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数分钟,战斗落下帷幕。

甚至,这都不能称之为战斗,而是碾压!

那一尊尊巨偶看似动作滑稽,但庞大体型之下,任何动作都有摧山倒海之势,冲坚毁锐,锋不可挡!更何况,巨偶数目惊人,如狼群般四面八方围攻,攻势简直密不透风,无可抵挡,也无从回避。

赵潜懒得多看,心思早就飘到远处了。

“可以了,”他面露满意之色,“这架叫嚣者,已经够格进入酆都了。”

……

回归手工坊。

晶莹剔透的水晶棺中,叫嚣者笔直横躺,周身流光氤氲,面容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它身形矮小,仅占据了水晶棺的小小一隅,好似小脚穿大鞋,棺内空荡荡的,看上去颇为怪异。

不过,赵潜却完全没料到,这家伙体型矮小,“胃口”却是大得恐怖!

“开始吧!”他定了定神,面露期待之色。

机械手松开,一架泥人机甲自由落体,落入棺内。

咔!

一瞬间,那架机甲腐朽碎裂,仅剩一颗火种下沉,坠入叫嚣者的胸口,消失无踪。

嗡~~

嗡鸣声不绝,叫嚣者的胸口处,有缕缕苍蓝光芒似水纹绽放,流转于周身上下每一寸机体,却又很快黯淡,再无任何波动。

“又是一个大胃口的……”赵潜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景,嘀咕一句后,低声道,“再来!”

喀!

上方的传送履带运转,又一架泥人机甲坠落,如同被送入炉灶的柴火,转瞬间燃烧殆尽,仅余苍蓝火种坠落。

嗡~~

又是一阵嗡鸣,叫嚣者身躯颤抖,流光亮而复暗,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不够吗?”赵潜皱皱眉,无奈道,“那就……继续!”

但这“继续”二个字,却仿佛没有尽头。

一架又一架,赵潜整整投入六架泥人机甲,却好似丢进水里,居然连个水花都看不到。

“娘的,没完没了了!”他既心痛,也是恼火。

但眼下势成骑虎,已回不了头了。毕竟,若现在放弃,前六架机甲就都打了水漂。

“我就不信,喂不饱你了!”赵潜怒哼一声,恶狠狠道,“我现在财大气粗,这点消费还不看在眼里。”

当然了,那只是气话,若真不放在眼里,他也就不会破口大骂了。

终于,在第八架机甲投入后,叫嚣者起了变化。

而这一变化,却令赵潜目瞪口呆。

“嗯?发生了什么?”他失声道,“叫嚣者呢?这么大一架机甲,究竟哪去了?”

喀!喀!喀!

片刻间,叫嚣者的胸口似多了一个黑洞,其整架机体向内坍缩,越来越小,最终化为了——“无”?

水晶棺中空无一物,整架机甲已消失无踪!

“轮回失败了?”呆呆地盯着空荡荡的棺内,赵潜一脸疑惑,眼角微微抽搐。

若是这样,那这一趟那可是亏到姥姥家了!

他肉痛不已:即使不算叫嚣者,自己可是投入了整整八架泥人!

“大衍,这是怎么回事?”赵潜咬牙切齿,低声问道。

“不是失败……”大衍械手似在思考,猛然道,“虚拟驾驶装置呢?赶紧佩戴起来,尝试一下操作。”

“驾驶装置?”赵潜闻言一怔。

叫嚣者也是远程驾驶,因此,其机体并无驾驶舱,而驾驶装置就在它的手中。

“别啰嗦,快点!”大衍械手催促,语气很急。

“明白。”赵潜不明所以,却也依言佩戴,戴上手套,又放下护目镜。

嗡~~

随着护目镜放下,视野中一片黑暗,唯独右上角处悬着一个名字,下方则是个十字标志。

“——寡头?”赵潜神情一凝,“这是它的名字?”

虽然不知机甲目前是什么状况,但这架机甲还有名号,其名称为——寡头。

“机甲在哪?”赵潜皱着眉,满脸不解,“没有视觉,也没有听觉……等等,这玩意是什么?”

他眼球移转,落在那道十字标志上,好奇地点了一点。

又有新的资料浮现。

“——集结号?”赵潜喃喃低语,狐疑道,“这是机甲专长么?”

“请输入坐标。”

耳畔,忽有机械之声响起。

“坐标?”赵潜再次蹙眉。

他想了想,耐着性子,输入自己前方的坐标。

哗啦~~

片刻间,熟悉的吱呀之声响起,滚滚鼠潮自四面八方而来,撞碎门窗,铺平湖面,如同山洪爆发一般,有席卷天地之势!

