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的感觉随着迸发红光的逐渐放大而由拐角的前方扑面而来,与之相伴的还有影影绰绰的人影散落在前方那座大厅内部的景象,曾经来过一次的那座大型的圆形大厅内部此时也因为这些人影的存在而显得有些拥挤,那原本望向上方的一双双眼睛此时也齐刷刷地瞪向了段青刚刚所出现的位置:“所以boss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了,我们下一步到底应该咦?”

似乎是同样没有预料到有人能够来到此地,那位正在说话的玩家眼神微微地愣了愣,片刻的沉寂随后也弥散在了靠近大厅中央的玩家与段青两个人之间的空气里,一时间只有上方的战斗声音与哈哈大笑声不断地回荡着:“哇哈哈哈哈!是不是恨自己无法变回原形啊你这条蠢龙?单靠脚力冲上来的这种攻击方式,根本就无法伤及我分毫啊!”

“……给我闭嘴。”

“闭嘴?那怎么能行?我平时在公国议会大厅里闭嘴的时间还少吗?整日里听那些议员们来回聒噪却无法进行任何反驳……我早就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了!”

红光随着这道咒骂的声音而猛然延伸出了一道光线,将正在天空中交错在一起的那两道隐约呈现出来的黑点再次分开到了两边:“想要我闭嘴也可以,只要你能用你的那‘纤细的’龙爪摸到我一下我就算你赢,然后闭上我的嘴巴怎么样?哈哈哈哈哈……呃。”

那声音在空中停顿了片刻,然后带着惊奇的目光陡然望向了下方正在产生出诡异气氛的来源处:“怎么又有入侵者出现在这里?又是那群叛徒吗?你们咦?”

“不,不对,不可能!”

散乱在空中的恶流随着红光的猛然迸散而朝两旁陡然散开,同时也将某道金发飘扬的身影想要再度扑上的身躯逼退到了一旁,双手双脚全部嵌入墙壁当中的龙族少女此时也已经失去了人形态所拥有的优雅与从容,散乱的头发紧接着也伴随着那睁大的龙瞳一起消失在了空中。光滑的墙壁随后在这位龙族少女的垂直奔跑下划出了螺旋形的轨迹,最后伴随着红光的又一次激射而向着漂浮在空中的帕米尔所在的方向骤然延伸而去,已经使用了数十道攻击而毫无收获的神秘男子随后也闪身躲过了龙族的扑击,漂浮在空中的身影也没有继续理会这位一直纠缠着自己的敌人了:“怎么可能!他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呃,冒险者总会有一些逃脱死亡的方法的,大人。”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站在最下方红色光柱边缘的其中一名光头玩家低声解释道:“如果以后继续发生这样的事情,您只管交给我们冒险者就好。”

“你以为我会继续相信你们这些冒险者吗?”应付着芙拉不断发出的一道道黑影袭击,帕米尔的周身的红光仿佛都在随着他蓄积的怒火而开始逐渐沸腾:“那好吧!那我就再相信你们最后一次!不准再给我搞砸了!”

“听到了没有?”

最后的这句话,是从上空与段青面前的玩家群中一起发出的,一直躬身行礼在最前方的那道身影随后也由段青的面前直起了自己的身子,然后用莫名的目光望着眼前这位灰袍魔法师的脸:“你已经进入了我们这一方的黑名单,如果不打算今后的游戏生活混不下去的话,我们这边建议你现在就赔礼道歉,然后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呢。”

【能量超载率:43%】

“……话说我确实应该想到这个名字来着。”

望着映衬在红光之下的那位显示着“长江七号”四个字的玩家的脸,耳边回荡着系统提示声的段青目光中仿佛有着回忆的光辉在闪动:“也就是说当时在法尔斯要塞,小千看到的那个‘亏’字不时什么乞丐的丐,而是你头顶上的那个‘号’字,是吧?”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袭击法尔斯要塞的人的确是我带的队。”甩了甩自己颇为有型的头发,长江七号站到了他们队伍的最前方:“怎么,你们这些人还调查过我们的详细信息?很遗憾”

“自从上一次的天空之城事件之后,我就很少在公众们的眼前露过面了。”他用莫名的目光望着段青的脸:“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记得我的情报呢。”

“不,只是我们这些人的观察力比较好而已。”紧了紧自己手中的那两颗土黄色的炸弹,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而且我对你这个人还算留下了不小的印象。”

“你这个家伙,现在算是正式加入了圣殿骑士团了么?”

