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比喻有点奇妙,但简单来说可以这样解释。雅文言情.org
桔梗曾经在一个叫《犬夜叉》的群,是一位大佬,基本上在群里的地位,不是群主也算是稀少的管理员之一,手里握着群的bug,为了防止群友滥用导致群崩溃而长期潜水。
可是有一天,桔梗发现隔壁的《通灵王》群跟这个群并群了。
这下就不得了了,隔壁群的管理员大佬麻仓叶王脑子不正常,不光想夺取群主的地位,还想清洗整个群,想把一些不符合他审美的普通群员彻底的清理出去。
普通群员没人权的吗?
招你惹你了?
还有天理吗?
桔梗反正是不干的。
一个俩个的就算了,惹到你了那是自己找死,可数量上升到几十亿人口后,这事能由着你性子乱开玩笑?
桔梗潜不下去了,悠哉日常看热闹的计划告吹。
上浮转了一圈,发现不光是跟隔壁一个群并群了,而且一个个的都是人才,说话不好听就算了,而且脑子个顶个的不正常。
一些群友表示,比如大蛇,觉得麻仓叶王算个p,我自个玩自个的,首先要解除禁言,然后再行使管理员的权限,到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人类什么的,碍眼的苍蝇通通消灭干净。
得,比叶王更狠的主。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样的群友不是一个俩个,而是桔梗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个,群主这创世神只管拉人,后续的祂才不担心,这样下去,这破群迟早要完,人群主有能耐,大不了重建一个群,可是桔梗她活在这个群里,就不得不担心这破群的未来了。
拉拢脑子正常的群友对抗脑子不正常瞎折腾的群友,就是可行的战略。
因此,首先要确认并找出这些一个个脑子正常跟不正常,有着可观破坏力的高级群友。
特别是,这里面,很大一部分有潜水的爱好,谁是谁都不知道,平时不吱声,冷不丁的一吱声就是大事件。
就以这点来说,特别的伤脑筋。
有办法得知是哪些群友,要闹什么幺蛾子的话,至少能提前准备一下也好。
因此,炸鱼战术孕育而生。
首先要把这些潜水的都炸出来。
怎么炸出来,普通的群肯定是发红包呀。
但也有对红包不屑一顾的群友。
所以要变着花样来,要下血本放一些群友感兴趣的饵料,吸引他们的目光兴趣,顺藤摸瓜的一个个的找出来。
kof大赛就是桔梗心目中目前适合的大红包。
虽然主办权被人半路截胡,但计划依然处于桔梗预计之中的正轨上,偏差并不大,一些桔梗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人纷纷冒泡,就是最大的收获。
大赛的胜负对桔梗而言并不重要。
现在就看,能钓到什么样的大鱼,有几条了。
如预料之中的一样,这次的kof96大赛,已经跟记忆之中的大赛相去甚远,boss由已知的暴风高尼茨,变成了不知道的谁谁谁。
前有魔门打头阵,秘密谈判获得大赛主办权后,就能进一步掌握主导权。
这样一来,也许自己就是那个最终幕后boss了。
桔梗不由失笑,停下脚步,看了过去。
正在打闹的俩大学妹子,穿着一身巫女服,停下了动作,看着桔梗说道:“桔梗大人。”
里佳跟惠美。
“恩。”桔梗点头,问道:“什么时候回东京的?”
“俩天前...”惠美甜甜笑道:“桔梗大人,我给你带了北海道土特产,鱼干鱼丝,是我家的主打商品。”
看不出惠美还是渔场的女儿。
打鱼可是很挣钱的,难怪有钱买手机,里佳就没这种余钱。
“谢谢了...”桔梗道谢后,笑着问道:“惠美,你好像是语言专业的吧。”
“是的,桔梗大人。”惠美说道:“主修是英语,其次是俄罗斯语。”
“这样啊,你有汉语专业的同学,有兴趣兼职打工吗?”
