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又如何。”叶卿棠冷笑。
这云霄宗长老的心思,从未掩饰,他是看中了叶卿棠手中的玄天水。
“小子,将玄天水交与我!”云霄宗长面色一冷,朝着叶卿棠伸手。
“交给你?”叶卿棠一脸好笑:“这玄天水是我的,却为何要交给你。”
此刻,越来越多的超宗弟子和执事,发现了叶卿棠的那份玄天水。
“将玄天水分出来!”
“不错,我们冒死闯入这神秘宫殿,险些死在其中,这大机缘,岂能让你一人独享!”
“玄天水……我们人人有份,应当分了它!”
当即,不少超宗弟子和执事愤愤开口,这玄天水何其难得,如今见了,他们怎肯放过。
“呵……”叶卿棠嘴角微微上扬,满脸冰冷笑意,目光一一扫过在场众人:“若不是我,你们早已死于逆转心魔之中,如今,还妄想和我平分了这玄天水?”
“笑话,我们是靠自己的实力走出逆转心魔,与你有何关系,我看你定是想一人独吞了这玄天水!”
“不错,你未免也太自私了一些,今日,若不是分出这玄天水,就莫要怪我等无情!”
看着大殿众人的这副嘴脸,不由让叶卿棠想起前世。
前世,因为妖帝之心,她见过太多诸如此类的场景,今日,是旁人逼她交出玄天水,而在前世,则是逼她交出妖帝之心……
“呵……好啊。”
叶卿棠冷笑,将手中那金色的**子,直接丢给了云霄宗长老。
“如今,玄天水已不在我身上,你们若是要,就问这位云霄宗长老要吧。”叶卿棠冷声一笑。
这种情况,叶卿棠早已料到,在之前,便将玄天水装在了空间手环之中,至于那金色的**内,早就被她换成了可饮用的清水。
只不过,玄天水装在金色**中已久,就算是换上了清水,玄天水残留的气味也十分浓烈,旁人又哪里知晓叶卿棠早将玄天水掉包。
眼见叶卿棠将玄天水交给了云霄宗长老,众人的目光,瞬间从叶卿棠身上移开,看向了身前的云霄宗长老。
此刻,云霄宗长老如获至宝,立刻便将玄天水收起。
“云霄宗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难道想要独吞玄天水?!”
见云霄宗长老并未有打算交出玄天水的意思,在场众人顿时大怒,自然,除了那些云霄宗弟子。
云霄宗弟子心中虽然是有怒,但却敢怒不敢言,毕竟是自宗长老,他们也无法多说什么。
“哼!”云霄宗长老冷喝一声:“数百年前,我云霄宗,曾有一份玄天水,后来丢失了,我想,这阿鼻炼狱境内的玄天水,便是我云霄宗当年丢失的玄天水,本座取回自宗的东西,有什么问题。”
“你说什么?!”
“云霄宗长老,你莫不是,将我们都当成了傻子?!你宗何曾有过玄天水?就算有玄天水,丢失了数百年,与这秘境中的玄天水,又有什么关系!”
第二道大殿中,其余的超宗强者,纷纷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