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

一听欧楚阳提及薛俑年,筱蝶那害羞的表情立马被凝重所取代,竖耳聆听了起来。

整整一上午,欧楚阳不停的讲解着关于自己对本源紫气的理解,最后将逝电九闪与掌心雷的秘诀全数传授给了筱蝶,顺便他还从自己的灵戒中寻出一卷叫做紫电剑诀的武技一并传给了筱蝶。

紫电剑诀还是欧楚阳从白杰的灵戒中获取的,是一卷高级武技。欧楚阳本身并没有修炼的原因是因为此战技名字虽然霸道,但走的却是轻柔的路子,极为适合女性武者修炼。

传授完筱蝶之后,欧楚阳并没有打扰她,将前者关在了自己的屋中,让她好好的领悟,随后,欧楚阳走出了屋子。

然而,当欧楚阳刚刚来到前门处,忽然,一个匆忙的身影从外面跑了进来。

见状,欧楚阳将那人拦了下来,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来人一见到欧楚阳,马上拜倒,如实回道:“禀宗主,城外十里处迷幻林有外敌侵入。”

“哦?几个人。”

“两个。”

这时,紫荆等人也正好从里面走了出来,听到那个的禀告,走到近前问道:“是什么人?”

那人被问的一愣,刚要回答不知,欧楚阳却是微微一笑,道:“呵呵,没关系,是一位老朋友。我去看看。”

西连山脉北部,接壤着黑暗城的迷幻林中。

两道人影疾速穿梭于林间,从那周身围饶的蒙蒙雾气来看,这两人皆是非比寻常的强者。

如无头苍蝇般左穿右插,时而飞到空中辨别方向,时而落进林中寻找出路,过了好久,两人终于停下身形。

“四爷爷,这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锦锻华服打扮的青年四下观察了一番,不由得皱着眉问道。

站在青年身旁的是一名老者,花白头发没有半点杂色,整齐的梳理在一起,头顶插着一只飞云簪,老者目光炯炯,极为有神,华贵的云绣紫金锦披身之下,尽显其仙风道骨的模样。

此时的老者脸色肃然,冷若冰霜,目光四顾间,一股欧名的怨气没有丝毫掩饰的散发而出,显然,老者现在的心情并不好。

“怎么会这样?十数年前我还来过这里,没发现有这样的树林存在。难道是这些年,有人在这里动了手脚?”老者道。

青年闻言,思索着低下了头,半晌后方才指着前方说道:“我们已经入林一日了,按理说应该早就可以穿过这片树林,进入黑暗城的腹地,可现在我怎么觉得我们一直在围着某个地方转呢?”

“哼!”老者冷哼了一声,解释道:“博儿你还不知道,我们是被一个巨大的阵界困住了。”

“阵界?”青年一愣。

“恩。”老者点了点头,随后道:“其实今天早上我就发现这里有些蹊跷,只不过一直不敢肯定,不过现在我敢断定,这个树林是一个极大的迷幻阵界。博儿,你看那里。”说着,老者指向身体左侧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顺着老者手指的方向,青年一望,只见其中一棵大树上少了一块树皮,很显然,这是有人故意在那里留的记号。

青年还未说话,老者道:“那是我昨天晚上故意砍下了一块树皮。”

青年闻言一惊,猜测道:“四爷爷,你的意思是,我们一直在围着这个地方转,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恩。”老者点了点头,把目光放在了远处,仰天大喝道:“南宫岳携孙儿南宫博前来拜见,望朋友开林引路。”

蕴含着强大内气的喝声自南宫岳的口中传出,如震天惊雷般响彻了整个迷幻林,余音环绕不息。

等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南宫岳再喝了一声。还是没有动静。于是乎,南宫岳又喝了一声。

连续三声还是没有动静,南宫岳也没有再喝。其实这是大陆上的规矩,无论到了哪里,只要遇到类似阵界以及有人看守的地域,只要是诚心拜见,自可在山门或林外大喝三声,说明自己身份的同时,表明没有恶意。通常的情况下,如果当地的主人听到之后,不管是否愿意接待都会有所回应,可这南宫岳连喊三声没有人答应,着实令这个有着武圣实力的老人很是不悦。

惊怒间,老人刚要腾身而起,突然被南宫博拉了下来。

“博儿?你干什么?”