“我会帮桔梗大人留意的。”惠美说道。
“这样啊...”桔梗摆手说道:“不用了,你们去做事吧。”
桔梗有了新打算,过俩天去找死掉还没升天的专业教授,教导自己手下一众式神。
俩大学生妹子点头,打开了改造的纪念品平安灵符等物的售卖屋,是之前看板娘贞子的岗位,贞子不在,这几天是里佳兼职。
神社要到点营业了。
雷打不动早八点。
这里是绝佳观察门番杀生丸的位置。
没有揭破俩妹子的小心思,桔梗一指地方,对椿说道:“明天你在这支个露天摊,自己做个算命的幡,凳子椅子什么的,也自己搬。”
隔壁不远就是神社的神签舍,这是日暮小老头的活,年纪大了,一坐就是一天,干的很辛苦,有时候思维跟不上说秃噜了嘴,还差点糊弄不了人。
虽然椿的年纪同样也不小了。
“旁边的神签舍由你一并管理。”神签舍并不大,占地也就两叠榻榻米的空间。
再不远处,是一张立起的绘马板,挂祈愿的地方。
“绘马牌也由你一并制作,这是你的日常工作。”最后,桔梗眯眼说道:“不要偷懒耍滑,也不要做把神签全换成大凶的蠢事。”
椿垮着脸看着桔梗。
“目前就这样,等我想到了再指派给你活干。”桔梗说完,转身就走。
案板上的鱼肉,任切任拍。
还能怎么样?
这次是真的栽了,栽在了恶鬼手里。
椿跟在桔梗身后,咬着嘴唇,一滴晶莹的顺着脸颊无声的滑落,一副泫然柔美的样。
带着来到后山,分别为椿与小倩分了房间。
随后,还要置办一些日常用品,除此外小倩提了要求,想要一把古琴。
小倩说不了日语,跟式神们交流困难。
琢磨着左右没事,桔梗先是转了一圈,没找到大笨熊,跟幽助鬼混去了?这样想着时,去塞钱箱取了些钱,没急着挖埋下的古董,带着椿与小倩上街进行置办。
下山的时候在阶梯上见到了傻坐着发呆的三眼族一家三口。
俩大中间一小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凄凉。
不由不忍心的叹气。
这是害怕的表现,对于他们来说,地球人同样是属于凶恶的外星人。
笑着在俩大人敬畏的眼神中抱起了小姑娘。
“走吧,我带你们看看这个世界。”
小姑娘一点也不怕桔梗。
中午的时候回到了神社,东西买了不少,一些大件送货上门。
而此时,山兔已经在鸟居下等着,远远见到桔梗,欢喜的一蹦一跳迎了上来,血红的大眼睛眨啊眨,盯着桔梗手里换了身公主裙的小家伙,有些羡慕抱抱,开口说道:“欢迎小姐回来。”
桔梗点头应了一声,看向山兔身后被押着的一票人。
五个,俩男三女,其中有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男孩,眼神很凶,穿的是千层底布鞋,长裤无袖功夫马甲,一看就是中国人儿。
这是唱哪一出?
“小姐,这些卑鄙的外国人挑衅我们定下的规矩,还请小姐定夺。”
桔梗挑眉。
这时,俩男人里的大男孩叫道:“我是不会怕你们的!”
一听口音就是正宗的东京本地人,桔梗看向这位穿着土豪金般游戏忍者铠甲装备的大男孩,挑眉。
“你就是幕后黑手了吧!”
哎呀...
微妙的有些想笑呢...
桔梗嘴角勾起。
不由琢磨,最近我有策划什么可怕的阴谋了吗?
没印象呢...
似看出桔梗的疑惑,山兔说道:“小姐,这家伙突然闯入我们分组据点,二话不说就开砍,然后被我们拿下了。”
跟着手一指小矮子,恶狠狠的说道:“这小矮子也是!前脚收拾完这家伙,后脚不到三天,这小矮子闯进我们另外一处据点,二话不说就开砍!”
“也不知道哪来的蠢货愣头青!”
桔梗不由扶额。
现在东京,敢冲击山神组的,还真没有,确实是过于愣头青了。
“死...妖了吗?”桔梗问道。
“没有。”山兔摇头,说道。
“真弱啊...”
“抱歉,小姐,是我疏于防备了!!!”山兔还以为说自己,赶紧认错道。
桔梗摆手,拉住了山兔的后续土下跪。
桔梗看向后面缩着脑袋,金发红发紫发的三位外国小姐姐。
一脸怂的不行的紧张表情,眼神躲躲闪闪。
说道:“先带进神社里细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