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猫扑小说www.mpxiaoshuo.com】,无弹窗网络小说!
??c?5=?5?tlh???-jt]z?@b???2ys5?7?d???7u????n7???心疼地看着媳妇汗湿的头发和咬破的满是血迹的嘴唇,轻柔的拨开骆清颜额头的湿发,一只手紧握骆清颜也已经汗湿的一只手轻声的说道:“小颜,我来了,我陪着你,咱们一起迎接咱们家小公主的降生。”\r

骆清颜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能轻轻地点下头,然后在医生的指导下使劲儿。陆铭轩拿起旁边干净的毛巾让骆清颜咬着,不能再要嘴唇了。陆铭轩也在旁边给骆清颜加油使劲儿,可是孩子就像是舍不得母亲似的就是不出来。\r

时间慢慢走过,骆清颜的力气已经流失大半,她也焦急起来,她必须要尽快把孩子生出来,不然她和孩子都危险了。即使现在剖腹产也很危险,她不能让孩子在出生时有所损伤。她积攒全身的力气大叫一声,使出了全力,忽然下身一阵巨痛,一个孩子终于流出了产道。医生们一阵欢呼,一个医生使劲拍了一下孩子的小脚丫,孩子发出了一阵响亮的哭声,是一个健康的男孩儿。医生们赶紧给这个孩子清洗了一下。\r

产房外面焦急等候的人们也听到了产房里传出来的响亮的孩子的哭声。大家都欢呼起来,“生了,生出来了。”\r

人们从来没有觉得孩子的哭声是这么的动听,这么的令人心喜。\r

第一个孩子出生,第二个就快了,陆家期盼已久的小公主终于爬出了妈妈的肚子,也发出了响亮的哭声。\r

骆清颜就好像终于完成了任务一样再也没有精力关心任何事,陷入了无尽的黑暗。\r

就在骆清颜昏睡过去的同时一名医生大声的叫起来,“不好了,产妇的血止不住,出现大出血的症状。”\r

陆铭轩一听心沉到了谷底,大出血对产妇而言就是催命符。陆铭轩呼唤着骆清颜想让媳妇赶紧醒过来,空间里那么多好东西,媳妇完全可以自救。\r

可是骆清颜就像没有任何感觉一样任凭他怎么呼唤都没有任何反应。\r

陆铭轩必须抢时间,他一声一声的呼唤着骆清颜,“小颜,咱们的孩子出世了,他们不能没有你,你快醒醒,你千万不要睡,孩子还等着你给喂奶呢。小颜,求求你睁开眼看我一眼,就一眼,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陆铭轩一声声泣血一样的呼唤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r

产房内外的医生都有些慌乱,立刻有医生报告了主任和院长。妇产科主任和医院的院长都亲自到场,随时关注着产妇的情况。这可是陆家的孙媳妇,如果在他们的医院出了意外,那他们都别想得好。院长的额前不多时就布满了冷汗,他指挥医生要尽一切努力抢救产妇\r

卢桂玲听到女儿竟然大出血当时就晕了过去。宋程毅刚刚长出短发的脑袋顶在墙上一动不动。几位守在产房外面的老爷子都红了眼圈,要求院长一定要保住大人。产房外面围满了人,许多人都开始哭泣。\r

两个孩子已经被裹好小被子抱出了产房,此起彼伏的哭声显得非常凄厉,刚才还让人感到心喜的哭声此时却让人觉得揪心。医生们的慌乱也让大家的心一直往下沉。\r

卢熙赫和卢熙媛两兄妹也来了医院,抱着昏倒在椅子上的母亲呜呜哭泣,他们知道大姐正在面临着生死的危险,感觉天就要塌了一样。已经把骆清颜当成依靠,当成主心骨的母子几人都是离不开骆清颜的。\r

卢熙赫一直把姐姐当成自己努力的榜样,当成他人生道路上指引者,他无法想象姐姐如果不在了他会怎样。他祈求上天一定要保佑姐姐平安,不然深爱姐姐的姐夫也会受不了这个打击,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孩子们没了母亲,姐夫没了妻子,他们母子也没了依靠,因姐姐聚在一起的这个家也就散了。\r

此时的人们心里的许多念头一一闪过,都清楚的意识到骆清颜对于陆家的重要性,对于大家的重要性。大家都祈祷骆清颜能够平安,这样一个善良仁义的姑娘不应该面临如此劫难。\r

也许是人们的祈祷感动了上天,经过一番人仰马翻的抢救,骆清颜的血终于被止住了。当听到这个好消息时,当场就有许多人哭了出来,此时他们才发现骆清颜在他们心中的位置是如此的重要,有骆清颜就好像有主心骨一样。\r

宋程毅抹了一把不知不觉流了满脸的泪水,他现在心里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只要骆清颜活着他就觉得这世界还有光,他还能体会到温暖,刚才那种身体如坠入冰窖的感觉冷得刺骨,现在才有了回温的迹象。\r

医生们收拾了一下才把骆清颜推出产房,大家都围了上来。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的骆清颜脸色苍白,嘴唇已经被咬破,血迹已经干涸,汗湿的头发能滴出水来。可是大家此时都有一种感觉,骆清颜就像一具没有生气的人体娃娃,给人一种这不是一个活人的感觉。众人的心都没来由的更加沉重起来。\r

众人又看了看紧跟着骆清颜出来,还一直握着骆清颜一只手的陆铭轩,他就像刚从水里捞上来似的,浑身已经湿透,头发甚至还滴着水,满脸都是眼泪鼻涕。就这么几个小时的功夫陆铭轩也好像被抽去了生气,脸上已经长出乌青的胡茬,眼窝也陷了下去,满脸的沧桑、绝望和哀伤。\r

骆清颜被转到一间病房,病房里没有其他病人,这是医院特意安排的。两个婴儿非常健康,虽然有些早产,但很明显他们在妈妈的肚子里吸收了足够的营养,小胳膊小腿都非常有劲。哭起来肺活量也不小,医生们都说孩子和其他足月出生的孩子一样健康结实。\r

陆铭轩没有看孩子一眼,他拉着骆清颜的手不错眼的盯着自己的妻子。陆铭轩刚才感到了无边的恐惧,如果骆清颜真的离开了自己,他也许真的活不下了。他现在才知道以前人们说的生死相许,即使为了孩子们他也做不到独自活着。陆铭轩把脸埋进骆清颜的手里,眼泪无声的又流了下来。他期盼着妻子赶快醒过来,睁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看自己,哪怕跟自己一句话也不说,只看自己一眼,他也会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