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众人依次报上名号,伍老低头不语,闷声取出七枚刻有火焰印记的牌子,将他们的姓名记在了牌子上,随后交给七人。

“拿着你们的神牌,滴血认主,从此往后,此牌与你们性命相系,你们若是死了,这牌子也将自动焚毁,当然,牌子如果被毁,你们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只不过,日后再想进罗焰城就难上加难了。”

伍老说着,目光扫视着欧楚阳七人,随后道:“周白。”

“伍老。”周白向前一步应到。

伍老知道这是严平赏识的人,也是上面重视的天赋强者,日后必定有所作为,便道:“你去护城司领职,到了那时,亮出神牌,自会有人引导你。”

“至于你们几个~”伍老点了点常家姐妹等四人道:“现在去领侍卫之职,协助城防督管。”

眨眼间,伍老安排了五人,唯独大汉高伯牙与欧楚阳被晒在了一旁,伍老转过头,不屑的打量着两人,撇了撇嘴道:“你们没有资格进罗焰城,拿着命牌,出城向南百里,去药鉴司,那里会有人为你们安排工作。”

“什么?”

欧楚阳与高伯牙显然没有料到这个结果,一听自己两人没有资格入城,不但之前五人向二人投来讶异的目光,高伯牙更是怒不可歇。

一路之上,严平一而再的告诫众人,在这天武界内,除了九域所管辖的范围之外,到处都是没有开发过的地盘,那里充满着无数的危机,一个刚刚飞升上天武界的武者,根本没有办法在外行走超过三日,此时伍老将二人驱逐出罗焰城,明显不待见二人。

“凭什么他们就可以在城里,我们就不行。”高伯牙放着高亢的嗓门,跟伍老嚷了起来。

欧楚阳也是稍感不悦,虽然他还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如此轻视自己二人,可他对这伍老势力极为的不满。

微怒间,欧楚阳的眼神陡然变的犀利了起来,阵阵寒光闪动,一股惊人的气势涌现了出来。

伍老实力不高,可身为接引殿的管事,也是有着天神中阶的实力,远不是那些刚刚飞升上来的地武界后辈所比。

见到欧楚阳与高伯牙气势攀升,伍老脸上充斥着嘲弄之意,笑道:“哼~,区区地武小辈,敢在老夫面前撒野,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着,伍老的气势陡然升腾了起来,不经意间,强大的神元力顿时弥漫到整个接引殿。

天神中阶修为根本不是天神初阶可以比拟的,此番伍老气势一出,高伯牙登时倒退出数步,胸口不断的翻腾了起来。

接引殿虽然地处防御城围,然而也是罗焰城重点保护的地方,听到里面有异常的响动发出,十来名有着天神初阶实力的精装大汉飞快的进了接引殿。

“铛~”

十余柄利器取出,发出刺耳的脆响,十来名大汉当下便将欧楚阳与高伯牙围在了殿中央。

伍老不屑的冷笑着,见到侍卫进来,慢慢的收回了气势,冷傲道:“老夫坐阵接引殿一千三百年,你们是头一个敢在这个放肆的人,既然如此,老夫就先关你五年大牢再说。”

言罢,伍老并未动手,在他的眼中,对付两个刚刚从地武界飞升上来的武者,根本有损他的身份。

只见伍老大手一挥,喝令进来的十来名大汉道:“来人,此二人不服管教,先行押至大牢,上报城防管事,再作定夺。”

随着伍老一声令下,十来名大汉纷纷走上前来,就要将欧楚阳两人拿下。

“慢着~”

就在大汉刚要逼近两人时,欧楚阳突然一摆手,冷哼道:“伍老,请问我们二人所犯何事,要押我们下牢。”

“所犯何事?哼~”伍老冷笑了一声,鄙夷的瞥了一眼欧楚阳,道:“初临天武,胆敢无视罗焰城的法规,目中无人,这只是给你们一点教训而已,要是你们犯的是重罪,早就身首异处,灰飞烟灭了。”

“哼~,一个天赋低下,一个是口无遮拦,留之无用,给我押下去。”

