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卿棠盯着前方的黑袍人,满脸不可置信。
她想过所有人,可唯独没想到过,竟然是他……
“卿棠,好久不见。”老者看着叶卿棠,轻声笑道。
“没想到,竟然会是你……太上长老。”叶卿棠盯着那熟悉的面容,心绪有些复杂。
这黑袍人,正是玄灵宗太上长老……
“卿棠,终于还是被你发现了。”巫老沉默片刻,旋即笑道。
“我早该想到的。”叶卿棠看着太上长老:“当初,我冒充血月教护法,是你一语道破了我的身份……原本,我只认为是你的无心之失,可如今想到,只怕你是有意而为。”
“太上长老,玄灵宗灭宗一事,应该也是在你的计划之内吧……”叶卿棠补充道。
对此,太上长老却也并不否认,开口道:“卿棠啊,你真是一个极大的变数……阿鼻炼狱开启的计划,其实,按照原本,却还需晚上几年,可却偏偏是因为你,识破了傅凌天的身份,导致傅凌天牵扯出了宁洛……所以,灭宗计划,却不得不提前开始。”
“太上长老,你当真是好狠毒的心……为了这个所谓的计划,牺牲了玄灵宗多少无辜的生命!”叶卿棠怒道:“唯有让云霄宗清楚,我们玄灵宗知晓了他们的夺人灵根的阴谋,这才会想要灭口玄灵宗……也只有玄灵宗被灭,玄灵宗专属的传承秘境,才会成为无主之物,让世人放松警惕,毫无防备之下进入百级凶险的阿鼻炼狱境,太上长老,你当真是好算计,好计谋!”
对此,太上长老冷声一笑:“依然是你这个变数,险些挽救了玄灵宗。”
“不错。”叶卿棠颔首:“我冒充血月护法,带领血月教众返回宗门,原本是能够解除宗门危机,可你却在最不恰当的时机,道破了我的身份,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让事态按照自己的计划去进行。”
“卿棠,你的确很聪明。”巫老点了点头,神色有些欣慰。
“我真是万不曾想到,导致玄灵宗被覆灭的,不是旁人,竟是身为玄灵宗太上长老的你……我想问问,当你看见那些甘愿抛洒一身热血的玄灵宗弟子,为保护宗门,断送了自己的性命时,你那颗无情的心,可会痛?!”
听闻叶卿棠此言,太上长老的面色,微微一愣,自那双平静的眸内,却是有了一些波动。
当日的情景,依然还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似乎,依然能够听见那些热血男儿的呼啸之音。
“太上长老,你是用了玄灵宗的血来设计整个大陆的人,你的心,当真不会痛吗。”叶卿棠道。
“卿棠,废话便不必多说了。”太上长老挥手打断:“我从七岁那年,便在玄灵宗,直至玄灵宗宗主,后又成为太上长老,对于玄灵宗的感情,无人比我要深,只不过,这片大陆,迟早都要毁灭,那倒不如,让玄灵宗的毁灭,更有意义一些。”</td></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