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七..

阿卡农神庙前面辽阔的草地上,已经汇聚了数万人。来自四面八方不同部族的信徒们都换上了雪白的长袍,远远极了铺满大地的羊群。

往常,这数万白袍信徒聚在一起,一点也不喧闹。他们会各自拴好坐骑,静静的跪坐在草地上,虔诚的向着阿卡农神庙顶礼膜拜。静静等待着神迹显现。

但是今天,数万白袍信徒聚在一起,个个神色忧虑的议论着:

“去年,因为杀神捣乱,神迹不显。最后虽然神光收走了杀神,但神迹最后也没有出现。不知道今年会不会重新显露神迹,赐福众生。”

“难说啊,没都忧心如焚吗,都只能等着”

“大家不要闹,不要吵。”去年那个光头大汉再次用洪亮的声音呼喊道:“心诚则灵!大家要安静下来,静心祈福才行。不然惹怒了天神,就又见不到神迹了。”

“对对对!”众信徒一听,连忙闭嘴收声,跪伏于地,诚心祷告。

欧楚阳却不管不顾,径直走到神庙大门前,凝视着那个神秘图案。那图案依然如故,一个圆圈里面刻着一个线条构成的空心五角星。

五角星的中心是一个太极阴阳鱼图案,但是阴阳鱼的两眼并不是阴阳两个圆点,而是符号。一个符号像是闪电,另一个则像是一个漩涡。

“喂!那谁,不得靠近神庙,亵渎神明。”

“惹怒了天神,不再显露神迹,你担当得起吗?”

底下众人连连喝斥道。

欧楚阳全神贯注的凝视着神秘图案,对身后的叫喊置若罔闻。

“那人的背影怎么那么眼熟?”

“对啊,我也觉得这副情景好像曾经出现过……”

“他……他就是那杀神!去年被神光收走的杀神!他……他又回来了!”

“啊!杀神重现……完了!全完了……”

众信徒惊骇莫名,方寸大乱。

那光头大汉急冲上前,振臂高呼道:“大家不要慌,不要怕!这是天神对我们的考验。我们有神明庇佑,不要怕那杀神,快把他抓起来!”

“对!快抓住那杀神,不要让他亵渎神明!”

信徒们蜂拥向前,冲向欧楚阳。

欧楚阳却浑然不觉,凝神注视着神秘图案。那图案似乎在随着欧楚阳的心跳,一跳一跳的不断变大。从尺许方圆变到一丈方圆,然后,十丈……百丈……千丈……万丈……亿万丈,无边无际,笼罩整个天地……

欧楚阳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虚空之中,感受不到任何其他的存在,除了那比天地还要广阔的神秘图案……

那广博无比的神秘图案似乎又在向四极八荒传播着浩瀚无边的玄奥讯息,任何一点都要比整个世界的文明更加深重繁杂……

欧楚阳逐渐迷失在这似有形又无形,似有声又无声,似真实又飘渺的时空之中……

“我抓住他了!”冲在最前面的一名信徒,合身扑向欧楚阳,双手已经触碰到他的肩膀。

但是,最终他却扑了个空。

欧楚阳突然化作一道金光,射入了那神秘图案之中。

……

同样的材质,同样的形制,同样的古朴苍凉……

欧楚阳再次进入了神秘大殿,“似乎真的是一年开启一次。这阿卡农神庙的开启时间便是每年三月初三。”

还是那熟悉的圆形祭台,祭台中间还是那熟悉的金属方台,方台之上还是空空如也。

欧楚阳虽不觉得意外,但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失望。一路上,他也曾经幻想过,神殿之中会不会再次出现太阿残剑碎片呢?

然后,并没有出现。

“每一座神秘大殿之中都仅有太阿残剑的一部分,拿走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欧楚阳收拾起心思,准备开始修炼。

这次他进来,就是为了验证两件事情。

第一,神庙的开启规律。这一点他已经得到了答案。

第二,上次他就产生了一个疑问,这空空荡荡的神秘大殿似乎并不仅仅是陈列着太阿残剑那么简单,里面时间流逝的度似乎与外界并不相同。

如果神秘大殿中的时间流比外界要慢,那在神秘大殿之中闭关修炼岂不是爽歪歪?

欧楚阳一方面想要搞清楚自己心里的疑问,一方面也是被考核资格逼得走投无路,只好前来阿卡农神庙赌一把了。

是赢是输,等升级到剑师小成,然后出去一算日子就知道了。

欧楚阳取出四万赤晶,在方台四周砌起四面高墙,把自己围在中间。然后跳上方台盘膝而坐,正式开始闭关修炼。

不突破剑师小成,绝不出关。

……

“哪个小-兔-崽-子说我不会再回来的?”欧楚阳带着淡淡的笑意,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此时,只剩最后一线阳光还照射在清韵亭顶上。

“你……你竟然还敢回来?”朴正昌瞳孔急剧放大,几乎塞满了他绿豆般的小眼,接着仰天狂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来得好,来得好啊!”

朴正昌说完急冲冲的跑到孟平笙面前,大叫道:“孟先生,欧楚阳来了,他没有达到剑师小成境界,无法获得考核资格,即刻便要被驱逐出书院了吧。”

所有人一齐平笙,等着他的最终宣判结果。

欧楚阳及时出现,虽然让公孙晏心中一块万斤巨石落了地,但此刻又将他一颗小心肝吊到了嗓子眼上。

孟平笙仔细楚阳一眼,眼中惊诧之色一闪而逝,“欧楚阳,修为境界:剑师小成,可以参加年终考核。”

“什么!”

“这……这不可能!”

“他真的突破到剑师小成了?”

“三个月,从剑师入门突破到剑师小成?一年时间,连升两级?这……这简直是胡扯啊!”

“我特么简直要疯了!”

“不是你疯了,而是这个世界疯了……”

朴正昌傻愣愣的杵在孟平笙面前,直勾勾的瞪着孟平笙的嘴巴,像是被厉鬼勾走了魂魄,连气都忘了喘。

杨曼柔急忙问道:“孟先生,虽然我知道您肯定不会但是……但是这实在太骇人听闻了……您要不要再?”

对于学生的质疑,孟平笙极为不悦。但他也有点不敢相信,便再次凝神注目,细细的审视了欧楚阳一番。

……本站推荐丝袜美腿,童颜**,丰满肥臀图片视频在线看!!快速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tao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