知道老人要运用自己的实力强行突破这阵界的束缚,南宫博赶忙劝道:“四爷爷不可,来时爷爷就说过,黑暗城这个地方有隐世的高人,我们此次只是来找人,如果触犯了当地主人的底线,恐怕会有所不妥,不如我们在等等看。”

闻言,南宫岳那火爆的脾气稍稍的收敛了一点,他也知道关于黑暗城的传闻,这么大一个杀伐之地,全是穷凶极恶之徒,要没有什么隐世的强者作阵,恐怕早就乱了套了。于是乎,他也按捺住心中的不忿,静静的等了起来。

没让二人失望,就在两人静候了半盏茶的功夫,林间突然响起了一道清朗的喝声:“黑暗城紫霄门恭迎南宫前辈。”

话音刚落,二人只见正前方,一道璀璨的光华闪亮而起,带着星星点点的白光,打开了一条由光铺成的通道。

二人见状,彼此看了一眼,随后抬步朝前走去。

自踏上这道由白光铺成的星光之路开始,只走了一会儿,二人便走出了这片让他们大为诧异的迷幻林。

脚尖落地的同时,另一番景象映入了眼帘。

前方隐约一座巍峨的城堡伫立在不远处,城堡的周围被一团如虚如幻的雾气笼罩在其中,更突出了它的神秘,城堡外围一片完全由青枫松组成的树林,与迷幻林相比,这片树林倒显得视野开阔了许多,横竖井然有序的青枫松如一个方阵般排列在那里,显得气象万千。青枫树林中,每隔上一段距离都会有一小块的空地出现,在那里,有的被布置了石塔,有的却是栽种了林林总总的奇花。

如此景象,让南宫岳与南宫博看了一愣,想到那之前的阵界,两人立马肯定,这片树林也是一个阵界。

凝望间,两人看到树林的边缘,一个长相普通的青年与一名女子面淡笑着看着他们,在两人身后,站了几名大汉。

南宫岳是什么实力,只打了一眼,便瞧出,对面站的青年与女子修为极为高深,特别是那个与南宫博年龄相仿的青年更是达到了骇人的武狂境界。

正当南宫岳与南宫博打量间,对面的青年与女子带着那几名大汉慢步走上前来,见到两人后,青年与女子深施一礼,同时拜礼。

“欧楚阳见过南宫前辈,南宫兄。”

“紫荆见过南宫前辈,南宫兄。”

“欧兄,真是别来无恙啊。”一见到欧楚阳,南宫博立马笑了起来。

两人早就在圣地中结识,彼此虽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往,但正所谓英雄惜英雄,彼此之间早就视为朋友。相隔数年之后,异地相见,自是欣喜万分。

“唉~,你可是让我好找啊。”南宫博长叹了一声,很是熟络的为其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四爷爷,南宫岳。”

“晚辈见过南宫前辈。”

南宫岳上下打量了欧楚阳几分,眼中颇为诧异。在他看来,这个青年论样貌没有自己的孙儿南宫博长的俊逸,论实力应该相差不多,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说起来,也就是个拥有着超然天赋的武修罢了。怎么在南宫博的嘴里,却是一直被其称赞。

“你就是欧楚阳?”南宫岳道。

“正是。”

南宫岳这次他是为了八大家族的事跟着南宫博寻找欧家来通知秘会的地点,顺便商谈一下共探宝地的事,可他并没有看到欧家的人出现,因此南宫岳的老脸上稍显不悦。

“听说欧家的人已经迁到了黑暗城,怎么就你一人。”南宫岳问道。

欧楚阳也是发现了南宫岳表情的变化,暗笑间,欧楚阳道:“刚刚才得到南宫前辈到来的消息,晚辈只是先行赶来迎接,并且已经派人去通知祖师了,前辈请随晚辈进城吧。”

“哼!”