他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同时将身后正欲打算冲上的雪灵幻冰向回拉了少许,而听到了这句话的长江七号闻声也挑了挑自己的眉毛,用意外的眼神望了段青一眼:“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本来就是圣殿骑士团的成员之一,只不过在各大行会之间长时间的隐忍之后,我最近才重新回到了队伍之中而已。”

“此次塔尼亚的行动,实际上也是我来担任当地的执行人。”他说着这样的话,上下打量着段青的眼神中也带上了几分奇特的感觉:“怎么,你是我曾经遇到过的什么队友么?”

“算是吧。”扭了扭自己的胳膊,段青那张显露在对方注视之下的脸庞微微地笑了笑:“毕竟是受到了你的‘照顾’,所以也要好好地表示一番我们的回馈呢。”

“我倒是不介意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接受你们的回馈,只要不太过分就可以了。”似乎已经见识过不少像段青一样的人,反应如常的长江七号冲着自己身后的那几名队友指了指:“不过你应该知道后果,所以多余的话应该不用我强调了吧?”

“不用,反正此次前来,我们也是本着打boss的觉悟过来的。”摆出了一个投掷的架势,段青的眼光随后也逐渐隐藏到了低头的动作当中:“把你们当成boss来料理一下也不错。”

“哼。”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冷哼,来自长江七号背后的土炮随后也拧起了自己狰狞的嘴角:“就凭你们两个人?连暗语凝兰都不在,你们凭什么能打得过我们?”

“就凭这个!”

将手中的魔法炸弹径直丢了出去,段青随后仰头朝着上方大声吼道:“准备!”

土制的魔法炸弹在空中划出了一个歪歪扭扭的斜线,然后咕噜噜地滚落到了圣殿骑士团一方所在队伍的中央,下意识躲开了这枚投掷物的几名玩家随后望着红光照映之下的丑陋椭圆石块,然后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哈哈的大笑声:“你他x的这是要笑死我们么?无论是魔法还是魔法炸弹在这个地方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更不用说像你这样的土特产”

轰!

不同于普通炸弹所发出的闷响声随后伴着那枚椭圆石块的陡然爆发而回荡在这个圆形大厅的底座周围,与之相伴的还有被四散崩飞的爆炸弹片将四周几名玩家一起逼退开来的杂乱景象,闭上了嘴巴的他们原本轻视的表情也齐齐换成了惊怒的神色,想要发动攻击的光辉也与段青此时抬起的双目相互映衬在了一起:“三!”

他双手按地,将一道道魔法能量延伸进入了自己脚下的地板与岩石之间:“二!”

道道飞射而来的剑气与刀光随后被冲上前来的雪灵幻冰一一挑飞了,眼神已然变得冰冷的白发女剑士随后头也不回地开始朝着前方的红色光柱所在的方向冲去,两个人之间彼此所拉开的距离之间随后也显现出了一些隐约迸发的能量流动,沿着段青所在的大厅地底朝着四周缓缓地扩散开来:“一!”

“拦住她!”

由报复的攻击中清醒过来,名为长江七号的剑士随后急忙改变了己方的行动方针:“他们想要攻击道标!”

“虽然这绝对没有什么作用,不过为了以防万一……”

低沉的笑声随后出现在了雪灵幻冰的身侧,与之相伴的还有无天罗汉那满覆着黑烟的双掌朝着雪灵幻冰径直拍下的动作,咬牙撤开了长剑的女剑士随后也用侧身的旋转强行吃下了腐蚀性的一击,向前冲刺的势头也没有丝毫的改变:“渡神斩!”

她一声娇喝,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龙牙长剑随后朝着前方划动了一瞬间,一道浅浅的剑痕随后也隔空出现在了她所划动的那道红色光柱的边缘,将正在朝着那里迂回的某盗贼玩家的身影逼退开来:“还不行吗?”

