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真衡闻言,也是微微一笑,随即杀气浓烈的攀升起来。

两人很少有这样的默契,许、段两家经历了数百年,好不容易又让玄光剑与天水枪的能量汲取走上正轨,却没有想到又一次的被别人打破了规则,而这次不同于上一次,上一次段元阔还知道是谁,可这次,两人却是毫无头绪。

“正合我意。”许真衡阴测测的笑道。

说罢,两人正要进入到黑色光晕之中,只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两人陡然停了下来。

对视了一眼,两人猛的站住了身形。似乎想到了某事,随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对着身后各大大长老吼道:“众长老,随我等入古迹,其余人等,在外等候,没有命令,不许进来。”

随着两人一声大喝,两大世家有着高阶武神实力的长老,共六人同时走上前来,再加上许真衡与段元阔,一共是八名高阶武神。

“父亲,我也去。”这时,一道娇叱响了起来。许真衡回头一看,正是许洁儿。不由怒道:“不可以。”

“父亲~”

“妹妹。”许延广见许洁儿执意身入古迹,赶忙过来劝解。

而这一拉一扯之下,许洁儿用力一挣,下意识的使出了内劲。

不动还好,这一动,段元阔陡然色变了起来。

别人或许不清楚,可段元阔可是天水峰的家主,对于两大世家从创立金灵宗开始,到祖辈们传下来的秘闻却是深知不已。

凝重间,段元阔使出了两大世家只有族长才有权力使用的秘法:探元之术,无形的真灵魂力席卷开来,顿时包裹了正要冲入古迹中许洁儿。这一看,段元阔不由狂笑了起来。

他指着许真衡戏谑道:“许家主,许兄,你可瞒的我好紧啊。”

众人不知段元阔何出此言,可许真衡与许延广听了却是为之色变。

脸渐渐的沉了下来,许真衡瞪着段元阔,眼神不断的朝着许延广的方向飘去。

段元阔见状,不由笑道:“不用看了,始祖血脉既然已经出现了,过后段某自然会派人登门提亲,请许兄放心,聘礼自然少不了的,哈哈。”

狂笑了一声,段元阔带着自家三大长老,率先窜入了古迹之中。

“该死。”看着段元阔小人得志的面孔,许真衡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然而,事情既然已经败露,他也没办法。

目光转向许洁儿,许真衡既心疼又悔恨,怨气横生的同时,对着许延广大吼道:“马上给我把她带回去,等我出来,再收拾你们,哼。”

怒哼了一声,在所有两大世家子弟那迷茫与疑惑的目光中,许真衡紧随段元阔之后带着三大长老,飞驰着进入了古迹之中。

许洁儿被吼的愣在了当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他看向许延广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一向乐天的大哥,却是愁容满面的在那里唉声叹气。

一旁,许耀光微显错愕的看着许洁儿,回想着段元阔临走之前的话,他同样的露出惊怒之色。

段元阔话中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他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段元阔能够不顾两家的恩怨,主动上门提亲。而且,观乎许真衡的表现,还不能拒绝。

与许耀光同样疑惑的是许洁儿,他一直看着许延广,眼神当是满是不解之色。

感受着许洁儿的目光,许延广叹了口气,无奈道:“算了,洁儿,跟大哥回去,跟你说吧。”

赤地千里的古战场遗迹中,一场大战无休止的进行着,感受着磅礴的紫气疯狂的被吸入体内,欧楚阳已经杀红了眼,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已经惊动了两大世家的无数强者。

面对着数百初阶武神强者,欧楚阳着实有些高看了他们,这些只知道挥剑胡乱劈砍的石头假人,根本毫无智慧可言,也正是如此,才让欧楚阳与灵宫八将撑了这么长的时间。

然而,气息的雄浑毕竟还是武神之境,即便这石头假人没有任何作战的意识与机动性,还是让欧楚阳一次又一次的产生虚弱之感。就连最近在许家炼制的大量丹药,也即将服食一空。

觉得差不多了,欧楚阳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下去,如果被迎头赶来的两大世家强者堵在这里,可不是闹着玩的。

