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金堂,沉凝一进门就找来个沉家子弟去采买食物,说是要再此闭关六天。
罗晓飞这才知道她是打算把自己软禁在此,颇有些无奈,道:“我一路上都跟你白说了吗?保持自然,这样就不会有人闹事了。话说你昨天怎么搞的伤上加伤?这京墨还有人对你下狠手吗?”
沉凝冷哼一声,道:“一说这个我就来气,力言昨晚找我说你的坏话,虽然说的内容十分中肯,但我偏偏不想搭理他,后来他恼羞成怒终于向我动手了!哼!那混蛋,偏偏趁我受伤的时候下手,真会挑时候!”
对方竟是当初那个在桥头潇洒俊朗的帅哥,罗晓飞觉得十分惊讶,暗道这家伙会跑来追求沉凝不是没理由的,两人脑残的点虽然不一样,但是都程度却是能够比拼一下。
“对了,力言到底是何来头,怎么我有种相爱想杀的错觉?”
沉凝大怒,对罗晓飞吼道:“这不都是你惹来的,现在还敢说风凉话!”
“喂!你小声点,没看到旁边人都对我指指点点吗?你这样我以后还怎么做人?”
沉军在旁听得差点摔倒,戳了下躲在树后的沉彦,道:“我怎么听着不太对劲儿?难不成沉凝真的发-春了,还撸来个小子蹂躏?”
“不好了,沉彦大哥,沉凝她昨晚去那小子家过夜,而且……而且我还发现,整整一夜,她的衣服还挂在那小子屋子的外面!”
这时,屋外冲进来一个精瘦的小子,刚冲进屋就朝沉彦大喊出声,周遭的众人闻言,愣了一下,随后全都像见了鬼一样看着他。
寂静无声。
“怎么了?”
那人摸着脑袋,四下张望,这才发现沉凝就正站在不远处,顿时傻了。
罗晓飞很配合地说道:“听到没有,你要对我负责的!”
沉凝脸色黑如锅底,可现在她还不能对罗晓飞出手,免得这小子还手,暴露了千重气,只得跑去把那个乱叫的小子揍得鼻青脸肿,一顿乱捶,都快把对方打残了才住手,然后转身盯着罗晓飞,一字一句道:“很好玩吗?”
罗晓飞发现她是真的生气了,连忙摇头道:“不好玩!”
“你们谁以后再胡言乱语,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我和这小子根本毫无关系!”沉凝站到中央朝众人大喊道。
“我还要淬炼乌金,我先走了!”旁边一个沉家子弟转头就跑。
沉彦一个激灵道:“你等等,我也跟你一起去淬炼乌金!”
“我想起来还没吃早饭呢!”另一人低着头就往后堂走,转过屋角就跑得没了影。
不到片刻,沉凝视线中的众人全都跑光了,只剩罗晓飞这个沉凝不敢出手的家伙站在一旁。
“我能跟他们一起去淬炼原石吗?”
罗晓飞忽然说道。
“你们什么意思?”沉凝对着空气说道:“难道我说的话你们不相信吗?我和这小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咦?大清早的怎么没人在此?”
大门外,随着细微的女声,门外走进个穿着皮衣的女子,约莫十六七岁,她四下张望了一阵儿,好奇道:“我是炼兵堂的新人,奉命来此取一些混合原石,你们的管事呢?”
躲在一旁不想惹麻烦的管事只得
出来相见,对那少女说道:“炼器堂的材料供给都是有配额的,怎么你会独自前来支取?”
那少女从怀中摸出个腰牌,罗晓飞见到上面刻着一只盘着的异兽,悄悄对沉凝问道:“那个好像不是纪家的徽记,对方什么来头?”
沉凝瞪了眼罗晓飞,嘟囔着声音道:“就是那个号称雕花圣手的琳赛,据我所知她是个很无聊的人,出门还带着一帮阔少爷,真是叫人恶心!”
“原来琳赛竟然好这一口,我倒是小瞧她了!”
罗晓飞本还想去会会那个公主病晚期的家伙,如今看来还是暂时不要露面的好,免得又被什么奇怪的人盯上了,图惹麻烦。
“怎么?你认识她?”
沉凝好奇道,据她所知琳赛是纪通得意弟子,平时忙着鼓捣炼器、修炼斗气,几乎是足不出户,不太可能跑去结识罗晓飞这种层次的人物。
罗晓飞有点不服气,道:“你都能认识我,她为什么就不能?难不成你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吗?”
“我低人一等?”沉凝冷哼一声,道:“我是不屑与她那种人为伍,招蜂引蝶的叫人恶心,咱们沉家人向来注重内涵,你懂不?”
罗晓飞摆手道:“那么紧张干嘛!我就是随便问问,我一个小人物的话不要当真!”
