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华新几人到了家把东西扛到屋里放到客厅的地上,几个小的也都围了过来,对包裹里的东西都十分好奇。靳华新拿剪刀小心翼翼地把包裹拆开,打开麻袋拿出里面一块块分开包好的腊肉。

邵军首先就嚷开了,“是肉,大哥,是肉!”其他几个孩子也眼冒亮光,无比兴奋。

靳华新把麻袋里的东西都拿出来大家才看清楚,一块一块的应该是腊猪肉,除了腊猪肉,还有腊兔子,腊鸡。看的兄弟几个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他们还是上次跟着骆清颜去砍柴猎了几只野鸡和野兔回来,早就吃完了。

靳华新紧跟着拆开其他两个包裹,在一个包裹中发现了骆清颜的信,这下再没人关心包裹里是什么了,都围着想看骆清颜信里都写了什么。

靳华新只好给大家读信,“华新、华东、邵峰、邵军、小月大家见信好,我已经安全到家。家里刘爷爷他们都很担心我,看我平安回家了才放心。我们这儿天气已经特别冷了,不过还没下大雪。屋里烧上火墙非常暖和。我趁着还没下大雪就进了山一趟,打了一些猎物,请了刘爷爷他们一家吃了一顿饭。还剩下好多肉我都做成了腊肉,给你们寄过去一些,你们现在习武需要加强营养。不用省着吃,等我过年进京时还会带过去一些。我还寄过去一些果干。冬天蔬菜水果少,人体很容易缺少维生素,你们都吃点儿。特别是小月身体比较弱,每天给她冲一些我寄过去的奶粉。我这次回家采了一些草药,回头给小丫头好好调理一下身体,保证她以后身体棒棒的。还有一些……。东西你们看着送给陆铭轩陆大哥一些,毕竟人家帮了咱们许多忙,也应该谢谢人家,这些你们自己决定。……”

大家听了靳华新读完信都很感动,没想到小颜这么惦记他们,猎到这些猎物一定很不容易,却给他们寄来这么多。就连陆铭轩都觉得心里暖暖的,没想到小姑娘还惦记着他,虽然是因为他帮了他们,但有人惦记的感觉真好。

靳华新读完信把信放好就开始把包裹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往外拿,几个小的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充满了好奇。东西种类挺多,有果干、有花生、核桃、榛子、松子,为了省地方都去了皮只剩仁,还有大枣、板栗、红糖、白糖,奶粉等等。打开一样邵军和小月就哇一下,都是好吃的,他们的口水都要下来了。

陆铭轩看到这些东西心里也很震惊,他可不是十几岁的孩子,当然知道在现在全国都是计划经济的大环境下要弄到这些东西有多难。特别是像红糖、白糖、奶粉等这样的东西就是有钱和票都很难买到。还有那腊肉一看就是野猪肉,比家猪瘦许多肥肉很少。这是一般人能猎到的吗?他在从邮局回来的路上也大概了解了一下,没想到骆清颜竟是一个孤儿,身世如此凄惨,可在她身上却一点都没透出来,小姑娘身上充满了乐观和自信,真是个奇人。

等大家把东西都倒腾了一遍才想起陆铭轩,靳华新他们都非常关心家里长辈的情况,“明轩哥,我爷爷他们有消息了吗?”

陆铭轩听靳华新问起这事心情也沉重起来,“华新,你爷爷他们应该问题不大,也许过一段时间就会被放回来,但不见得会恢复工作,最好的结果是安排个清闲不重要的岗位。不过只要人回来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邵峰家的问题比较严重,因为邵峰家以前的背景又有海外关系,这个比较难办。听说邵峰家已经被超了,倒是没发现什么反动的东西。不过最近被李家的案子闹得稍微有点儿问题特别是有海外关系的都要被仔细审查。最好的结果邵峰的家人也是被下放,估计会被下放到农村改造。现在被关押在郊区的农场里,现在天这么冷就怕老人家的身体顶不住有个好歹。”

靳华新和邵峰听了对视了一眼,他们心里都很震惊,因为骆清颜临走的头一天晚上把他们俩单独叫到一起交代了一些事。说这么长时间没有家里大人的消息,情况可能不太好。如果两家人要是到了被下放的地步,那就让陆铭轩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把老人下放到她们村。一个是她们村偏远远离是非,村里人也非常淳朴,她还可以就近照顾。如果情况再严重那就让陆铭轩打听人关押在哪里,其它的她来想办法,首先得保住性命。

邵峰斟酌了一下说:“明轩哥,小颜临走前说如果到了要下放的地步,看能不能想办法把爷爷他们下放到她们村去。她好就近照顾。”

陆铭轩一听更是在心里感叹:这小丫头,连这都想到了,佩服!“行,邵峰,你们不用担心,我让你陆爷爷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你爷爷他们下放到骆清颜她们村去,对了,有她们村的详细地址吗?”

“有,小颜特意给我们留了她们村的详细地址,我去拿。”说着靳华新就跑到里屋拿出了一张纸。

陆铭轩拿出随身携带的钢笔把地址抄了下来,“你们等我消息,有结果了我来告诉你们。你们小叔给你们写信了吧?我把你们现在的地址打电话告诉他了,他很担心你们。”

靳华新点点头,“小叔给我们写信了,还给我们寄了钱。明轩哥,你不用担心我们,小颜走之前都给我们安排好了。”

“哦,都安排好了?”陆铭轩感兴趣的问。

靳华新点头道:“嗯都安排好了,给我们留了足够一冬天吃的粮食,给我们每人都做了棉衣、外套还有棉被,还给我们买了木炭可以冬天取暖用。你看炉子我们也买了安上了,她怕我们冬天煤不够烧,还带着我们去郊外砍了许多柴回来,够我们烧好一阵子了。”

陆铭轩里外查看了一下,前后院都收拾干净了,厨房和厢房里粮食不少。床上也放着几床新棉被,屋里也挺暖和,窗明几净。再看几个孩子身上都穿着厚实的新棉衣,脸上气色也都挺好,精神面貌也不错。从他们的话语中能听出这几个孩子对骆清颜都很依赖,可骆清颜她自己还是个孩子,甚至比他们其中的还小。真是不明白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大本事。

邵峰突然想到骆清颜嘱咐过的话,“铭轩哥,我们现在大人都没在身边,除了小叔给我们寄的钱没有其他收入,我们年龄太小也不能出去工作,能不能请铭轩哥帮忙给我们找找有没有糊火柴盒之类的工作,这样我们可以在家做,也能有个收入,给别人减少些拖累。”

靳华新也连忙附和,“对,这样的活我们都能干,不然我们真的是坐吃山空了。小叔那边肯定也很艰难,我们想给他减少点负担,也免的小颜总担心我们。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活?”

陆铭轩听了想了想,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行,我帮你们想想办法,应该没问题,你们等我消息”

兄弟几人听了陆铭轩的答复都心里轻松了一些,对陆铭轩充满了感激。

陆铭轩没有多待,靳华新兄弟几个听从骆清颜的嘱咐非要把她寄过来的东西分给陆铭轩一些。陆铭轩推辞不过只好带着东西回家去看爷爷。车开进了军区大院停在自家门口,老爷子的警卫员听到动静就迎了出来,“铭轩回来了,快进屋,老首长正好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