“你……只管……冲就是!”

没有喊出最后的那个零,咬牙切齿的段青此时的脸上仿佛都有青筋显现,仿佛都要按进地里的双手随后也发出了一道道刺目的光芒,将道道延展开来的能量射线朝着自己怀中的魔法师圆盘汇聚:“喝啊啊啊啊!”

“开!”

就像是某种未知的通路被打开了,整个红光环绕的大厅地底随后发出了令人心悸的咯哒声,心脏仿佛都漏跳一拍的奇异停顿之后首先爆发的是来自前方红色光柱表面的能量乱流,以及产生在能量乱流之间的一层不停旋转着光华的能量之门:“别问我为什么能打开这玩意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快进!”

【能量超载率:46%】

“等一下。”

白色的流光在即将进入那扇能量之门的前一刻陡然停住了,与之相伴的还有那差一点冲入那道门内的雪灵幻冰定格在半空中的面庞,她回头望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段青身边的土炮与他西瓜刀底下的段青的脖颈,想要踏出的最后一步也迟迟没有落下去:“等一下,先不要乱动。”

“否则我就宰了这个家伙。”

他望着变得有些犹豫的雪灵幻冰,流里流气的面庞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其余两名圣殿骑士团的玩家随后也急忙朝着雪灵幻冰面前的那扇漩涡光门所在的方向靠近着,同时显现的还有长江七号缓慢靠近而来的从容笑声:“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你们还知晓着这样的秘密,要是被你们这样闯进去,这一次的仪式结果还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嗯?”

“……放开他。”

“可以啊,你退开那个地方就行。”

立刻作出了自己的回答,长江七号朝着身后位于西瓜刀之下的段青示意了一下:“或者你直接闯进去就好了,死他一个其实也不算什么,对不对?”

“让我猜一猜,或许这扇门还有一些其他的秘密?”他捏着自己的下巴,怀疑的目光也在依旧没有动作的雪灵幻冰与段青之间来回划动:“又或者这扇门必须需要他维持?死了就消失了?”

“……没错。”顺势点了点自己的头,守在光门前方的雪灵幻冰用甩开的长剑将身旁的无天罗汉等人再次逼退到了一边:“反正你们也不知道下一步究竟该做什么对吧?杀了他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

“你想跟我们合作?”示意一旁的两名队友稍安勿躁,长江七号挑了挑自己的眉毛:“听起来好像很有意思,但是我们又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呢?”

“光柱里隐藏着埋藏在塔尼亚地底千年之久的秘密,这一点就连魔法帝国都不可能知晓。”借力开始了自己的发挥,雪灵幻冰沉静下来的冰冷面庞中仿佛有自信的光芒在闪烁:“魔法帝国或者是他们背后的那些神秘组织,他们是不可能将这样的秘密告诉你们的,想要知道这些秘密的话,你们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探索才可以。”

“我们恰巧掌握着进入那些世界的方法,而且已经用行动向你们展示出来了。”之后的声音来自趴伏在地上的段青,被刀子几乎按在地板上的他随后也发出了自己的沉闷声:“我们负责维持光门,把进去挖掘秘密的机会让给你们这个交易怎么样?”

“听起来很具有吸引力。”

缓慢地点了点自己的头,长江七号的声音随后回荡在仿佛定格起来的几个人中央:“如果你们说的都是真的,我们确实也不应该选择这种玉石俱焚的道路了呢。”

“不过有一点你们搞错了。”红光鼓动的景象里,他冲着前方的雪灵幻冰摇了摇头:“所谓的交易,必须是双方站在平等条件上才有可能促成的,目前的我们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我们为什么要跟你们分享这份胜利的果实?”

“没有了我们,你们根本不可能成功!”雪灵幻冰喊出了这句话:“你们甚至连门都无法打开!”

“所以说我们只需要留下这扇门就足够了。”回头指了指段青,长江七号大笑着看向了雪灵幻冰的脸:“而你是没有用处的。”

“就算是为了保险起见,我们也必须送你去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