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意,不满意,就是不满意。
反正在林飞华母亲的心里,方素素就是看中了林飞华的钱了,这样的女人要不得,要不得。
酸菜鱼上来了。
方素素还没来,林飞华的母亲又不满意了:“你看你看,这女人什么意思呢?菜都上来了,还出去。”
“妈,你饿了的话先吃,先吃吧。她没事的,她出去肯定有事。”林飞华说着。
“爸,你们先吃。”林飞华又看着自己的父亲说着。
“行吧,先吃,先吃。”林飞华的父亲也饿了,饿死了。
“吃吧。”林飞华对着他们说着。
“宇杰,吃吃鱼。”林飞华的母亲又先给林宇杰夹一些鱼片,没有刺的。
“我来夹,你们吃,我看得清楚有没有刺。”林飞华对着林飞华的母亲说着。
“让儿子弄。”林飞华的父亲说着。
“嗯。”林飞华的母亲也开始吃了:“好吃,好吃。”
“咋这么好吃呢,真好吃。”林飞华的母亲笑着说。
“爸,你要不要喝点小酒?”林飞华看着自己的父亲说着,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平时就喜欢喝一点小酒什么的。
特别是有好菜的时候,就更是想着想喝一点小酒了。
“好。”林飞华的父亲点头。
于是,林飞华给自己的父亲叫了一小**的酒,给自己的父亲倒上。
“哇好喝。”林飞华的父亲笑着说。
其它的菜也陆续的上来了。
方素素刚才点了一个炖蛋,说是给小宇杰吃的,还点了酱爆牛肉,酸辣土豆丝,干锅鸡翅,干锅花菜。
还点了一份蛋炒饭,也是为了给小宇杰吃的。
方素素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大根棒棒糖,然后递给林宇杰说:“杰杰,你乖乖的坐着不要跑,不要跳,乖乖的吃饭,这个给你好不好?”
“好,好,给我给我给我”林宇杰激动的又叫又跳,伸手要去抢方素素手里的大棒棒糖。
“给。”方素素把大棒棒糖递给林宇杰,然后林宇杰开心的拿着。
“先不要吃哦,回家吃,先吃饭,要不然不给你了哦。”方素素又笑容满面,柔声的哄着林宇杰说着。
“不要,不要”林宇杰一听方素素说不给他的时候,赶紧抱在怀里,转过身去。
“那你乖乖的吃饭。”方素素笑着说。
这个时候,蛋炒饭上来了。
“来,吃一点饭。”林飞华的母亲对着林宇杰说着。
“好。”林宇杰就怕这手里的大棒棒糖被方素素拿走,赶紧答应。
“我给他夹一点鱼吧。”方素素看着林飞华说着。
“好。你来夹。”林飞华知道,这个时候是要给方素素表现的机会,而且,方素素的心比较细,夹的比她好。
“嗯。”方素素点了点头,开始认真的夹鱼了。
林飞华的母样看着方素素,确实是比小儿媳妇强很多倍啊。
平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小儿媳妇都是管自己吃,就怕没得吃一样,哪里像方素素一样会照顾孩子啊,更何况这孩子还不是方素素的呢。
平时,小儿媳妇对自己的儿子都没有这么尽心尽力,都是自己先吃的。

这人啊,就是不能比较,一比较啊,就是不行。
“好了,先吃,吃完了还想吃的话,我再帮你夹好不好?”方素素又是笑容满面,柔声的对着林宇杰说着。
“好。”林宇杰笑着点头。
“再吃一点这个蒸鸡蛋。很软的,很适合小朋友吃。”方素素继续对着林宇杰说着。
“好。”林宇杰乖乖的听话,就是为了那一根棒棒糖。
“你也吃吧,也饿了吧。”林飞华小声的对着方素素说着。
方素素淡淡的笑了笑,也开始吃了,确实是饿了。
“谢谢你,老婆,你不跟我妈计较,还为我们做那么多的事情。”林飞华一脸感激与感动的看着方素素说着。
方素素依旧对着他笑了笑:“你也累了,饿了,多吃一点。”
林飞华点头:“嗯。”
于是,大家开始吃起来了。
这一顿饭吃的倒是挺开心的。
方素素一直都在照顾着林宇杰,让林飞华的母亲吃了一顿安心的饭。从林宇杰生出来到现在,基本上都是林飞华的母亲带着,林飞华的母亲基本上没有吃过一顿安心的饭的,都是抱着林宇杰,哄着林宇杰,然后自己随便扒两口饭,也吃
的不安心。
吃饱喝足之后,时间还早。
林飞华看着自己的父母问:“要不要逛逛?”