随着这算不得什么重大的罪名扣在了头上,欧楚阳与高伯牙登时被十来名大汉押了起来。

欧楚阳是何等精明之人,这伍老的最后一句话露了底,看来这严平临走之前跟他交待了什么。

“天赋低下,应该说的是自己,在飞升池的时候最后一个方才转化完神元力,那时由于自己正在感悟三千大世界的变化,根本没有注意,时间稍稍有些长了,应该是被误认为天赋低下者。至于高伯牙,一定是之前他冒犯了严平,才受到这种不公平的对待,这样说来,这个严平也不是什么好人。”欧楚阳肯定的想到。

虽然欧楚阳如今肉身不够强悍,仅有天神初阶的实力,可他的元神别说这十来个大汉和伍老,就连严平在此,他也未必会怕,以他如今对三千大世界的感悟,再加上已经进化了的元冥血月轮和黑焰刀,想要从接引殿走出去,并不难,更何况,欧楚阳的手中还有夺天之势的千影幻天雷,虽然这千影幻天雷每用一次都会如梦境中消耗自己大部分的体力,可到了应用之时,欧楚阳绝不会吝啬。所以~“闪开~”

正当众大汉准备上前以暴力的手段按住欧楚阳时,只听到欧楚阳猛的大喝出声,这一声不仅仅是欧楚阳的怒气所致,更是蕴含了其几首是五成以上的元神之力。颇一吼出,赫然将十来名大汉吓了一跳,竟然“蹬蹬蹬”的朝后退了数步不止。

这突如其来的怒喝顿时震住了在场所有强者,包括伍老在内,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青年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元神之力,这喝声竟然能够让接近十名天神初阶强者退开。

伍老刚刚还高傲站在那里,以一种俯视蝼蚁的眼神看着欧楚阳二人,可一听到欧楚阳吼过之后,他的脸下立马冷了下来。

在场的都是天神初阶强者,唯有伍老一人要比他们强上一筹,其元神的力量自然远超欧楚阳等人,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严平口中天赋最低的飞升者,却是拥有着连自己也无法估量的强大元神,这蕴含着元神攻势的音波,着实令他心颤不已。

惊望间,大殿之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欧楚阳,那包括高伯牙在内的六位强者更是不可思议的望着欧楚阳,他们没有想到这个曾经让他们一度蔑视的欧楚阳,居然有着如此强大的实力。

伍老冷冷的看着欧楚阳,眼中不自觉的射出一道凛然的杀机:“欧楚阳?你想造反不成?”

“造反?”欧楚阳冷冷一笑,无所畏惧道:“还未投靠,何谈造反,我本就是一个地武界的飞升者,没想到刚刚飞上天武,便受到这种待遇,老鬼,说句不客气的话,想要拿下我,你还不够格。”

“大胆,看来你是不想活着离开这里了。”伍老闻言一怔,他还真没有想到欧楚阳敢这么对他说话,威胁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罗焰城,是火域帝君的地盘,想在这里撒野,先惦量惦量自己的份量。”

“哼~”欧楚阳冷哼了一声,伸手拿起伍老刚刚给过自己的命牌,一把捏了个粉碎:“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还不想留在这种地方了。”

言罢,欧楚阳也不理众人,大步的便朝着殿外走去。

接引殿离着城门不远,而刚刚进来的时候,欧楚阳已经察觉到,守门的将领最强也不过只有中阶天神的实力,如果自己用上元神攻势,虽说不能将阻碍全部杀死,但要是想震住他们,还是很轻松的,所以,欧楚阳并没有妥协。

奇异空间十万年修炼,让欧楚阳领悟了三千大世界,他知道自己体内的神元气已经远超正常天神强者,直逼神将之位,想让欧楚阳受这种窝囊气,根本不可能。

举步间,欧楚阳的步伐稳健,不快也不慢,那从容的姿态,登时让高伯牙深深折服。

以身修武,力达通天,为的是什么,不就是长生天地、来去自由吗?

欧楚阳的表现,已经铭刻到高伯牙的骨子里去了,不仅如此,那从容不迫的神情,更是让伍老心中辗转反侧、举棋不定。

“拿?还是不拿?”

