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帝火不是早被九幽大帝封印在十八层地狱了吗?如今怎会被无敌灭所得?”

九重天上的七界圣王再度震惊,对于九幽帝火他们在熟悉不过了,一片火焰分隔天堂与地狱,造就了封印七界。

场中骚动,黄金龙船上,书痴慕珊喃喃自语道:“我曾翻过一本古典,其中讲述荒古纪元更久远的年代里,本只有天堂,没有地狱,而一位九幽鬼帝自身血脉出现了逆流,从而无法控制自身火焰,焚尽了天堂数半地界,从此原本繁花似锦的天堂化为地狱,所过之处,生机俱灭,一片黑土。”

“本以为那只是传说,如今见到九幽帝火,说不定古典记载为真。”

“天堂又在何处?可是天界之门内的世界?”

“不知道,东皇钟便有天界之门的名号,可乌恒研究过很久,根本找不到天界之门入口。”

“天界之门与地狱之门最后分隔了,而天界之门内的天堂之地,已经十几万年没有显化在人间,再也没有修士记得它的模样。”

“原来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之言,便是来自这九幽帝火啊!”

“不错,的确来自九幽帝火,摧毁力极强,可让天堂一念化为地狱,乃是世间最可怕的物质之一,某种层面上还要越黑暗物质与混沌气,因为破坏力太大,最终九幽大帝也不得不将它封印在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见光。”

“如此说来,乌恒曾去过十八层地狱?”

“没有啊。”

倾城雪摇了摇头,地狱试炼一层比一层艰难,十八层地狱连圣王也靠近不得。

“也许是九幽泉的缘故吧,乌恒得到了九幽泉大半力量,而九幽泉本就是九幽大帝的帝血所化,其中带有九幽帝火的元素也不奇怪。”

雪花神情有些凝重,因为这件事情连她都不知道,也许乌恒是刻意有所隐瞒的。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九幽帝火之事他瞒过了所有人。

九幽帝火的来源是出自九幽泉,不过乌恒若没有炎火天书,也不可能将九幽泉内蕴含的九幽帝火提炼融合。

且此火焰极度霸道,乌恒仅仅使用三秒,便感觉双目灼痛,连大成神体与天眼都有点扛不住这等强度。

最重要的是,他现自己体内的血液正在燃烧干涸,施展九幽帝火每多一秒钟,便等于燃烧自己的性命与寿元。

霸道之物总是伤人伤己,然乌恒为今日一战,早就布局筹划、呕心沥血,他唯有一拼,将所有的底牌都用出。

“啊!”

乌恒一双眼睛仿佛化为地狱之门,不断涌现出火焰,一眼望去,方圆千里地界都化为黑色的焰流,数万无垠星空界大军全部被淹没在了其中,凄厉的惨叫声不断传出,直让后方的修士听得头皮麻。

画面太凄惨了,火焰焚烧之处,修士肉身迅的融化,连骨头渣都不剩。

与此同时,九重天上,那银色的手掌也被黑色火焰覆盖,银色皮肉被灼烧的漆黑。

“圣王巅峰之躯,也难以抵抗吗?”

无数修士心惊肉颤,冷汗直流。

“星空圣祖快退,否则帝火引身,可能伤及本源啊!”

无垠星空界有高手大喊了一声,进行提醒。

那九重天上仅仅只是从云层中探出一只手掌的巅峰圣王最终难挡

帝火,不得不收回手掌,松开了那支射日箭,届时射日箭再度冲飞出去,直杀天纵!

见此一幕,乌恒忍不住大笑了一声道:“巅峰圣王又如何,一样救不了你了!”

射日箭展现极,脱离银色手掌控制的刹那,已经化为流光,到了万里之外,正中天纵星辰的后背。

“噗”

那一箭射去直贯天纵星辰的肉躯,随后化为无尽的金色神辉消散,画面瑰丽而炫目,只不过其中孕育的杀伐力,足矣让场中所有修士往而退步。

此时此刻的乌恒,根本不是一个登仙境修士,甚至圣王也挡不住。

他祭出八大神兵,分别为昊天塔、九黎壶、轩辕剑、东皇钟、昆仑境、神龙鼎、盘古斧、崆峒印。

同时地狱之门、十三仙脉火力全开!

最可怕的是登仙八境突破引来的天劫,在以一念万域将天劫化为自己的天势。

加上如今的九幽帝火!

种种因素结合在一起,站在世人面前的乌恒,早已不是乌恒,而是地狱之门无敌灭,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更后面,他甚至会解封体内的混沌气与黑暗物质,且第四缕帝气彻底成型,裹挟雷劫,届时中州在无人可挡。

“啊!”

数万里之外,无尽的星光都在消散,暗淡下来。

天纵星辰出悲嚎,披头散,肉身寸寸龟裂,在万众目光之下,整个人形神俱灭,不复存在!

“死了?”

“真被杀死了吗?”

七界与千大域的修士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这场大战还只是前夕,乌恒爆出来的战斗力与手段太匪夷所思了,根本不是同代修士能够阻拦的,天纵星辰被杀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雪花摇了摇头道:“天纵星辰手握银月盘,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杀死。”

她一直动用天眼观战,没有放过任何的小细节。

雪花清楚看到天纵星辰被射日箭贯穿肉身之前,他头顶上的银月盘飞上长空消失不见。

只要银月盘没有被击碎,飞上长空便可化为轮回之月,施展轮回之法!

雪花相信乌恒也应该看到了这一幕。“无所谓了,此战目的并非杀他,而是与魔帝一战。”

乌恒摇了摇头,心知此结局,想真正杀死天纵,必须天地人合,所有的条件都夹杂在一起才可能成功。

只是他动用出如此多手段都难以杀死天纵,想除此敌,日后怕会更难上加难了。

“嘶……”

正是这时,乌恒忽然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双目刺痛,忍不住低下脑袋,双手捂住双目,随后只感觉手掌湿漉漉的,被鲜血所覆盖。

他的双眼正在流血,且是黑色的血色,看起来甚是醒目渗人。

那是施展九幽帝火的副作用!

“那小子施展九幽帝火过度,已经无力再战!”

七界的圣王忽然高喊了一声。

但这个时候,只听见天空中传来雷声,轰隆一声,九重天都要被穿裂了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