“累了,下次吧。”林飞华的母亲是真的,再加上还有林宇杰这个小孩子呢,带着他,真的很累很累。
要一直抱着林宇杰,一放下来之后,林宇杰就跑,瞎跑,这里人那么多,瞎跑也不行啊,万一撞到人了怎么办?
“那就下次吧。”方素素听林飞华的母亲这么一说,也就准备下次了。
“行,那就下次。”林飞华点头:“我们先回去吧。”
“嗯。”
于是,大家就回去了。
当林飞华带着父母到了小区里的时候,小区看上去特别的高大上,特别的高档,林飞华的父母有些自豪了。
自己儿子就是住在这小区里的。
“这真漂亮啊。”林飞华的父亲看花了眼似的说着。
虽然是晚上,但是,会有灯光啊,比乡下好多了,肯定比乡下好。
“是啊,是不错。”林飞华的母亲也很欣慰的笑着说。
“嗯。”林飞华点头,笑了笑。
林飞华带着他们走进去,到了电梯口等电梯,电梯来了就坐进电梯。
林宇杰坐在电梯里的时候,特别的兴奋,又是叫,又是跳。
“电梯里不能跳。电梯会掉下去的。”林飞华一脸严肃的看着林宇杰说着。
林宇杰看着林飞华那么严肃的样子,又哭了,哭着扑到了林飞华母亲的怀里:“呜,呜哇啊,啊,啊伯伯凶,伯伯凶,伯伯骂。”
“啊,啊,呜哇,哇哇哇,呜哇,呜哇,哇哇哇”林宇杰就一直嚎着,听着方素素心里挺烦的,若是自己家的孩子这样子的话,她早就打过去了。但是,她明白,这是人家的孩子,林飞华母亲最宝贝的孙子,所以,她不会说什么的,只是笑看着林宇杰哄着他说:“你伯伯只是担心你的安全,担心我们的安全,因为,在电梯里跳的话会很危险的,电梯会停掉,然后就掉下去,我们就都受伤了会受很严重的伤,所以,伯伯才会那么严肃的,他不是故意想要骂你的,小杰杰乖,不哭
,不哭好不好?”“是啊是啊,伯伯只是担心我们的安全。”林飞华的母亲本来是慌了神了,也不知道怎么哄林宇杰,不知道怎么安慰林宇杰,现在方素素这么一说,她也附合着方素素安慰
着林宇杰。
“是啊是啊,别哭了,别哭了。”林飞华的父亲也安慰着林宇杰。
“是啊,小杰杰是个男子汉呢,男子汉可是不许哭鼻子的哦,好不好?男子汉,流血流汗不流泪。”方素素继续哄着林宇杰说着。
“呜,呜”林宇杰被方素素这么一吼,情绪有些稳定下来了,哭声也小了,不像刚才那么嚎的很大声。
林飞华真觉得太心累了。
“唉”林飞华叹了一口气:“伯伯只是担心大家的安全,因为紧张,紧张就大声了小杰杰乖,不哭了,伯伯错了。”
最后,林飞华为了不让林宇杰哭,直接道歉了。“你看,伯伯知道错了呢,伯伯都跟小杰杰道歉了呢,小杰杰要是不原谅他,还是哭的话,伯伯也哭了,你喜欢不喜欢伯伯哭呢?”方素素继续哄着林宇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