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间断性地,足足温存了一日夜,李顽看着她熟睡时的万妙动人美姿,微微一笑,迈出了玄薇世界,向着隐秘之地飞去。
李顽频繁运起空间流光,已是耽误十一日的时间,他要把这时间段补回来。
路上有小丹鸟飞来,这是楚飞樱的传信,得知人类强者正要回程。
这次人类强者大获奇胜,大魔王已是被杀的不剩几个,高阶战力的大魔王都已战死,这低阶的几个大魔王是早已吓得逃走,才侥幸保住性命,其余的魔人也被剿灭大部分,可以说魔人在东辰域很难再成气候了。
至于扶三上人和妖花上人已是不见踪影,或许已经躲起来,其宗下残存的十几个强者都是发誓绝没参与魔人的勾结。人类强者没有他们勾结魔人的证据,只好把他们驱逐,随他们去哪里了。
楚飞樱还说,嫦月上人要见李顽,希望他能回隐秘之地。
李顽哪里敢与嫦月上人相见,知道她或许有杀了自己的意思,那是坚决不会去见她的。
李顽又取出一个小丹鸟,这类报信小宝贝,速度非常之快,如今还没强者能追上它的速度,只能预先在它经过的方向大力拦截才行。可惜只能用一次,内里灵气就会耗尽,也因此用一个,就损失一个。
李顽写下一段话,意思是自己正有别的事,或许不能及时赶回去,让楚飞樱先劝嫦月上人离开,以后有机会再见她。
放飞小丹鸟后,李顽抓紧赶路,人类强者回程,有着一些弱者拖累,应该不会速度比他还快。
这一拼命地往回飞,消耗空间宫殿颇多,终于赶回了隐秘之地。
隐秘之地还有近千强者在修炼,不过却没有比李顽强大存在,让他完全可以霸气地闯入,打伤几个最强者后,霸意十足地命令那些强者离开,再霸气地直接掠夺资源和众多宝物。
那近千强者不敢与李顽战斗,纷纷叫喊着等上人们回来,会要他的好看。待李顽说出扶三上人勾结魔人之事,他们都震惊不已,被吓呆了,不久就一哄而散,深怕南渊域和东渊域的强者们回来,会找他们的麻烦。
李顽满怀喜悦地望着这里极为海量的阴阳·水,深感满意,这力量强大就是好,如此明抢豪夺,让他心里产生一种极大的满足感。难怪许多强者力量一强,就忘乎所以地作威作福,欺凌弱小,都是这股极度膨胀感在作耸啊!
不过,李顽自然不会被这奇异又强大的感觉冲昏头脑,他的心境早已磨练的坚不可摧。他只是自我陶醉了一番,就定下了心神,抛却那种种自以为强大的感觉。这与自大技能不同,自大修炼只是表面上自大,其实心里深知怎么回事的。而这类自我膨胀感,才是修炼的心魔,日后必然会影响修炼进度的。
男欢女爱宗的资源宝物很奇怪,没有灵丹妙药,神兵利器,也没有灵石,但是宝库和藏书楼还是有的,也不知是不是当时被魔人进攻
,仓促之下,只携带出了资源,宝库和藏书的原因。
李顽先看了一下宝库,约有法器六百多万件,法宝一百二十万件,灵宝有两件。
这男欢女爱宗的宝物竟是比大旗宗还多许多,想必其中不少是从冰蛸门和真月宗掠夺来的,毕竟那两宗门以前也是大宗门,储存的宝物必然不少。
李顽不慌不忙唤出紫火葫,有它坐镇,他就不担心灵宝发威了。
当先来至灵宝前,其中一件是石集火,这是低阶攻击性灵宝,有着爆发出无数巨大火石伤人的力量。
紫火葫立时传来意念:“这石集火对我有益,可以增强我的力量。”
李顽点了点头,再看向第二件,这是中阶防御灵宝妙灵欲甲,可以在敌人攻击时,大范围地保护己身和身周之人。
这妙灵欲甲灵识已是强了许多,不停地咆哮着,要李顽滚出去。不过它主要作用是防御,倒是攻击意识弱了许多,一时半会还没想起来攻击李顽。
紫火葫传来意念:“我会为你烧灭它的灵识,你把融入身体中,对你的防御力增强大有好处。”
李顽笑了,既然紫火葫这样说,它就有办法对付妙灵欲甲。
紫火葫传来意念:“你先去把法器和法宝收起来,选择其中的一些法宝保留,其余都交给我,我会自己吞噬一些,别的全部煅烧融入灵威战旗内。想必等我煅烧完毕,灵威战旗就能拥有十五道拓印图案,恢复它以往的功效,还会有很大几率诞生忠于你的灵识。”