相比于琳赛动不动穿金戴银的,沉凝确实是另一个极端,她使用的武器没有过多装饰,那一身黑乎乎的军装也早已显旧,穿在身上甚至比睡衣还难看。罗晓飞第一次见沉凝的时候,只觉得她面容较好,至于身材什么的完全感觉不到,就是个水桶腰,因为她不屑搞那些多余的事,觉得实力才是一切,穿得也很朴素,甚至让人觉得,她是那种随时敢在地上滚一圈的人。
那少女对管事的说道:“最近,金属材料有些不够用了,我们小姐说让你们多分一点出来,她之后会把融合失败的材料再送回来,由你们淬炼分离,这样也不算贪墨了。”
“既然是琳赛小姐需要,我们熔金堂分部自然责无旁贷。”
管事的十分恭敬,将那少女领进屋,一边问道:“不知每日需要供应多少材料合适?”两人说着,就走没了影子。
看着管事的恭敬的摸样,沉凝有些不爽地对罗晓飞问道:“你真的认识那个琳赛?”
“著名的雕花圣手谁不认识?只不过她不认识我而已。”罗晓飞摆手说道:“你说纪通炼制的武器真的很厉害吗?怎么好像每个人都很崇敬他似的?”
“当然厉害!”沉凝道,“我们沉家每年都要向纪家购买大量军备,所以你现在看到我们在这儿打工还债了。”
“啊?”
罗晓飞终于知道为何这里有这么多沉家人士了,原来他们是在这里当免费苦力。他想了会儿,道:“据我所知,你们大部分都在熔金堂,而其他堂口都是些技术性较强的活儿,这样看来你们沉家的人……还真是有点无脑的感觉。”
“谁说的!”沉凝反驳道:“行军打仗又岂是你想得那般简单,布置阵法维修兵刃,这些都是需要考究的,炼阵堂也有不少我们的人!”
“就算这样也掩盖不了你们都是野人的事实!”
罗晓飞在心里吐槽了一阵。
“错!只有分诸堂不适合我们去,因为千重气比较粘稠,不适合做那些精细的活儿,特别是切割材料
这一块。”沉凝慢慢解释道。
吱呀——,屋门被人推开,那少女对管事微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只是这段时间恐怕要害你们要忙碌不少。”
“无妨!”管事的满脸堆笑,一路亲自将那少女护送走了,那少女临行前扫了眼罗晓飞和沉凝,忽然定定地看了眼罗晓飞的摸样,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罗晓飞这段时间被人骂小白脸,现在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点头说道:“我叫姚齐,不知姐姐找我何事?”
“没事!”
那少女似乎突然失去了兴趣,冷冷的回了一句,就此转身离开。
罗晓飞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摸着脑袋,道:“什么意思嘛,问完人家的名字就走,真是讨厌!”
管事的闻言一个踉跄,拿古怪的眼神看了眼罗晓飞,然后又意味深长的看向沉凝,其眼神的含义不言自明。
“真想掐死这混蛋!”
沉凝强忍着冲动,拖着罗晓飞一路前行,直到进入淬炼小屋才把他推进去,然后砰得一声将门关上。想了想又不对劲,要是两人独处,定要被人传出风言风语,沉凝又把罗晓飞好不容易修好的门给轰碎,连窗子都没逃过她的毒手。
这样一来,虽然是两人独处一间屋子,但这屋子没有门也没有窗户,青天白日的,就不怕别人说闲话了。
沉凝端坐于旁,好整以暇的道:“可以了!你现在给我认真地淬炼原石,我的那一份也由你一起淬炼!”
…………
接下来三天,沉凝过得比较舒心,因为她总算把罗晓飞控制在眼皮子底下,这下当真是万无一失。
第四天的时候,罗晓飞淬炼原石的手法日渐娴熟,甚至比沉凝还要熟练,她心中不服就把罗晓飞挤到一旁,自己亲手锤锤打打,还顺带把罗晓飞的份儿给完成了。
第五天的时候,罗晓飞得知交钱可以提前进行考核,这才拉着沉凝去找管事的询问。
“提前考核需要交纳一万金,你怎么不去抢?”
罗晓飞惊讶道。
管事的瞪着双牛眼,要不是看在罗晓飞是沉凝这蛮力女的男人,他恐怕已经一掌拍了下来,保管把这不尊上司的小子抽死。
“要么等一个月,要么交钱!”管事的坚持自己的立场。
罗晓飞此前赔偿熊丰已经见底了,如今身上总共加起来才一万八千金币,只得朝沉凝说道:“你身上有多少钱?”
“我没钱!”沉凝摇头道:“我平日所得全都换了修炼材料,只有两百金币用来购买吃的,其他的就没了!”
“我为什么老是遇见你们这样的穷鬼!?”罗晓飞无奈,只得用疗伤药剂抵扣了一些,沉凝见罗晓飞拿出一万八千金币颇有些诧异之色,原来罗晓飞凑钱是为了把她也算在内。
“上次,你为了我的事儿主动放弃考核,我自然要把你算上的,就当是弥补一二。”罗晓飞解释道。
其实熔金堂考核说是一月一次,但由于人数众多,一旦错过至少要等半年,罗晓飞可不想欠她这个人情。
沉凝见罗晓飞如此,有些不好意思,认真地说道:“你不讨人厌的时候,看起来顺眼多了!”
“你这不是废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