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办得非常盛大和隆重,也算是当前紧张局势下一件与战争无关的事情。
参与选秀的秀女来源非常复杂,有勋贵的后辈,有敌国的公主,有来自富庶的美女,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大多数都会是大家闺秀,反正不会存在什么乡野民女。
对于这一场突然发生的选秀,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解读。
崔婉的理解是天子在进行某种反击,其中崔氏必然是会遭受到一轮打压。毕竟崔氏对刘慎一事太过热心了。
刘慎首先是刘彦的儿子,再来是汉帝国的储君,然后才是崔婉的儿子。
作为有崔氏血脉的储君,崔氏对于刘慎成为储君热心一些,是一件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只是理解归能理解,事情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使人……尤其使刘彦会担忧刘慎的屁股能不能坐正,日后的崔氏又会是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诸夏对于记载历史很是执着,由于史官的认真和固执,先秦到两汉和西晋,大多数史书都能够相信。
不管是先秦还是两汉,没有少过外戚干政的事情,某些历史时间段甚至可以说国家是被外戚集团所统治。
例如汉初的后族吕氏和汉景帝时期、汉武帝初期的窦氏就是明显的例子,差别是吕氏做得太明显和霸道被清算,窦氏还懂得拉起遮羞布被皇室用平和手段清除。
到后面的东汉,汉和帝时期外戚集团又再一次兴起,此后东汉就接连发生外戚把持朝政的事情,到最后东汉的江山更是由于愚蠢的外戚而被葬送。
只要是理智的皇帝,绝对不会愿意看到外戚做大做强,手段最为铁血和被人诟病的是汉武帝刘彻的选择,他不但杀母存子,还为了剪除李广利葬送了三万精锐大军,导致汉匈战争走向了另一个拐点。
刘彦有细细地想过,要是刘慎将屁股摆到崔氏那一边,汉帝国必定是会上演皇后娘家被一再打击走向灭亡的戏码,甚至会发生废黜的事件。
“太子最近在做什么?”
“回圣上,太子除向您和皇后请安问候,已经有一月未出含丙殿,闭门往来于画堂与甲观,修文练武。”
“谁教他的?”
“这……。臣……不知。”
刘慎会有那样的行为是察觉到了什么在避嫌,是不是有人教导并不重要,应对非常的合适。
皇帝是孤独的,不能容忍任何人对自己的权力有所窥探,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儿子都不行。
汉室的太子其实要比其他朝代幸福非常多,只是在成为储君的一段时间内要懂得低调,尤其是皇后娘家有些高调的时候。
儿子成了储君,娘家要历经一连串的被刁难和打击算是汉室的特色了,西汉和东汉的无数次例子早就说明了这一点。
在这个阶段,是皇帝最为喜怒无常的时刻,他们需要进行忍耐,只要这段时间过去,该获得的补偿是一点都不会少,甚至可以说皇后娘家还会获得诸多的好处,其中包括产生不止一个侯爵。
那是皇帝在冷静下来之后,哪怕自己不愿意干,也要做出来让天下人认为自己不是薄凉之辈的做法,与真实想法和感情一点关系都没有。
刘彦是感觉自己的权力遭受窥视了吗?讲真话是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但也仅仅是一点点罢了。他在干的无法就是一名皇帝在做的事情,就算是最为昏庸的皇帝,只要是诸夏的皇帝,这么一道程序是绝对少不了的。
“国丈和两位国舅的赏赐,可备妥了?”
“回陛下,已经备妥。”
“择日颁诏罢!”
“诺!”
那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对国丈进行封侯,食邑还不会低于三千户。
要是吝啬一些的皇帝却不会对国舅封侯,一般就只是封君,意思意思给个五百户左右的食邑。
刘彦只是按照传统,给了该给的爵位和待遇,算是酬谢崔氏培养了崔婉,然后崔婉为汉帝国生育了一名继承人,还是与真实想法不会有半点关系,只是做给天下人看的。
朝臣或许会对皇帝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有思考,百姓却只会观看皇后娘家是什么待遇,一旦皇帝对皇后娘家吝啬,百姓就会觉得皇帝都能对皇后的娘家吝啬对别人很难大方。
付出了努力就希望能够得到匹配的回报,没人会愿意给吝啬的人干活,尤其那个人是皇帝。
“封侯之后,两位国舅皆会前往西线战场,陛下是否要先行接见?”
