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伸手向天,全心全意的呼唤着。
呜呜呜,莫妮卡飓风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威力,狂暴的风力搅动了浓稠的地狱毒云。巨大而漆黑的云漩涡在纽约上空成型,云漩涡高低落差超过三千米,仿佛深海的恐怖涡流倒悬天空之上,让人心胆俱裂。
轰隆,轰隆,自然诞生的闪电在四周劈斩,巨人高悬云漩涡之下。紫光空前强盛,放弃了过滤全力吸纳,海量的能量被肆意吞噬。地狱毒素凝聚的黑斑突破了黄光的压制弥漫到体表,就像一支支张牙舞爪的恶魔将巨人团团围住疯狂撕咬。
但巨人此时的能量,已经攀上了现在能够达到的最高峰。
弥漫全身的地狱毒素与一些深深潜藏的魔法爆发了冲突,那是自然教主埋置的后手,一直无法捉摸的魔法手段终于被逼现身。
而后,这些魔法全部被横扫一切的雷光犁庭扫穴般毁灭。
天上地下,一片漆黑。漆黑之中,唯有一道通天彻地的紫色雷柱在放射。此时此刻,“神”不再是自然教主的扯线木偶,他终于还原为了掌控自身的一代枭雄。赌上了未来所有凝体重生的机会,神整个变成了膨胀爆炸的紫雷人形。
这是自爆一般不顾一切的行为。
但也是自爆一般最强的杀伤手段。
“神”低头,看向下方,俯视着那个站在高楼顶端的人影。疯狂的目光与疯狂的目光互相碰撞,“神”仰首,长啸,然后带着无穷紫雷豁然向杨绮扑去。
来吧,来吧,不要躲,接我最后的一招!
嘶嘶嘶,紫电蔓延,纽约城快速被染上了一层又一层更深更亮的紫色。而在紫光照耀的最中心,杨绮很清楚,这一招不管打着打不着自己,“神”都会走入枯竭。如果自己闪开——在开发出滑劲虚渊流的现在,自己有很大可能性多开锁定让他这一击落空,随后“神”便再无抵抗之力。
但是,杨绮握紧手中战戟。
她不会躲。
她不想躲。
她不能躲。
杀友之仇,不共戴天。故友已去,为了祭她,自己一步不退!所以,她不仅不躲,反而会迎着这一击冲上去,正面对正面的将仇人彻底斩杀!
芙兰啊,你稍等,等我提着他的脑袋,为你送行!
咔嚓,高楼楼顶爆出龟裂,龟裂快速蔓延,终究演变为动摇整栋大楼的爆炸。挽天倾所爆发的超大力量,即便是成就圣元的真元修为也无法完全控制。剧烈的爆炸中,杨绮逆空而上,仿佛一道黑光,却又燃起熊熊火焰。
眼前的紫光越发刺目耀眼,紫光的最中心能够看到“神”的形体似乎已经完全融化成为一个爆裂的雷团。身上的大翼魔装甲发出了微微惊惧的嘎吱声,这一记舍身一击的威力真的是惊天动地,比之前的无限神威还要强。
不过杨绮毫无畏惧,她将手中天荒戟牢牢握紧。戟身一震,恐怖的气机向着四面八方汹涌扩散。
仿佛整个天地都在向着天荒戟倾塌、压缩,一种超乎尘世的绝世锋芒在天荒戟上爆发觉醒。恐怖的气机蔓延,曾经在“神”的心里留下了恐怖阴影的一招再度出现,让那团爆裂的紫雷也产生了轻轻的动摇。
机会,一闪。
而在这一闪之中,杨绮将手中天荒戟重重挥下。
挽天倾,十六倍龙力,再叠加——断劲——斩仙刀!
嗡,大恐怖的断迹线一闪而过,从雷团最中心瞬间横切,仿佛天与地都会就此分开。雷团如同降世的天火流星,在这一瞬颤了颤,然后无穷的威力在原地轰然爆炸。
纽约的天空,被紫色的雷光彻底笼罩,恐怖的爆炸让无数人双耳飙血。爆炸中心点虽然在空中,但方圆四公里内所有大楼全部被摧残的只剩基础结构,没有一片玻璃和不够结实的墙体还能在这种爆炸中幸存。堆积的地狱毒素瞬间释放出来,向着方圆十公里内所有地方不断散播。
耀眼的雷光亮了整整四秒钟,这是一代天榜前八最后的光辉。四秒钟后,紫光淡去,光辉熄灭,再绚丽的落幕也依然是落下了。
叮当叮当,一根晶体、两片叶子,从天上掉落下来。外来的终究是外来的,一旦生命落幕,根本不会跟谁一起走。只有那和“神”的生命本质结为一体的云云果实彻底消失不见,或许海贼世界中不久后就会长出另一枚云云果实,开出一朵相似的花。
这晶体和叶子仿佛有灵性一般,自动飞落在杨绮手中。但杨绮却只是淡淡的收起,没有再多理会。
手一挥,火焰潮汐升上天空,开始重新将地狱毒云收回去。长期被地狱诅咒笼罩的话,整个纽约都会像厄运火山一样,变成正常生物死绝的死地。如果说大规模杀伤性,地狱毒云要比当今世上任何一种武器,包括生化武器和核武器,都要强得多。
火焰潮汐效率极高,地狱毒云被丝丝缕缕的收走。没有了风暴祭祀的操控,飓风莫妮卡也不再一根筋的在纽约上空盘旋,快速挪移散去。
漆黑的天空开始亮起些微的色彩,灰蒙蒙的阴云却依然压在所有人心头。
曼哈顿街头,杨绮出现。她右手拿着天荒戟,左手提着一颗头颅。头颅之下有血液滴答流淌,不是金血,只剩下最普通的红色血液。
血液滴了一路,杨绮走了一路。
终于,来到了世贸大楼的废墟前。
杨绮的身形恢复到了正常大小,退出了挽天倾的状态,还原成本来的体态。剧痛从全身每一个角落传来,刚刚开始孕育的超凡要素还没有强到能长时间负担挽天倾,更不用说还叠加了一记斩仙刀。久违了,这种浑身力量都被抽干,累的眼前发黑的感觉。
但现在,还不能休息。
咚,杨绮把手中头颅扔到了废墟前,双眼一下子红了。
虽然这不能挽回什么,但,芙兰,你的仇,我报了。
我会挖开这片废墟,找到你的尸骨,然后将你好好安葬。
我不知道在天是否还有灵,但是……好姐妹,一路走好!
“咣当——”正在杨绮沉痛默哀的时候,不远处的下水道井盖忽然响了一下。咯吱咯吱,有人把沉重的井盖推开,费力的挪到一边。
“哎哟……累死了……等我先看看情况……”
杨绮愕然扭头,在她愣愣的目光注视中,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从纽约下水道里钻出了脑袋。那人慌乱的左看右看,然后看到了杨绮,立刻放心大胆的从下水道里钻了出来。
“老、老老、老爹?!”
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像个泥猴一样的人,赫然便是杨谨。
不过,泥猴归泥猴,杨谨身上却有一股宗师一般的淡然风度在闪瞎人眼:“傻女儿,你哭丧着脸干什么呢?”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