说实话,欧楚阳并没有犯什么重罪,伍老之所以要教训欧楚阳和高伯牙,完全是出于对新人的镇压,其余五人,有着严平的交待,伍老不好说什么,可欧楚阳与高伯牙的事根本没被严平放在心上,待遇自然要差上一截。

没有伍老的命令,那十余名大汉也是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就这样,大殿近二十人,就这么看着欧楚阳走到了接引殿的门前。

马上就要出了接引殿的时候,伍老的理智终究是没有压制住心头的怒火,恶狠狠的望着欧楚阳,伍老突然一摆手道:“上,给我拿下,死活不论。”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而就在这个时候,伍老自然是先行动手了。

对于一个未知之数,任何人不想失去先机,伍老正是这么想的。

然而,与之同时之起动作的,不是十余名大汉,更不是那与欧楚阳一同飞升的众位强者,相反而是受到重视的欧楚阳。

“咻~”

一道寒芒闪过,却是从大门口,直接杀向里面的伍老,欧楚阳的此举登时让所有人为之一惊。

“刚飞升天武,便于罗焰城的接引殿管事打了起来,这人的胆子实在大到可以包天了。”

仅仅是一个念头闪过,欧楚阳与伍老已经交上了手。

伍老根本没有想过欧楚阳会回身杀向自己,措不及防之下,再加上短暂的错愕,直接让欧楚阳后发先制。

森白色的气炼离体而出,正是刚刚转化而成的神元力,欧楚阳突兀出手,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发之动却牵扯到全身。

三千大世界中,欧楚阳的元神静静悬浮,感觉到本尊的异动,浑身颤抖了起来,天地之间紫、青二气同时流转,带动着那如仙雾般缭绕的磅礴元气,直接充斥了欧楚阳全身。

一掌拍出,狂风怒嚎,雄浑的掌力如长江大河,狂涌而出,欧楚阳体表白芒绽放,眼放精光,杀机浮现的同时,一股惊人的元神之力同时掠出。

武力虽为天神初阶,但却已经臻至顶峰,至于元神之力,更是远超伍老,欧楚阳早就估量了敌我双方的实力,这才敢突下杀手,并且,这次出手,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将伍老解决掉,否则消息一旦外传,自己想走都走不了。

有了这个想法,欧楚阳的杀心更决,掌力击向伍老的同时,一道黑漆漆的月轮悄然出现。

如今的欧楚阳已经形成了三千大世界,紫府天地已可做为随身的灵戒,不论圣器还是什么东西,皆可于三千大世界之中储存,而且这么做还一个好处,那就是想什么时候释放圣器,就什么时候释放,贵在神鬼欧测了。

“哼~”惊慌之中,伍老虽然感叹欧楚阳的反映够快,可他还是对自己这天神中阶的修为有着一定的信心,毕竟欧楚阳还是一个刚刚飞入天武的雏儿罢了。只不过,让伍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欧楚阳的掌力给他留下了永生不灭的印记。

“蓬~”

沉闷的撞击声于大殿之内响彻,欧楚阳与追杀而来的伍老互拼了一掌,双掌相交之下,陡然感觉到对方那雄浑的掌力并不弱于自己多少,让自己的心腑翻涌不已。

欧楚阳稍感难受,可伍老却是震惊不已,他没有想到刚刚还让自己一度认为是天赋绝差之辈,居然能打出如此凶悍的一掌,虽然同为天神之境的强者,一样的白色气芒,可伍老发现,欧楚阳的掌劲之中,居然暗藏了两股极为霸道的气息,正因为如此才造成了伍老的对欧楚阳低估的后果。

“哇~”

欧楚阳退了两步,而伍老却是狂喷一口鲜血,直接倒飞出去,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之上。

强压住心头的翻滚的热血,欧楚阳双眼一冷,并没有打算停止,心念微动之下,元冥血月轮不知何时出现,于对面的伍老的脖颈之处闪过一抹令人胆战的寒光。

本来就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受到了欧楚阳全力的一掌,伍老防御尽去,元冥血月轮还在三千大世界之中孕养了十万年,早就远超圣器的锋锐,此寒光一闪之际,伍老的脑袋登时飞了起来。大量的鲜血如泉般的从脖子里喷了出来,那场面让人看了不由心惊肉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