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微微一笑,随即步入大殿之中,眼角不着痕迹的自席间的叶卿棠等暗影圣殿的来使者身上扫过,片刻后又对永恒帝君微微施礼道:
“稍有事情,耽搁片刻。”
“无碍,国师还请落座。”永恒帝君笑道。
国师微微颔首,随即坐在了距离二公主不远之处。
二公主一看到国师前来,当下便有了主心骨一般,眼底的一抹不安随之消失不见。
这会儿,反倒是大皇子与大公主眼底的喜色渐逝。..
方才听永恒帝君的口气,明显是暗示想要立大皇子为太子,他们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占住太子之位,却不想,国师突然造访,打断了永恒帝君的话。
国师出身自浮光圣地,而浮光圣地的威望,极高,便是在永恒皇朝之中,也没几人敢对国师无礼。
本以为到嘴的鸭子,如今却觉又要升出事端,大皇子此刻心情哪里好的起来。
“陛下,四皇子刚刚逝去,陛下身体如今也有好转,立储之事,也未必需要急在一时。”国师气质出尘,微微抬眼看向帝君道。
永恒帝君轻叹一声,“话虽如此,不过立储一事,朕心中已有打算,今日既是暗影圣殿的使者与国师同在,也好为朕一同看一看。”
永恒帝君的话,让在场的几位皇子公主心头微动。
本以为今日宴席,是要款待暗影圣殿的使者们,可如今听来,永恒帝君竟是想要在此席间,订下下一任太子?
几乎是一瞬间,大殿之上的气氛变得微妙了起来。
叶卿棠暗暗观察着殿中众人的反应,二公主与大皇子争夺之心极为强烈,便是他们刻意压制都难以遮掩完全。
反倒是灵衍……
一直未曾开口,面上也至始至终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好似此事与他完全无关,
叶卿棠的心中对于灵衍的好兴致真是佩服。
便是她这个外人也看得出来,他这几位哥哥姐姐们,可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不论日后是谁当上了永恒皇朝的新帝,只怕第一个要杀的,就是智多近妖的灵衍。
毕竟,在自己的皇位之下,放着这么一个才智过人的兄弟,着实会让他们不安。
许是察觉到了叶卿棠的目光,灵衍在旁人未曾注意之时,抬起眼眸,对上了叶卿棠的双目,随即微微一笑,眼神之中,隐有逗弄的意思。
“……”叶卿棠。
她就不该为这家伙操心。
永恒帝君随即轻笑一声,也未再提立储之事,只是举杯,敬了鬼姬与叶卿棠等来使。
歌舞之间,永恒帝君笑着道:“衍儿,有一喜事,朕今日正巧要说于你听。”
永恒帝君此话一出,大皇子与二公主的心头微微一震,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灵衍。
灵衍道:“不知父皇所言的喜事是何?”
永恒帝君笑道:“莫家的丫头,近日回来了,今日我已经招她前来,你与她的婚约,自小便已经订下,不过因为那丫头常年在外虽其师父修炼,倒是让你们聚少离多,今日宴席,正好让你们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