想到了这里,欧楚阳再度抛进三枚恢复体力的丹药,心念一动,根本不知会战的正狂野的八将一声,没身转将八人收入了灵海之中。随即,幻灵阵界的隐匿之术再度施展开来,将自己疲惫不已的身形隐藏在黑暗之中。

陡然失去了目的,数百石头假人傻愣愣的站定,一双双豆大的金光小眼睛不断的扫视着周围。几乎查探过后,发现与自己打了半天的人失去了踪迹,这数百石头假人顿时萎靡了起来。不消片刻的时间,便再次化成了如雕塑般的存在,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失去了生气。

静等了许久,感觉着体力恢复了不少,欧楚阳便欲离去,可就在他刚动还没动的档口,忽然数股强大的气息穿越了那黑色的光晕,出现在古战场之中。

欧楚阳见状,惊骇的停下脚步,真灵魂力小心翼翼的释放出来,心中默念着:“一、二、三……,八人,糟了。”

心机灵敏的欧楚阳自然知道,有着如此实力的八个强者应该就是两大世家最强大的长老与家主,他没敢动,只是静静的待在一只雕塑的后面,凭着真灵魂力的强大感受着八人不断的逼近这里。

不多时,八道气息疯涌而至,分作两股,站在了离欧楚阳不远的地方,把他夹在了当中。

借着战场上尚未熄灭的火焰,欧楚阳能够看清许真衡、许真平以及另外两个许家长老的面孔,而在其右侧是四张从未见过的面孔。

“一定是段家来人了。”欧楚阳心道。

欧楚阳所料不错,后来居上的正是段元阔与段家三长老正想着,耳边响起了来人的低喝声。

“有人已经触动了金谷源沙。”

这声音很沉,颇具威严,而且很熟悉,应该是许真衡。欧楚阳想到。

紧接着,又是一道蕴含着上位着的威严声音,正是段元阔。

“没错。金谷源沙已经被触动,玄光剑与天水枪已经没有用了。”

“金谷源沙?”欧楚阳疑惑的回忆着,似乎在自己来了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金谷源沙啊。

想到这里,欧楚阳忽然心中一颤,回想起自己每每杀掉一个石头假人后,地上就会出现一个小土包迅速的朝着同一个方向窜去,难道那个下面就是金谷源沙?

欧楚阳忽听见许真衡的感叹声:“好厉害的家伙,居然杀了这么多古石巨人,金谷源沙一定出现了不少了。”

随后,段元阔诚然道:“许兄,取出玄光剑吧,看看这里的金谷源沙到底有多少?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准备?”

“好。”应着段元阔的请求,许真衡立马从灵戒中取出了曾经插在他修炼密室中四方席台上的小剑。

小剑与出,和段元阔手中一柄袖珍的小枪遥相呼应,发出了悦耳的脆鸣,半晌过后,许真衡道:“还有一年。”

“一年。”段元阔同时点头说道:“好可恶的家伙,他到底是谁?”

闻言,许真衡抬眼疑惑的望着段元阔道:“你确定不是段家的人?”

“废话。”见许真衡还在质疑自己,段元阔不由大怒道:“数百年前出了那一档子事,段家如今对禁地的看管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悬桥如果有半点风吹草动,此人断然不可能来到这里。”

“那会是谁呢?”许真衡并没有在意段元阔的怒火,只是低头沉思着。

现场陡然安静了下来,没过一会儿,段元阔忽然抬起头问道:“会不会是你们许家出现了状况。”

许真衡摇头道:“不可能,如今许家也加派了人手,此人没那么容易突破层层的守护来到这里。”

“那可不一定。”段元阔嗤笑了一声道:“此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能打出了这么多的金谷源沙,其实力不弱于你我,我看许家主还是回去彻查一下的好。”

“彻查什么?”

“当然是内鬼。”段元阔冷笑着道:“如今大陆风起云涌,最后一枚幻灭玉符就在古迹的尽头,天地盟与武神塔都想得到,说不定他们已经混入到了玄光顶。”

许真衡闻言,怒不可歇道:“段元阔,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许家混进人来了?”

