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既然是盟主的意思,在下不会干预的。”青龙表示道。
事情终究都是明白的,将来有了问题的话,谁都没有选择了。
话毕,两个人各自回到了房间,准备迎接明天的灾难了。
天山高树林外。
血魂宗的弟子都逃了出来,不过没有冷血追赶过来,不少人都迟疑起来了。
呼!
一道风声划破长空。
冷血立即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见状不由的就欢喜起来。
“统领,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该死的落锦文等人,我们目前不是他们的对手。”冷血狠狠的说道。
适才如果不是他跑的及时,恐怕就会跟胡祖那样,死在他们的手里了。
不管是什么情况下,他都不允许会有眼前的态度,起码都是看的出来的样子。
“那……那我们离开天山。”
“不!宗主的命令,不是要我们这样简单就回去的。”
灭掉雪狐部落是应该的,不过叶琛还活着。
将来真的出现了什么,肯定会是他们的麻烦,这样就令人都不好受了。
“可……可是我们。”
“不必担忧,我们总会有办法的。”冷血眯起了眼睛。
眼前不过就是个小挫折,怎么可能会让他们都失去信心了。
何况没有雪狐部落这个绊脚石了,肯定就没有那么多的麻烦。
“哈哈!失败了,难道还有脸回去不成。”
一个声音传来,在场每个人都为之颤抖起来。
“你是什么人。”
“我?我是来帮助你们的。”
来人身着黑衣,目光落在现场人的身上了。
“哼!你凭什么能够帮助我们,大言不惭。”冷血愤然道。
以为连同血魂宗都奈何不了他们,来人必然就是说大话的。
“哈哈,难道你们惨淡的下场,还不能够打消你的气焰。”
“你……”
感情适才的事情,都已经被他给看见了。
不过冷血并没有发现,有人暗中偷窥他们,不难明白眼前人的厉害了。
“说吧,你是什么身份。”
“罗刹城黒使。”
“罗刹城……”
闻言,冷血不禁倒抽了口凉气,竟然没有想到来人就是罗刹城的。
“哈哈,血魂宗的实力,我是听说过的,不过龙虎阁不是你们所想的简单。”
“不知道阁下有什么建议不成。”
“当初妖王岐万军,同样是想要除掉龙虎阁,出动了百万雄师,结果同样是告败收场。”
“看来我们的目的相同了。”冷血眯起眼睛。
知道黒使是冲着叶琛来的,不过看他的样子,也是明白他没有占到便宜。
否则就不会出现在他面前,这样的大放厥词了。
“没错!不止是我,还有魂宗的白洪天。”
“白洪天……”
不禁迟疑起来,期初在雪狐部落,被杀的男子不就是白洪天。
“难道你认识白洪天不成。”
“不……不!只是好奇而已。”
在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的情况下,后者自然是不能够承认了。
否则将来真的有了麻烦,未必就是他们期望看见的。
“好,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商议对付他们的办法。”
“恐怕不是那样简单的,落锦文等人都在现场的。”
“落锦文已经没有什么顾虑了,这个不必有任何担忧的。”
“什么意思。”冷血不解道。
落锦文的实力,岂是寻常人能够对抗的,即便是冷血都不是办法。
不免就令人都迟疑起来,将来真的有了危险,未必就是他们期望的样子。
“落锦文离开了。”
“他……他怎么会离开。”
此刻他们占尽了优势,倘若一鼓作气的话,谁都没有办法对抗的。
故此就清楚过来问题了,只是不知道如何的处理,毕竟都是看的出来的。
然而,就在这个至关重要的时候,他却选择了离开,难道说是关系决裂了不成。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正好就是我们反扑的机会。”
“凭你我的力量,怕是很难做到吧。”
“不必担忧,我们还有白洪天作为辅助的。”黒使笑了起来。
不过他并不知道白洪天已经死了,否则就不可能会是眼前的态度了。
正是因为这样的关系,后者才都无奈的叹息起来了。
“好吧,既然黒使有打算,我们倒是可以试试的。”
“统领……”
旁边的侍卫皱起眉头,眼前黒使到底是什么意思,都没有弄的明白了。
如果是真的要出手的话,未必就是他们承受的,这样岂不是就糟糕了。
“放心吧,我们应该相信彼此才对的。”冷血点头道。
否则要对付敌人的话,凭他们的能力,谁都没有办法做到的。
事情远非他们所想的简单,如果轻而易举的话,那么眼前就不会有黒使的存在了。
血魂宗的弟子,算是领教了对方厉害,自然不敢有半点的忽视了。
“黒使,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现在他们正是防范的时候,我们不能够胡来的。”
“哦?那就按照你说的作罢。”冷血无奈道。
局势已经出现了倾斜,对于他们的不利,就不必说的太明澈了。
“不如就原地整顿,等到天亮再说吧。”
“好!我们原地休息。”
话毕,在旁的那些血魂宗弟子,纷纷都坐在地上,谁都没有反对的意思。
目光落在黒使的身上,此人是罗刹城的人,必然会是罗刹城要对付龙虎阁的。
“我们还是商议下吧。”
“请借一步说话。”黒使表示道。
于是两个人继续走进了高树林,不知道是要商议什么事情了。
次日清晨。
由于担心白静的伤势,故此叶琛等人就早早的赶来。
见到了眼前的情况,不由就皱起眉头了,看样子白静是跪了整晚的时间。
“白静姑娘,天亮了。”
闻言,白静缓缓的回过头来,看向眼前的叶琛等人。
“多谢叶大哥关心。”
“算了,人死不能够复生,我们还是考虑接下来的事情吧。”
“您有什么打算。”
“继续寻找我失散的想兄弟。”叶琛无奈道。
来到天山这么长的时间了,可是却没有半点的进展,不禁就为难起来。
究其原因,只是因为不太平,否则就不可能会有这样现状了。
“好!我帮你。”
“白静姑娘……”
此刻雪狐部落的事情都没有结束,白静如何能够帮助他呢。
到时候真的有了问题,谁都没有选择的余地了,这样就是最为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