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当,叮叮当…………”
“这是什么配乐?”安律师问道。
“挂件的BGM。”
“嗯。”
“快点找她吧。”
“你这么说,好像笃定我能找到似的。”
小男孩白了安律师一眼。
“这话,肯定得说满不是,尤其是面对领导下的指示的时候,口号当然得喊得响起来。”
“整个书店里,论和那只白狐的熟悉程度,你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了。”
安律师闻言,回答道:
“我这是关心书店里每个员工的身心发展。”
说着,
安律师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撮白毛,
慢慢地揉搓到了一起,
蹲下身,
取出一张符纸,
将白毛蜷曲在了符纸之中,
拿着打火机,
默默地点燃,
一缕白烟升腾而起,
开始向一个方向慢慢地飘散过去。
“呵,看来距离还真不远。”
“这是什么部位的毛?”小男孩问道。
“她是白的,你是黑的。”
说完,
安律师“呵呵”一笑,歉然道:
“抱歉,你这种几百年都还是毛都没长齐的小朋友估计难以理解。”
…………
“距离不远吧。”
周泽说道。
莺莺嘟了嘟嘴,闭着眼睛,在这里嗅着,然后不停地指引方向。
其实,如果周老板不是僵尸的话,估计还会认为这“嗅觉灵敏”也是僵尸的基本天赋之一。
但偏偏周老板自己也是僵尸,所以清楚,僵尸和警犬,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然而,周老板还是不懂女人,当一个女人得知自己需要去找小三或者要去对决潜在的狐狸精时,一个个都变成了夏洛克福尔摩斯。
莺莺在前面带路,
周泽跟在后头,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从平静的街道,一直走到了闹市区那边,大悦城广场就在前方。
莺莺没有继续往里走,而是在下面的一个地下通道前头停下了脚步,
睁开眼,
很认真地伸手指了指前面,
道:
“老板,就在这儿了!”
周泽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有些诧异道:
“确定么?”
味儿这么明显么,我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
其实这就跟榴莲一样,对于喜欢这种口味的人来说,是绝对的珍馐,而对于不喜欢这个口味的人来说,就很难受了。
站在小猴子它们的视角,白狐的前面得加个“臭”或者“骚”当前缀。
但这个味道,在男人面前,一点都不臭啊。
“确定的,老板,而且,还是双份儿的!”
“哦。”
周泽站直了腰。
“老板,你准备怎么对付她?”
莺莺搓了搓小手,这种把老板身边女人暴揍一顿的机会,对于莺莺来说,真的是一种很刺激的享受。
可以不用去管心机,也不用去在乎自己的形象,更不用背着大妇的名义去体现“博大胸怀”给老板纳妾。
揍她丫的!
“扒了皮,抽了筋吧。”
“…………”莺莺。
嘤!
老板,
你怎么这么man了么!
“老板,这样子,真的好残忍啊。”
真好,弄死她!
“如果她真的跟变脸有关系的话。”
周泽默默地取出一根烟,放在鼻尖嗅了嗅。
其实,
真的很难有人能说清楚,
那个傻白甜女鬼差之死,对于周老板的触动有多深。
………………
地下通道位置,车水马龙,而在中间的一个空余出来的紧急停车点的位置里,一身白色羽绒服的白狐站在那里。
她仰起头,
环视四周,
她在这里已经站了很久了,也等了很久了,这一刻,她终于感应到,她要找的人,回来了,而且还带着极为明显的气息波动。
应该是,受了伤。
“你回来啦。”
白狐开口问候,像是大老远地来拜访一个老朋友。
四周,除了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多出了一股阴风。
一道黑影从白狐面前上方的水泥墙壁上慢慢地滴落下来,显现出了一张女人的脸,这张脸,和白狐的脸,有八分的相似。
另外的两分差距,在于白狐化了妆。
“你该安静下来的。”
白狐说道。
对面的黑影却默默地摇摇头,显然,她拒绝。
“妹妹,时代不同了,真的不同了,而且,这一阵子,蓉城,比你想象的要危险不少。”
黑影还是继续摇头。
“都这么多年了,还是不能放下么?”
黑影张开嘴,
发出了一声厉啸,
不少晚上开车的司机都为此吓了一跳,只觉得眼皮不停地跳跃着,小心脏更是“噗噗”的响。
“妹妹,我们狐狸,如果跳不出情关,就容易变成悲剧,我这次本不该来,但还是来了,因为蓉城的一个妖族给我发了讯息,说你最近开始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何必呢?”
