就感觉到泥丸宫大震,墨穷骤然以元婴相撞,自损一千,伤敌……嗯,一切!
“啊!”那宁道文早知墨穷有一手取人元婴妙法,东野伯玉就那么栽的,他当然了解过。
可他不觉得世间真有那么厉害的越级制胜的神技,觉得是东野伯玉轻敌了。
只要防范严密,他还就不信了,同样是元婴期,敌人凭什么就把他的元婴给夺走!
他报出名字时,已经全神贯注地防范了,可根本没想到墨穷的心神攻击就是如此直接了当的。
完全没有他预想的玄妙和内涵,碰撞!就完事了!
最诡异的是,这一撞之下,他元婴骤然消失,凭空没了!
“我的元婴!”宁道文从天坠落,立刻被师兄们扶住,但却面无血色,撕心裂肺的大喊。
他恨恨看向墨穷背后的那一坨不可名状之物,浑身发颤。
“这是什么法宝!”宁道文哭嚎道。
远在庄园里喝完粥看戏的东野伯玉,噗嗤一声笑了,他的心已经跳出局内,自然知道墨穷这是诓他师兄们呢。
先祭出一个看不懂的法宝,然后骤然以蓝白之道取人元婴,对方不明原理,自然就会两相对应,认为墨穷这一击如此诡异,肯定是那法宝神异!
于是自然而然地,就认为自己的元婴被收到那一坨法宝中了!
元婴到底被弄到哪去了?东野伯玉不知道,但苟爷等人都很清楚,那是直接被送进了封闭的贝斯特仓库里的反应炉中。
悠姐、姜龙就在仓库里严阵以待,来的是单纯的元婴,那就直接收下。来的若是有意识的,则直接烧了。
元婴都没了,换做平时,这些人一定会疯狂扫描,到处帮宁道文找,琢磨元婴去哪了?
如此很快就会发现贝斯特仓库的奇怪,继而夺权之类的。
但此刻,这些都不用担心了。
只见墨穷笑道:“我有一宝,可消人顶上三花,除去胸中五气,只需元神一勾,道果就自动上了绝仙榜,纵使仙人亦可贬谪凡尘!”
宁道文嘶声道:“这就是……绝仙榜?”
其他师兄弟脸色发白,这法宝太可怕了,简直是最‘邪恶至极’的法宝。
“快取那绝仙榜!”其他几个修士瞬间祭出法宝,直取那漂浮的不可名状之物。
一名中年修士法宝一卷,就把‘绝仙榜’收到手中,惊讶道:“你没认主?”
他轻而易举收走了这东西,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墨穷笑道:“你猜?”
说完,那中年修士元婴一震,瞬间消失!
他哀嚎一声,与绝仙榜一起从天坠落。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人缘不好,他没了元婴,竟然没人去扶他。
反倒是苟爷身形一闪,接住了他,放到地上。
“凡人一边呆着去!”苟爷推开他,又上了天。
那中年修士踉跄几步,呆呆地看着天上一众师兄弟。
此时那些师兄弟们,正忙着杀墨穷。
“先杀他!”
他们的攻击威力极大,一时间半空中罡气纵横,能量激烈。
墨穷遇见法宝,直接一幡敲打上去,法宝就地消失。
若是罡风剑气之类的,落宝幡一卷,竟也能消去七七八八!
要知道,他现在也是元婴期,化解敌人的攻击已经没有那么吃力了,再凭借绝对命中,一时间墨穷在万千攻击中,竟然游刃有余,颇有点万法不侵的感觉。
“这落宝幡太恐怖了吧!”修士们都有点绝望了,这何止是落宝幡?感觉好像是什么都收啊!
墨穷黑幡在手,冲着各种攻击唰唰唰!
剑气飞来,小幡一卷,去了蓝白社七号仓库。
灵印砸来,小幡一卷,去了蓝白社九号仓库。
火龙轰来,小幡一卷,去了蓝白社十三号仓库。
剑气、法宝、道术竟然还分类回收!
旁边苟爷滑稽笑道:“你这哪是落宝幡,分明是五色神幡!”
几分钟下来,墨穷倒也受了些伤,可反观那些修士,却是把自己打成了穷光蛋……
当然,他们也不傻,到后来攻势都是冲着绝仙榜去了。
只见那东西好像被打碎了,但那些碎片依旧是不可名状的,使得它看起来可能也只是变了个形态而已,众人也瞧不出它到底毁没毁……
“咻!”
墨穷找到喘息之机,又是让一名修士元婴消失。
在他们眼里,这是又有一名师兄弟上了榜了。
“师兄!出手啊!”宁道文大喊道。
宫商羽全程没有出手,观察良久道:“为何不攻我元婴?”
墨穷歪头道:“东野伯玉曾交代过,他有个师兄元神防御极强,擅长心神攻击,就是你吧?”
宫商羽对于东野伯玉交代了这些,并没有什么激动的反应。
“结阵。”宫商羽低声道,同时脚下飞剑升高数十米。
师弟们急忙问道:“什么曲?”
宫商羽低声道:“化雪。”
就见他跪坐在飞剑上,卸下背上巨大的琴横于膝前。
“铮!”
