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铭轩看着李玉娴母女俩离开了就安慰骆清颜道:“小颜,你别听她们胡说,这两个人心里本来就阴暗龌龊,自然不会说出什么好话。咱们不要因为他们影响了心情,不值得。走,看看有什么好看的布料,给我媳妇也做一身漂亮的衣服。”

骆清颜噗嗤一声笑道:“我还不知道他们,对我从来没说过好听的,每次都是恶言相向。这宋程燕愚蠢至极,而且就是个炮仗一点就着,所以经常被人利用而不自知,这样的人早晚会倒霉。咱们都不用出手,她自己就能把自己作死。让她们影响心情确实不值得,咱们今天要多挑几种布料,回头我还得给你做几件衬衣。对了咱们还要买点而毛线,给你织一件毛衣,明年春天正好穿。我现在开始织不用赶时间,可以慢慢织。”

陆铭轩听着媳妇这么惦记着自己眼里盛满了柔光,嘴角上翘微笑着说道:“我的衣服够多了,你现在怀孕,还是不要太劳累了。你别忘了你还要上学,平时要多休息,不然身体会吃不消的。等明年生完孩子再做这些事也不迟。”

骆清颜点点头,“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骆清颜挑了几种合适的布料,又买了几种毛线。骆清颜的空间里布料多得是,但大部分都是以前从国外买的,而且买的时候都是挑的和本国布料接近的,所以从空间里拿出的布料也没人会怀疑。虽然现在流行的确良的布料,但骆清颜非常不喜欢,这种布料一点都不透气,没有纯棉的布料舒服。特别是小孩子们的衣服用纯棉的最好了。陆铭轩和骆清颜来回跑了三趟才把东西买的差不多。

晚饭的时候陆铭轩去接孩子们吃饭,宋程毅也和孩子们在一起。陆铭轩就说起了白天的事,“今天我和小颜去百货大楼遇到你妈和你妹妹了。宋程燕是毫无悔改之意,对小颜怨气很大,张口就骂小颜是狐狸精勾引你们宋家的男人,口出污言秽语。到底小颜对你们宋家怎么样你我心里都清楚。她对你们好却还要受你们宋家女人的辱骂,你不觉得这对小颜太不公平了吗?我现在跟你打声招呼,如果下次她再这样辱骂小颜,我不会再放过她。”

宋程毅听了陆铭轩的描述拳头紧握,脸色十分阴沉,额头青筋直冒,冷峻的脸上一双星目寒光直冒。

宋程毅心里的怨气也达到了定点,即使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自己的母亲和妹妹仍然不知收敛,她们仗的不就是宋家的势吗?她们当初用卑劣的手段拆散了自己和骆清颜,让自己的一双儿子不能光明正大的叫自己爸爸,生生毁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幸福。

宋程毅心里对骆清颜的愧疚因为今天的事更深了,这些羞辱都是自己带给骆清颜的,都是因为自己才让骆清颜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如果不是骆清颜心胸宽广,善良大度,宋家现在不一定会是什么光景,也许爷爷早已不再人世,那里还会有现在的红光满面,身体结实硬朗。爷爷现在每天都能看到重孙,享受天伦之乐。骆清颜也把爷爷当作她的亲人照顾,让自己和父亲在外打拼没有了后顾之忧。他们一家都对骆清颜充满了感激之情。

宋程毅知道自己对妹妹不能再姑息了,必须让她受到教训,坚定的说道:“你不用再看我们的面子,以后该怎么教训就怎么教训。这次的事我会去找宋程燕,而且我会让高文斌好好管教一下她媳妇。宋程燕这些年都没怎么孝顺过公婆,也应该尽一下为人子女的义务了。”

陆铭轩知道宋程燕的婆家对她意见颇大,只是碍于宋家不敢说什么。如果宋家明确表示不会再给宋程燕撑腰,她在婆家的日子不会好过。高文斌这几年因为宋程燕也没少吃挂落,本来应该借着宋家的势在军队仕途坦荡,可是因为宋程燕的愚蠢屡次被人利用,高文斌和宋程燕一起犯下了不可原谅的错误,让宋家的几个男人都厌弃了他们。宋爷爷甚至还发话不再认高文斌这个孙女婿。高文斌在部队突然就变得艰难许多。

孩子们看到爸爸来接他们吃饭都准备穿棉衣。陆铭轩和宋程毅两个人也帮着孩子们穿衣服。

老大老二已经能自己穿衣服了,可是因为有爸爸和宋爸爸,两个小家伙也耍一回赖,非让爸爸给穿衣服。一群孩子都排着队让两个爸爸给穿衣服。孟婶想给孩子们穿都不行。

孟婶也心疼孩子们,道:“孩子们总是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你们以后回来一定要多陪陪孩子们。他们现在都慢慢懂事了,也都非常聪明,就盼着能和爸爸多待一些时间。现在小颜怀孕了,也不敢再让孩子们跟她一起睡,怕碰到她的肚子。唉,孩子还是需要父母在身边。”

陆铭轩和宋程毅当然认同孟婶说的话,可是他们也是身不由己。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们只能舍弃小家而顾大家。所以他们只能尽自己所能多陪陪家人。

晚饭时陆铭轩和宋程毅都坐在孩子们中间,给孩子们夹菜喂饭。老大老二已经能自己吃饭了,看着爸爸喂弟弟吃饭,他们也眼巴巴的看着。陆铭轩和宋程毅看到孩子渴望的眼神都非常难受,也把弘睿和弘杰抱到了身边一起喂饭。

陆铭轩喂了陆弘杰一勺饭,小家伙快速的咽了下去,然后说道:“爸爸,我还要。”

陆铭轩一看儿子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就叮嘱道:“一定要细嚼慢咽知道吗?不然该肚子疼了。”

孩子们都齐齐点头答应,再也不狼吞虎咽了。

最后陆铭轩把六个孩子放到一排椅子上,和宋程毅一起做到孩子们的面前挨个喂饭。六个孩子就像等待投喂的幼鸟一样张着嘴等着爸爸把饭菜喂到自己嘴里。

大家看到这个情景都既好笑又心疼,孩子们太想念爸爸了,太需要父爱了,爸爸回来了都粘着爸爸不舍得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