李顽更是大喜,若是如此的话,灵威战旗威力尽复,还能相对快的产生战气供自己修炼了。
李顽便去收取法器和法宝,而紫火葫与妙灵欲甲斗在一起,紫火烧的妙灵欲甲不住狂吼,却是战不过也没办法。
李顽收起全部法器和法宝,见它俩要战一阵子,想了一想,就先去了藏书楼,把里面的几百万本藏书也给收了。再回来一看,妙灵欲甲已是战败,被紫火葫狠狠压制住,要烧灭它的灵识。而石集火在那里簌簌而抖,不敢动弹,两个中阶灵宝打架,让它跑都不敢跑。
李顽心知紫火葫烧灭灵识还要有段时间,便先去了阴阳·水处吸取,这生成阴阳·水的低阶灵宝阴阳石灵识很弱,与那雪灵宗的雪灵精一样,都不晓得李顽在偷偷吸取它的精华。不过,时间长了,它必然是会知晓的,只是那时它的战力太弱,李顽虽然战不过它,也不会被它伤到。
李顽大放狂言,深度冥想中,吸取阴阳·水淬炼着身体。
半日后,紫火葫过来,李顽便一向把已失去灵识的妙灵欲甲吸取,只觉一股澎湃的力量在体内乱窜,为他控制住淬炼身体。这妙灵欲甲果然对防御力量有着奇妙增强效果,李顽猜测它竟然有阴阳·水三分之一的增强效果,看来还是对口力量好啊!
其实这类宝物为宝物吞噬,效果会更加的好,谁叫李顽现在力量还
弱,饥不择食了呢!
紫火葫再把那阴阳石灵识烧灭,就自己吞掉石集火,在旁静静地进化中。
转眼间,半日已过去,紫火葫感应一下力量,前后摇晃了一下葫身,深感满意,知晓自己距进化为高阶灵宝已是更接近了。它的力量相对还是弱些,才会吞噬石集火,要花半日时间才能消化,待力量更强大了,那消化的速度也会很快地。
紫火葫在旁护卫,李顽又是吸取淬炼了十日,方才起身,内视力量,也是深感满意。炼体第三重完成度为百分之二十七,本没有这么多,这是吸取淬炼了阴阳石和妙灵欲甲的原因。
李顽此时已是能以微弱之势抗住意丹境八重中期真者,但还不能有完全把握击杀意丹境八重初期真者,因为他近来一直提升防御能力,攻击方面显然就会弱一些。
李顽收紫火葫进玄薇世界中,本想先乘上传送阵离开,却是忘了问南渊域的坐标。干脆先行就遁走了,在这里实际上并不安全,或许扶三上人会先回来。他还是比较幸运的,走了方半日时间,扶三上人就飞回来了。
扶三上人欲哭无泪地望着空荡荡地资源处,暴怒着飞向宝库,不一会又暴怒着飞向藏书楼,暴吼连天。这男欢女爱宗的所有资源都不见了,便连他的乾坤袋也失去了,这让他一时成了个穷光蛋,连东山再起的本钱都没了,已是成了散修。
扶三上人也不敢在此地多待,如今两域强者都在找他的行踪,别的上人还好说,嫦月上人是足以杀死他的,让他不得不去躲藏。东辰域的资源已大是缺乏,他开始打别的域主意,便乘上传送阵走了,他的徒弟妖花上人自然也被无情地抛弃。
人类强者们是在十日后飞回来,都很是惊诧此地的异状,待得捉到一个曾经的男欢女爱宗弟子,才震诧十分地得知李顽先行来此,应该这里所有资源都被他抢走了。
楚飞樱闻知这个消息,也是哭笑不得,这个情郎是搞哪一出啊?
嫦月上人没发表意见,只是娇面阴沉,要楚飞樱传递消息给李顽,说要见他。
李顽在极远处接到消息,很是无奈,这嫦月上人就这么心急地想要报复自己吗?他也不想一想,他把嫦月上人保留了两千多年的红丸都给取了,还把她弄的昏厥过去,她能不气怒攻心吗?
楚飞樱接二连三传来消息,要李顽赶紧回来,在外面很是危险,还有几个大魔王没死呢!
李顽也无奈啊!终于还是传回一个消息,说自己还有点事要办,等嫦月上人走了,他或许就会赶回来了。
这让楚飞樱纳闷,为什么要等嫦月上人走了,情郎才肯回来?难道他怕嫦月上人对他不利吗?便又传来消息,要他不要在意,她会保得他的安全。
李顽还是坚决不肯回来,回去面对嫦月上人的怒火,想一想就可怕,力量还没变强到足以面对时,他都不想见到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