古琴仅仅微微鸣放一声,就犹如金戈铁马袭来,令人汗毛惊悚。
墨穷防范着有什么劲气出现,但全心戒备之下,却未曾察觉到任何罡气波动。
就见琴声一转,变得哀婉动人,如和风细雨,沁润人心。
单从艺术角度而论,此琴曲惊才绝艳,温婉似置身于春阳之下,听者如见冰雪消融。
就算是顽石,听这曲子也要柔化了。
可从斗法角度上来看,墨穷却一点也没瞧出这曲子有何威力。
正当宫商羽抚琴之际,五名师弟突然摇曳起来了,直接于当空舞动。
其中两个还有元婴的,用柔和的法力涤荡衣袖,轻飘飘飞着,温吞地左飘右荡,把另外两个没了元婴的师弟护住。
可怜被苟爷救下的那中年修士离得太远,听到宫商羽要弹琴,疯了一般朝远处跑开。
“???”墨穷不明白这是什么阵,一言不合就跳舞。
但为防万一,还是连忙让大家退远点。
闲杂人等刚退开一些,苟爷在一旁突然喷出一口血来,身体噼里啪啦响起骨骼脆裂的声音。
与此同时,墨穷也感觉浑身不适,五脏六腑瞬间挤成一团,乃至一齐开裂!
霎时间墨穷七窍生烟,心肝脾肺肾同时内出血。
“啊?”墨穷大惊,当即一口寒气直喷宫商羽面门。
可惜命中虽然命中了,但威力太低,寒气在穿破宫商羽周身回荡的能量防御之后已经接近常温,不过相当于凉风拂面而已。
他又想射出元神直袭宫商羽,但却发现琴音也在消磨他的元神之力。
元婴还在泥丸宫都这样了,若射到对方泥丸宫还得了?恐怕弹走敌人元婴的同时,他墨穷也要重创昏厥吧?
虽然濒临崩溃一样可以养好,但现在不行,场上还有两个完好的修士呢!
“不行,必须先打断他弹琴。”墨穷暗想。
他现在身体、法力、心神全在琴音地攻击下,且防不胜防,不止如何抵御。
再看不紧不慢舞动的几个修仙者,他这才明白真正的音波功杀人于无形,并没有过去所想象的气剑音刀。
若是气剑音刀,那还不如直接放射剑气,又何必借助乐器?
“这是超声波!”亚当斯急速飞来大声喊道。
墨穷苟爷心领神会,他们猝不及防被琴音所伤,哪怕没听到这提醒也意识到是频率的问题。
宫商羽的音波功,乃是将法术与琴音结合,直接利用声波伤人,无形无质。
法力灌输下,所有防御都被无声无息地透过,超声波震荡脏腑,压力直接导致人体大出血,温润的琴声中却是狂暴的杀意。
除却身体,法力上也是一样的,墨穷感觉自己的法力都不受自己控制了,能量频率是对方的频率,他要强行控制也可以,但欲伤人先伤己。
所有人的身体会在顷刻间适应他曲风中的和风细雨而不自知,每一个细胞频率都与琴音相共鸣,直至粉身碎骨!
“这琴音应该是无差别的,他们也要遵循意境,按照特定的频率抵抗。”墨穷说道。
这是显而易见的,否则宫商羽的师弟们何必在那翩翩起舞而不攻击?还不是他们若不遵循特定的破解之法舞动,也会被琴音所伤。
苟爷想有样学样,但发现他舞动并没有用,这意境中并不是只要舞动就完事了,这里面暗藏一套长期训练的技巧,就像是解药一般。
如何在这种琴音下不受伤,这些人都知道,但墨穷和苟爷却不知晓,化雪这一曲,连东野伯玉都不知道。
“此曲表面和风细雨,但实际上却是疾风骤雨,气势磅礴!”亚当斯说着,同时持剑朝宫商羽冲去。
他是在场唯一能到这首琴曲完整版的人,也唯有他亚当斯不惧任何声波频率,要知道他的特性是能接纳一切频率的声波。无论是次声波还是超声波,即便这频率高到能杀人于无形,他也能强行受住。
当然,若声浪太大,他也会被震死,但宫商羽的音波功并非依靠多大的声音,而是频率,这对亚当斯就没有影响了。
这令他甚至还能欣赏到人耳所听不到的美妙旋律。
宫商羽此曲20000赫兹以内是袖手轻抚,而在20000赫兹以上,法力层面却在暴雨连弹!
看似用琴,实则用气。
表面温润如玉,可人耳所听不到的领域,却是一曲霸气凛然,荡气回肠的豪曲!
亚当斯这一说后,宫商羽突然琴音一滞,神色惊讶,蓦然抬头看向亚当斯。
“嗯?”亚当斯见他停下,眼珠子一转就笑道。“此曲金戈铁马,意挟风霜。它其实应该叫化血吧,我说的可对?”
宫商羽目光灼灼地盯着亚当斯,冷漠的神情缓缓变换,嘴角露出惊喜的笑容。
他笑得很慢,笑意逐渐放大,就像是一朵寒梅在徐徐开放。
两人在那对视,竟视在场所有人为空气!
“师兄!”一名修士没想到宫商羽在那发呆,连忙大声提醒。
但是趁着曲子停歇,墨穷趁机就取了他们的元婴。一时间,除却宫商羽以外,五名修士都已上了‘绝仙榜’。
墨穷面如金纸,眼珠子都在发颤,一连五次元婴碰撞,他也不好受,整个人晕乎乎的。暗想要尽快提高自己的心神防御,对他而言,防御越高,攻击也越强。
“师兄!师兄啊!”沦落凡尘的五人已经再无威胁,他们摔在地上冲着宫商羽大喊。
可宫商羽看也没看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只是冲着亚当斯又奏一曲。
这一曲风格骤变,如高山流水,空谷幽幽。
与此同时,苟爷拖着他五个师弟离开……
……()
.。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