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像对凡客这个项目不怎么看好?”李滢,和雷君、陈念等人分开,周石和李滢一起回家,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家。
“是不怎么看好,当时还没有察觉,现在这种感觉更明确了,他一个文人,有情怀,但是没有清楚自己最大的优势,他很可能会在未来失去自己的方向。”周石
“他的优势是什么?”李滢挽着周石,漫步在小区的花园
“他的优势就是情怀,我觉得做有情怀有温度有品质有理想的产品才是他正确的选择,可是我却看到他滑向了商人行列。也不是说商人就怎么样了,主要是他没有优势。”周石扯着些有用没用似是而非的东西,反正他前世失败了,随便周石怎么说都正确。要是成功了,呵呵,那就打脸了。
“你说我投资还是不投资,这个是大家抢着投的明星项目?”李滢翘首以盼,顿显天真可爱,周石低下头,轻轻一啄。
“你自己决定吧,风投本身也是概率游戏,你有自己的一套评估方法,没必要受我的影响。”周石
“可是你的观点和态度本身也是评估的标准之一。”李滢
“我的意见是反对,你最后会怎么决定?”周石
“我!当然是继续投资了!”李滢说完一笑,推开了周石,飞快的跑开了。
“好啊!拿我做方向参考,你给我小心”周石追了上去
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两人回到了这个依山傍水的别墅,在燕京找到这样的地方可不容易,也就是离市区远了点,不过靠近时光未来的总部。
凡客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至少在这几年里,周石不会为错失优秀的it企业而担心,至于别的行业那就没办法了,他知道的就这么多,他对名气小的公司一点印象都没有。
老夫老妻的两个人在一起自然会做一些爱做的事情,这里也不赘述,不过周石在燕京停留了几天,就有许多人找上门来。首当其冲的是融创的孙鸿冰。
“上市?这可不是什么好时候。”周石没想到融创也要上市了,怎么就没有早些上市呢?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孙鸿冰紧张的问
“你是准备在十月份上市?”周石
“没错,这个已经定下来了。”孙鸿冰
“你的运气怎么这么背啊?首先说经济上的吧,有两个很大的ipo项目,友邦保险和通用汽车要上市,你们的时间间隔太短了,他们会吸纳市场上很多资金。另外一个就是国内对房地产的调控,哪怕我们明知道这些调控没有用,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和官府对着干!”周石,媒体上到处都说今年是房地产史上最严调控年,这一个称呼持续了好多年。年年都是最严调控,房价年年上涨,明明知道高房价和低福利的社会就是牺牲一代人的幸福追求gdp的上涨,还是为了维护稳定保证某个群体的利益坚定不移的执行。md,说多了,还是胡扯的好!
可能是华夏的人口太多了,只要稍微放开束缚就有一大批天才脱颖而出,加上吃苦耐劳的国民性格,华夏在某些领域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惊人奇迹。可是在整体的科研实力,创新能力上,华夏恐怕不会比弹丸之地的以色列要强多少,和美国的创新能力相比那是远远不如。我们不说历史积累的问题,只从经济方面考虑,如果这个社会的青年群体绝大多数都只能为了生存而努力,为了房子而拼命,又会有多少人为了理想而奋斗。
大多数科研都不见得有回报,更多是为了理想做出的选择。但是在华夏这样的社会环境下,难道要让人科学家过着清贫,毫无保障的生活(现在的科学家需要多少年才能买的起他们工作当地的房子?)去为了人类的未来做科研?算了,还是少说点。为什么外国老是说华夏没有人*权,因为华夏的发展方式本质上就是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换取社会整体的提升(证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被牺牲的一部分是没有选择的,从对农民的剪刀差开始,到城镇化(征地强拆)。而居民没有选择就是华夏最大的原罪,从古至今,高层一直都有宰执天下的思想。“宰执”两个字很说明问题,具体来看就带有愚民的性质。
“可是这些好像影响不大!”孙鸿冰犹自不信。
“我听说调控力度还会加大!”周石,这可不是内幕消息,而是易观国际的研究,至于研究人员里面有没有高参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易观国际的发展在周石的推动下,脱离了叶扬的掌控,逐步朝着智库的方向发展。尤其是许多人参与到欧债危机的研究中,让华夏几大高校的一些青年学者参与了这一个国际化的研究项目,与欧洲一些机构和高校建立了很多的合作关系。但愿易观国际能够在20年内蜕变成华夏乃至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民间智库之一。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是周石相信它有一定的成功概率。他也在想办法给易观国际安排一些旱涝保收的产业,不过因为没有空闲,暂时没有好办法。
周石的话让孙鸿冰很不好受,又是史上最严调控啊!为什么他的创业及这么艰难呢?几起几落就算了,联想借个几十万还要吹捧个十几年,就算扣除通货膨胀,十几年前的五十万也不算多吧,联想那时候一台电脑的售价最低也一万,五十台电脑而已。价钱金融危机之前的顺驰,孙鸿冰想想他的创业就是一把辛酸一把泪,为什么就不能不像周石这么幸运啊?
周石当然不知道孙鸿冰的小吐槽,不过这个时候的融创确实还是地产界的一个小字辈,估值也就在十亿美元左右,恒大市值现在可是在60亿美元左右。差距之大虽然不足以让人绝望,可也知道融创的发展真的不咋样。周石的加入除了可以缓解资金问题,并不能给他带来其他的帮助,当然,在湘省和川省勉强有些便利。
带着失落离开,孙鸿冰有些不甘心,但是上市既然已经推进到现在,他也不准备放弃,奇迹都是人创造的,我未必不可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