“见。”
蔡优感觉近一段时间的日子着实是有些不好过,不是来自于皇帝的压力,是身为侍中本身的压力。
在汉室,侍中是皇帝的近臣,既要担负起政务,也要处理好皇帝的私事,通常还要作为对外的门面。
所谓的门面,无非就是侍中担任皇帝的“传声筒”,可不是那种有什么事就瞎叫嚷的那种,是用一些作为和日常表情向外传达信号,那么就牵扯到一些演技问题,成了不但要有能力还要有演帝的本领,才能当好这个侍中的本事。
要是有正儿八经的大长秋,侍中的压力会被分散一些,关键是现在的汉帝国没有任用宦官,就是有大长秋也只是处理后宫事务,基本没有向外臣传达意图的机会。
三大侍中,王猛外派成了远征舰队的随军长史,算是极度幸运的一件事情,不但是有建功立业的机会,还躲过了近一段时期的纷乱。
另一位侍中谢艾则是得了前往安西都护府的差遣,代表天子前往西线了解战争发展进程。
好嘛,另外的两位侍中都不在长安,只剩下那么一位肯定是要得到最集中的注视,要是没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得到注视其实一个很难得的装逼时间,有心或许还能更进一步地扩展权利范围。
蔡优并不是没历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他一直都是汉帝国权力阶层中的一员,不是以前没什么权的突然获得高位。像他这样的人早就有了自己的交际圈子,甚至是交际圈子多少是被固定了下来,不会去贸贸然地扩大自己的交友圈,也不会没有休止地去扩展利益范围。
“他们到哪了?”
“……?远征舰队该是已经过了夷洲海峡,不日将会抵达马六甲。”
刘彦已经不在室内,先是在办公的宫城范围溜达了一圈,然后过了月楼进入后宫。
冬季的长安是被一层白雪所覆盖,今天的雪要比往年更大一些。
屋顶以及树梢之上白色斑斑,风吹动树木的时候树枝因为被压得太沉基本不再摆动,只会有一些细微雪毛子随风飞舞。
在这种气候下,能够欣赏到的也只有雪景,不过一般压根不会有人去看雪景,尤其是在艳阳高照的日子里。
一场选秀过后的后宫多了很多的人气,便是在一片雪白之下都会有人走动。
“那是……”王琳用手捂住嘴巴,不确认地问:“圣上吧?”
王琳是琅邪王氏女,而琅邪王氏自然是王羲之所在的那个王氏。她被选中入宫,得了一个荣华的阶位,算是南方那一批秀女中阶位相对高的其中之一。
当前的汉帝国后宫阶位有十七阶,荣华是排在第十三。
在后宫只要是有品阶,基本上就会有随身的宫女,就是需要到高品阶才会有属于自己的随身女官。
宫女要不是有人干涉的话,基本上就是随机分配,一般是被分配到某位嫔妃身边,那么接下来除非是到了年龄或是办错了事,要不然就是一直跟着了。
“是圣上。”小燕就是王琳的随身宫女,这个名字是一个花名。她拉了拉王琳,低声说:“回避吧?”
所谓花名,那么就跟姓名没什么关系,除非是得到宠幸有了身孕被纳为嫔妃之一,要不然在宫中工作就是一直使用花名。
汉帝国的宫女并不是进宫之后就待到老死,她们不管是从什么途径成为宫女,只要不是太敏感的工作岗位,要不然到了二十二岁就会迎来新的选择,可以选择回家还是继续待在宫城。
王琳小鸡一般地点头,转身要离去却是看到迎面而来的王娴。
王娴是倭列岛总督王基的嫡女,他们来自山东王氏。
王琳行了一个福礼,口呼:“王少使。”
“王荣华?”王娴刚才真的没有看到王琳:“出来欣赏雪景吗?”