黑影继续低垂下来,
终于和上方的墙壁脱离,
“啪”一声,
溅射在了地上,
而后凝聚出了一个穿着古装的女子形象,
她轻轻地走到白狐面前,
伸手,
在白狐脸上轻轻抚下。
冰凉的触感,不是妖气,也不是鬼气,更像是一种大杂烩,不伦不类。
“妹妹,可以结束了,真的,你现在,妖不是妖,鬼不是鬼,再这样作下去,你以为天道会放过你么?”
然而,
黑影只是笑笑,
眼神里,
满满的坚决。
不过这一次,
黑影却主动开口道:
“他,喜欢看变脸呢。”
“他死了,他死了八十年了!”
“他,没死呢,他,还和我在一起呢。”
黑影面色忽然一阵扭曲,化作了一张男子的脸,这张脸,很英俊,也很阴柔,身上穿着一件戏袍,往后退却了几步,掐着嗓子道:
“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
一切的一切,惟妙惟肖。
他死了,她却仍然让他活着,和她一起活着。
白狐盯着这张男子的脸,
戾气顿生,
低吼道:
“你害得她功德尽散,你害得她妖身全消,八十年了,你还要继续缠着她,蛊惑着她,你这个……畜生!”
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迷醉,
缓缓道:
“以前的人皮旧了,得换新的呢。”
眉宇之间,全是向往,是炽热,是光芒。
“你舒服了,你惬意了,我妹妹呢!”
白狐质问道。
男子看着面前的白狐,
微微皱眉,
目露疑惑,
“你妹妹,是谁?”
“王八蛋!”
白狐掌心出现了一道白光,直接向面前的男子抽去!
男子身形一顿,
直接在原地消失,
而后出现在了白狐身后,
语气有些低沉道:
“她越来越弱了呢,支撑不了多久了呢。
要不,
这次,
换你这个姐姐来喜欢我吧?”
“老娘就算瞎了自己的狐眼,也不会看上你这种玩意儿!”
“为什么呢,你又不是从来没有过男人,跟谁不是跟呢?”
男子身形慢慢地提升起来,变得比之前大了很多。
“老娘当初交往的男人,有封侯得意的,有消沉低迷的,但从来没有一个像你这样,趴在女人背上吸血的!”
想当初,白狐交往的人里,有人曾意志消沉,留恋青楼,最后却去了小站练兵。
有人春风得意,哪怕最后黯然陌路,却依旧带着体面和写意。
她曾领略过他们身上的美好和光彩,他们留给她的,也是大丈夫不枉此生的恢宏意气。
哪怕从未真的相伴一生不离不弃,却从未辜负双方曾在一起时的岁月静好和人生瑰丽。
白狐转身,又是一道匹练砸了下去。
然而,
男子却只是轻轻抬起手,就将这道匹练抓住,放在了自己身前,轻轻地抚摸着。
看到这一幕后,
白狐震惊了,
她震惊的不是自己的招式被对方直接拿捏住,
也不是震惊对方实力的提升,
而是震惊于对方的这种疯狂!
“该死,你已经害得她这辈子妖道破灭了,你还想害她连来生的机会都没了呢!”
“她说过,只许我今生陪伴,来生,她不在乎了。”
“然后你就真的这么做了?”
白狐身后出现了一道尾巴,直接横扫了过去,男子没敢再托大硬接,而是迅速地后退。
“她都愿意了,你急什么,她,幸福着呢,你这种寡情薄意的女人,当然不会懂得这种美好的。
这才是属于女人的,真正的归宿。”
“你个王八蛋!”
白狐再度出手,男人依旧在后退游走。
不少开车经过这里的司机都以为是这下面的灯光出了问题,否则怎么老是有霓虹在这里闪烁?
好在这个地下通道并不长,所以没有因此引发什么交通事故。
“或许,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和她一样,享受一下这种为爱不惜一切的幸福。
你和她是好姐妹,你们应该在一起啊,这样,对你和她,对我,都是好事儿。”
“混账!”
一番交手之后,
白狐忽然停下了身形,
面色骤然一变,
她的鼻尖,
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咸味。
男子会错了意,停下了身形,笑道:
“怎么,动心了?”
他以为白狐是开始犹豫自己的那个提议了。
然而,
白狐却直接色变,
低喝道:
“你快给我走!”
“我不走,我不走呢,我也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呢。”
男子居然主动凑了过来。
白狐怒容乍现,
几乎是咆哮道:
“快给我滚!”
咸味,
越来越浓了啊!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