“我只是猜测。”段元阔冷笑着:“反正最近我们段家可没有新面孔。”

此言一出,许真衡顿时为之色变。

段元阔所料也不是没有道理,相对于段家,自己的玄光顶倒是极有可能被人渗透,而且最近来往于许家的人~青义?

想到这个人的名字,和其一身古怪的修为,再加上丹神弟子的超然名号,许真衡没来由的心中一震。

“难道是他?”

见许真衡目光烁烁,段元阔便知道他已经想到了什么,立马填油加醋道:“听说,许家最近来了个七级丹师,叫什么什么~,哦对了,青义是吧。呵呵,一个七级丹师,在这个时候来到极西之地,许家主,是你的情报有问题呢?还是你根本没有在乎啊?我的许兄啊,老弟劝你一句,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不可能是他。”见段元阔小人得志的心态表现了出来,许真衡立马回绝道。

“为什么这么肯定?”段元阔戏谑道。

“此人的实力我查探过,最多不过是武神之境,就算隐藏了实力,也不可能隐藏的如此彻底,高阶武神与初阶武神相差的距离,段兄应该清楚。”

“我看未必。”段元阔信心满满道:“如若放在旁人身上,倒是可能,可他毕竟一介七级丹师,一个七级丹师,想要让自己的实力隐藏的彻彻底底,也不是不可能。”

许真衡闻言,心下也是赞同,随口道:“我这就回去,看青义是否在玄光阁,这里就摆脱段兄了,刚刚我们没有见到有人出来过,想来他一定藏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如果青义现在在玄光阁,进入古迹的就是另有其人,如果没有~,哼,我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这样最好,许兄,请吧。”段元阔道。

许真衡转身,想了一想道:“三位长老,随段家主在这里找找,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

说着,许真衡便朝外走去。

欧楚阳一直在旁边听着,心下不由大骇,这要是让许真衡回去发现自己不在罗天阁,那岂不是糟糕了。

一想到这里,欧楚阳便焦急了起来,许真衡速度很快,眼看着就要消失在自己眼里,欧楚阳知道,自己决不能让他先回去。

思想飞快的运转着,如此紧张的时刻,就算是他再聪明一时间也找不到留住许真衡的办法。

“怎么办呢?”

正想着,欧楚阳忽然看到脚下有着一块碎石,灵机一动,将碎石捡了起来。

“幻灵阵诀,一定要保佑我成功啊。”心中祷告了一声,欧楚阳运起真灵魂力,一分二用,另一个幻灵阵界瞬间凝成。

紧紧的包裹着碎石,幻灵阵界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碎石运送出了离自己百米开外的位置,随后魂力猛的一收,碎石“啪嗒”一声,掉在了刚刚一群石头假人的身上。

“噌”

两道金灿灿的赤光芒从其中一个石头假人的眼里出来,随即在众强者惊讶的同时,数百石头假人再度从沉睡中惊醒。

看着眼前出现了七八个人影,石头假人顿时有了目的,迈着沉重的脚步朝着段元阔等人涌去。

正四下搜索着的段元阔等人与将要出去古迹的许真衡,陡然空气中攀升起一股浓烈的杀气,顿时骇然变色,回望间,那数百石头假人已经远远的杀了过来。

微愣间,许真衡便被两个石头假人缠至了一处。

欧楚阳冷静的观察着,脚步轻轻的挪动,利用幻灵阵诀的掩护,慢慢的向着黑色光晕靠拢。

一步,又一步,马上就要接近黑色光晕,欧楚阳更加小心翼翼,然而事情总是出乎人的预料,就在欧楚阳离着那黑色光晕只有不到百米的距离时,忽然,与那些石头假人缠斗中的许真平发现了不妥,也许是欧楚阳太过于紧张,致使其气息稍加紊乱,以致于幻灵阵界在其高阶武神的魂力感知之下产生了一丝漏洞,虽然只有这一丝,可足以被许真平发现了。

“谁?”一掌拍开身边一个石头假人,许真平猛的回头怒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