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谈片刻,李白又了解一个关于‘惊惶’的知识点,求知欲得到满足,这就是学习的快乐啊!
随后他与单美仙话归正题,开始讨价还价。
“那么……你想要什么做报酬呢?”妖蟾幼崽亦属于奇珍,单美仙不禁思考起价格来,并不打算太坑这位‘补天阁’的弟子,对方看起来身份不低,还是交好为妙。
李白不假思索答道:“我要一对匕首,最顶级的那种!”
“东溟派的库藏的‘匕首’珍品,虽不如刀剑多,也有一些。可惜,大多是单独一支。一柄趁手的兵器往往因人而异,需要精心测量,并非好武器都适合你。”单美仙解释几句后,唤来一个侍女。耳语后,对方快步离开。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捧来一叠书卷。
“请过目,这是北溟派珍藏的神兵利器图谱。这一卷是‘匕首类’,只有少数极优秀的精品,才会被记录在案,留下详细数据供客人过目。若不清楚自己的喜好,船上还有专业的宗匠为你测量,筛选出最适合你的一款。”单美仙介绍道。
“哦?那我倒是要测一测了。”李白翻动书卷时,随口答道。

他这两年接受过系统训练,明白自己在‘刀、剑、枪……’等主流兵器领域,并没有什么天赋,这些也不适合刺客。反而在徒手暗杀方面,有着独到灵性;对于匕首也有不错的契合度。
可惜,他接触武道时间还是太短,未能深挖‘匕首’方面潜力,如今只是初步精通匕首格杀,能灵活运用一切短刃。但在此基础之上,更有‘人刀合一’,一柄兵器从一而终,彼此磨合相互适应,最终心神寄托于兵器之中,神器有灵的更高境界。
他此行,就是想入手一双足够优秀的神兵利器,日后慢慢磨合培养,冲击更高的境界。而不是普通匕首坏了一双又一双。

在东溟派的宗匠到来前,他已快速翻阅完有关‘匕首’的卷宗,每一柄都清晰绘制了外形,并记录了尺寸、特征、材质、重量…等等。若精于此道者,看完记录便能脑补出相应实物,并判断是否趁手?
然而李白也发现一个重要问题,其中最好的一柄匕首,乃深海寒铁打造而成,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却依旧是凡兵的极限。
不由询问道:“为何不见次神兵?据说东溟派,可是掌握锻造次神兵的技术。”
单美仙听完,眉角也是一挑,颇感意外:“次神兵已经不属于人间凡物,而是诞生出真正灵性的神器,甚至有资格载入史书中,先天强者也难求得一件。”
“但我这只妖物,也非凡俗野兽可以比拟啊!”
说着,李白望向在单婉晶手下瑟瑟发抖的蝌蚪妖兽,突然有些开不了口了。连一个熊孩子都斗不过,这妖兽的B格瞬间败光啊。
“这种妖物确实稀有,若是结出内丹的成年妖蟾,绝对抵得上一柄‘次神兵’。可这只幼崽出生不久,我拿顶级凡兵交换,已经足够诚意了。须知开炉炼一柄次神兵,先不提极低的成品几率,每次还要用妖物之血祭剑。单是成本花费,就不比这蟾妖幼崽差。”
单美仙直言拒绝,接着又安慰道:“其实顶级神兵利器,若能常年以真气洗练,精神意志温养,长此以往未必不能孕育出灵性,进阶‘次神兵’。”
李白却不吭声,他清楚自身‘祭炼’而出的次神兵,与锻造而出的次神兵,在材质上有着巨大差别。就好比凭苦修踏入先天与继承武道血脉再入先天,虽然境界一样,但后者在资质与素质方面,先天领先于起跑线上。

这个世界的神器,共分三个品级:天神兵、地神兵、次神兵。
其中杨广手中的虎魄、传说中的轩辕剑、东汉末年吕布的方天画戟等等,皆是‘天神兵’,也是真正的神器!这类神器,已经孕育出自己的灵魂,仿佛一个无智慧的精灵。此外,还有‘地神兵’这种半神器,与‘次神兵’这种准神器。
具体分类其实也简单,当一件兵器材质绝佳,又拥有了特殊异力,并且诞生灵性,有了生命后,就属于‘次神兵-准神器’。而宗师境的大高手,往往能凝练天地中的煞气,以地煞祭炼次神兵,久而久之品质再次升华,便是地神兵。而最终的天神兵,则需以‘罡煞合炼’,方有机会突破。
因此‘次神兵’往往比‘地神兵’更加珍贵,因为锻造而成的‘次神兵’纯白无瑕,没有受过污染,能够重头来祭炼,性命交修。反倒祖上传下来的‘地神兵’、抢来买来的‘地神兵’,已经被前者污染过,并不完美契合。
至于‘天神兵’反而没这方面问题。比方手持虎魄的杨广,完全可以被‘天神兵’污染,反向改造真身的真气属性。甚至从神器中继承‘罡煞之力’,成为一件外挂作弊器。
至于将‘顶级凡兵’温养祭炼成‘次神兵’,也是存在的,并且非常普遍。但这类‘次神兵’终究差了一筹,又被成为‘伪神兵’。罡煞祭炼后,品质大幅度提升,但终究先天不足,弟子薄了一些。