两人是同一批选秀出身,被教导礼仪的时候相处过一段日子,只是并不那么熟悉。
“啊?”王琳犹豫着要不要离开,被小燕一再拉袖子,应了声“嗯”,尴尬地笑了笑:“有点冷,要回去了。”
王娴目光并不在王琳身上。她本身也没有和王琳交流的意思,是判断刘彦会从这边走过去,才事先过来。
刘彦自然是看到了前方的四个人,能从穿着分辨出两个是有品阶的嫔妃,另外两人是宫女,就是没想起都是谁。
“陛下。”蔡优还是费了一番功夫将被选中的都是谁给记住:“前面的少使是山东王氏族女娴,后面要离去的是琅邪王氏族女琳。”
刘彦点了点头,脚步却是没停,直接从她们身前走过。
一直在刘彦走了很远,王娴才低低叹了一声。
“是我不够漂亮吗?”王娴见随身宫女沉默,强笑了一下,说道:“回去罢。”
刘彦还是很清楚后宫是个什么情况,里面每天都会上演着无数的戏码,而那些戏码必定是以自己为主角。
汉室的后宫制度其实还是很人性化的。自汉文帝首创遣退首例之后,除非是有生下孩子的嫔妃,要不然是会每几年就放归一批,并且还会给予一些财货作为她们的嫁妆。
娶从宫城被遣退的嫔妃在当时是一种民间的追求。他们倒不是追求什么,是那批女子既然在皇宫待过,肯定是被教导了相关的礼仪,再则是有了远比普通女子更高的见识,是一位能够振兴家族的持家好人选。
只要不是有谁特别作死,比如嚷嚷着自己给皇帝戴了顶帽子,汉室的天子绝对不会因为某些人娶了被遣退的嫔妃而有什么报复,就算是知道谁接纳了也会是笑笑就算过去了。这在历朝历代是极度罕见的事情,要不是大怂也有相关的遣退制度,都能算是独一份。
刘彦在早年前并不重视有多少女人,选秀什么的是压根就没有办过,后面是成为皇后的崔婉办了几次,不过他真没有去过多注意。
算一算时间的话,再有两年也到了第一次遣退的时间,那些没有被刘彦宠幸过的女子,到时候就能自主选择要不要归乡。
刘彦是知道有那么一个制度的,本着没有碰就别耽误人的理念,再来也是演帝刘恒给天子打下的一面“招牌”,差不多是成为是不是圣天子的基准,有心改一改也没有那个脸。
天子带头这样干影响非常大,其中就包括勋贵阶层再怎么不愿意,每几年就要放归家养的美姬,有一些开明的勋贵甚至是会外嫁一些没孩子的小妾,给予很多女人有了改变自己人生命运的机会。
当然了,以现代人来看,吃不着也轮到别人去吃才是正确。
刘彦本来是考虑要去叶娜或是海琳娜那边,走着走着临时改变主意来了含丙殿。
“储君,圣上往这边来了。”崔所是太子先马(既太子洗马,秦汉是先马)。他跑进了甲观:“已经到了宫门。”
手持长戟正在练舞的刘慎将长戟抛出去,接过湿毛巾擦了擦脸:“随本宫前往迎接!”
成了太子,自然就不是普通的殿下,汉室对于太子的称呼非常严格,要么是称呼储君,要么就是称呼郎君,需要看是什么样的场合。
要是称呼“太子殿下”的话,不但太子要懵圈之后莫名其妙,甚至是会觉得受到侮辱。
因为“太子”就是“太子”,“殿下”就是“殿下”,可没有什么“太子殿下”这样的称呼。
刘彦并没有直接进入含丙殿,他刻意放慢速度让刘慎有迎接的时间,这个与以前是不同的。
成为储君之后,皇帝与储君除非是关起门来,要不然一切都有了规矩和法度,刘彦是特立独行了一些,但并没有打算破坏这些。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