一听欧擎真的在此地,而且没有亲自出来迎接,南宫岳老脸一冷,哼了一声,理也不理欧楚阳,便大步的朝着前方行去,很明显,他一点都没在乎欧楚阳的存在,不仅如此,更是因为欧家对他的无视而感到了气愤。

见到南宫岳含怒离去,南宫博尴尬的笑了笑,走到欧楚阳身边,低声道:“咳~,四爷爷就是这个脾气,还望欧兄欧怪。”

欧楚阳与南宫博是什么关系?数年前在圣地洗脱了冤屈还全仗了他的帮助,欧楚阳自是不会在意,淡笑间,欧楚阳道:“不妨事,南宫兄请随我来。”

作了一个谦恭的手势,几人便朝着紫霄城行去。

有了欧楚阳与紫荆的引路,南宫爷孙很快的便进了紫霄城,一进去之后,两人这才发现这紫霄城的富庶居然已经达到了赶超五大帝都的地步。

巍峨的楼宇四处林立,大街小巷人潮涌动,一片繁华的景象,最让两人心惊的是,偌大个紫霄城中,居然有着大半人数都是武修强者。

如此惊讶的表情还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缓和过来,当他们走到紫霄门总部的时候,更是一脸惊骇。

高达数丈的紫霄门大门雕龙刻凤、气象万千,门内照壁之上绘着紫虎啸月,庭院中央假山林立,溪泉流淌,奇花异草,遍植于地。门内一条白玉打造的手抄长廊如蜿蜒巨龙横卧其间,顺着这长廊望去,在那灵气富足之地,一所恢宏的紫金大殿气势磅礴的伫立其中。整个紫霄门十足的一副华贵别院之景,让人看了不由有股心潮澎湃之念。

举步前行,四人顺着那白玉搭接的长廊来到了紫霄大殿,南宫岳与南宫博立马被门前十数名大汉的气势吸引过去。

守在门外两侧的共十八人,以九九之数分立两侧,浑身上下散放着一股巍然的霸气,似寻猎的猛虎,静中含动,杀气腾腾。仔细的感受一番,两人立马分辨出此十八人的修为:巅峰武师。

用巅峰武师守门,这在南宫家也不敢如此。可想而知,如此的紫霄门拥有着什么样的实力。

刚到门口,两人的震惊之色还未消退,突然殿内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

“哈哈~,南宫兄造访,未能相迎,老夫有罪啊。”

殿内步出一老人,黑白相间的花发卷起仙云髻,只留两缕白羽发自然垂下,老人身着绣日刺月的水袖长袍,手中一柄晶莹剔透的玉如意,举手投足间,似有一股和煦春风扑面而来,让人见了不由心生敬仰。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欧家当代最强者,欧擎。

一见欧擎出现,南宫岳冷着的老脸微有收敛,抱拳间已然行至其身前:“欧兄,别来无恙。”

欧擎微微一笑,也是抱起了双拳:“南宫兄,有失远迎,还望勿怪啊。”

“哪里哪里,欧兄客气了。”即便是心有不悦,但依着礼仪,南宫岳也不便提出来,只不过,他表现的虽然客气,但眉宇间还是着一抹淡淡的怒气不自然的流露出来,让欧擎看在了眼中。

这时,南宫博也是极为恭敬的上前对着欧擎施了一礼:“晚辈南宫博见过欧前辈。”

“南宫贤侄不必客气,来,两位里面请。”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欧擎将南宫岳两人让进了内殿。

闪身歉让之际,欧擎还用他那双暗含精光的老眼扫了一眼欧楚阳,眼中颇有些责备之色。

见状,欧楚阳微微一笑,对着欧擎使了个眼神,随后两人一同走了进去。

殿内早就准备好了上好的茶品与果品,大门两侧更是站着欧浩鹏等欧家中比较有地位的族人,这时见到八大家族之首的南宫家来人,赶忙施礼款待,让到了座位上。

众人一同坐下,欧楚阳并没有立刻走到正中的门主之位,而是寻了欧擎的下首坐了下来。这在之前欧楚阳已经与欧擎商量好了,毕竟此次南宫爷孙前来是为了八大家族的事,虽说欧楚阳在黑暗城自立门户,有了自己的势力,但这跟八大家族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他只是以一个欧家的族人身份出现在殿内。

众人落座之后,南宫岳并没有马上说出来意,而是四下打量了一番,突然道:“欧兄,这个地方不错啊,没想到小荡山在黑暗城还有这么一处佳所,怎得之前没有半点风声呢?”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