李白沉思片刻,面具下的嘴角露出诡异的弧度,突然开口:“师姐可知最近江湖中,传的沸沸扬扬的《牛钝金章》?”
“哦?愿闻其详。”
‘宇文智急惨案’那么有名,已经被禁足闭门思过,她当然关注过,并立刻想起眼前的面具人,就是真正的元凶!
李白从怀中取出一页金章,晃了晃,说道:“此物我共得两页,都清楚记载脑中。宇文智急手也不过三页而已。其中记录了牛钝道人的炼金术心得,涉及武功、道术、冶炼……若彻底参悟,能炼出‘九转金丹’!哪怕只读懂一部分,也能烧出祭炼‘剑丸’的丹母,那可是炼制‘次神兵’的梦幻材料。不仅如此,这页‘秘银篇’还能拿去和宇文阀交易,坐地起价落地还钱。这些……总够了吧?”
单美仙迅速盘算起来,东溟派的神兵锻造技术,传自上古欧冶子一脉,是正统的‘打铁+血祭’的铸剑师路线。凭借从江湖中收购的‘妖兽真血’,以及各种百年、千年药材,提前洗练材质、最后血祭母胚,才有一定几率诞生‘次神兵’。
而那吞服药金药银,在体内祭出一枚剑丸,乃道家一脉中,特殊的‘次神兵’炼制方法。已经脱离他们‘铸剑行业’,更偏向道法领域。但这‘丹母药金’,同样是铸剑业中,求之不得的极品原料。
若掌握‘丹母金属’的冶炼方法,添入到‘铸剑’体系中,再结合‘血祭’之法,将大幅度提高成品几率,绝对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
单美仙高瞻远虑,立刻同意下来。
而李白也不觉得吃亏,牛道人那套坑爹的‘五行阴阳元素表’,就算道门丹鼎高手前来,也要揣摩好几年,才能渐渐吃透。一群傻铁匠想凭这金章炼出丹母来?还不如直接去天师道重金求购呢。
当然,若是不求甚解,傻夫夫照着两页金章去修炼‘点石成金手’,前期倒是进境极快,迅速入门,再往后是怎么死的,连李白都猜不出来了。
毕竟五章齐练,五行平衡都活不了;更何况拆开单练,是怕打不破平衡,死得不够快吧?

最终双方达成交易!
索性商船中就携带者大量珍贵材料,以及充足的药材、妖血,又有两位东溟派的宗匠同船随行。他们原本是为某个大人物而来,亲自进行详细测量,并现场提供次神兵设计、定制套餐,最后在余杭租借铁匠铺,现场锻造次神兵并交付。
李白也算运气好,抢先享受到了那位大人物的专属待遇。
下午,两位宗匠闲着没事,双双辅助李白测试喜好习惯,并定做设计一双专属神兵。这种专业的服务,令他如沐春风非常满意,最终敲定一副锋利狰狞的长匕首。
在测试过程中,他主动询问攀谈,最终得知如果在冶炼期间,能够添加‘药金药银’,对于神兵传道真气的效果、以及将来温养神兵,赋予其灵性都有着巨大帮助。
于是在完成设计后,他提前告退,迅速改头换面以‘青莲居士’的身份,跑到杭州的‘抱朴道院’。此地乃余杭郡最顶级的‘丹鼎圣地’,放眼全国也是第一流。
毕竟《抱朴子》的作者葛洪,就是在这里得道飞升的。东晋年间,葛洪武道儒医四家同修,成为当世有名大宗师,最终定居此地,潜心研究丹道行医救人,白日飞升,并留下脍炙人口的‘房中术’。
据他在‘抱朴道院’中打听到的小道消息,这位大佬当年早早就半步破碎,直接飞升而去毫无难度。但他却不愿平庸破碎落了下乘,而是想学习皇帝,凭‘房中术’破碎,那才是真的霸道。
可惜他研究的《房中术》,最终也只能主人突破‘大宗师’,并不能御女破碎。无奈之下,还是回归正统丹道,最终破碎,举霞飞升。
青莲居士已经是道院中熟人,凭借‘升仙丹’与道长们打成一片,如今她表示要开炉炼丹母,立刻收获一片好评,有人迅速腾空一间丹房,打算观摩学习居士那‘独特的炼丹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