“我的天!”赵潜四下环顾,不由瞪大眼睛。

鼠潮大军规模庞大,竟比叫嚣者时还要更大,且不断有新的械鼠加入,好似无边无际,源源不绝。

“凝形条件已满足,机体构筑开始。”忽然,耳畔又有机械声响起。

喀!喀!喀!

须臾间,鼠潮似龙卷回旋上升,又分出头颅和四肢,化为一尊狰狞可怖的巨像,凶煞之气冲霄,气吞山河!其形态巨硕,如同蛮荒巨人,气象刚猛霸道,威不可挡!

“嗯?”赵潜表情一动。

随着巨像凝形,他的视野再也不是黑暗,而是居高俯瞰手工坊的画面。

赵潜一怔,又立刻明白过来,此刻,自己正和“巨像”共享视野!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大惊失色,忍不住问道,“那架寡头,究竟是什么?它,它还是机甲么?”

“还记得太白么?”大衍械手道。

“你是说——心灵体?”赵潜瞪大眼睛,失声道。

“是的。”大衍械手沉声道,“我怀疑,这架寡头的本体,就是心灵体!”

赵潜似有所思。

心灵体,即电磁波生命,其本质是电磁波,没有实体,无形而无相,比风更不可捉摸。

“心灵体是电磁波,可随意纵横来去,出现在任何地方……它在任何地方召唤鼠群,即可构筑血肉,凝为巨像,这就是‘集结号’的由来。”

“心灵体状态下,它没有眼睛,自然没有视觉。而当鼠群聚集后,它则以鼠群为眼睛,也就获得了视觉。”

赵潜暗暗分析,很快摸出一点门道。

想通后,他的眉梢向上扬起,露出惊喜之色。

这架寡头相当强悍,不逊霸王!

“寡头无形无相,也就没有要害,没有弱点,不可消灭,永生不死!若械鼠规模足够大,即使遇上霸主,运气好点的话,也能将之生生耗死!”

“还有,寡头是电磁波,可随意出现在任何地方,发动‘集结号’。也就是说,只要有械鼠的地方,它就能投入战斗。”

“而且,不止是战斗,它的侦查能力更是举世无双……”

……

赵潜念头闪烁,肉痛的感觉早已一扫而空,嘿嘿笑道:“太强了,这波不亏。”

嗡~~

而随着巨像凝形,他的眼前,却又有新的资料浮现。

“还有机甲专长?”赵潜歪了歪头,低语道,“居然,还有两个机甲专长?”

他耐心地阅读资料,一双眼睛越来越亮。

“第九人格?”

“罪恶真言?”

许久后,赵潜才读完。

他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搓了搓手掌道:“得找个地方试试手才行。”

……

断崖之畔,丛林边沿。

清晨,三架形态各异的狩人踏步疾行,最终在林畔驻足,不再前行。

它们的上空,一头金属巨龙往来盘旋,又上下翻腾,忽然身躯一抖,竟化为机械大鹏之形,变化多端,无迹可寻。

“那小子到了么?”黑色狩人中,一个胖子打了个哈欠,“我可不喜欢等人……”

“你先等等,我将赵潜拉入通讯频道。”深红狩人中,一位短发女子叮嘱道,“还有,你这是什么口气?别的不说,赵潜可是咱们的大主顾,你得对咱们的衣食父母客气点。”

“知道了!”胖子撇撇嘴,还是点了点头。

“不过,他亲自前来狩猎,怕是又有新作品,准备做测试。”灰色狩人里,一名老者似有所思。

“不必想太多,反正马上就见到了。”短发女子笑道。

这三人,却是池秀,高正青和老贺。

赵潜曾和三人在战斗中结成友谊,后来赠送老贺一双义肢,还送了三人一架子机甲——“谜团”。再往后,他干脆和三人签了长期合同,直接收购他们的狩猎品。

因此,这次赵潜提出要求,想加入狩猎队伍,三人自然没有意见。

“你们到了?”

通讯频道中,赵潜的声音响起。

“嗯!”池秀点点头,询问道,“你在哪呢?”

赵潜并未直接回答,却道:“报一下你的坐标,我马上就到。”

“明白。”池秀毫不犹豫,报出自己的坐标。

“我来了,”通讯频道中,赵潜语气淡然,“还有,请保持冷静,不要惊慌。”

“保持冷静?”

三人闻言,都是一愣。

而很快,他们就明白了赵潜话里的意思。

仅是片刻,令人牙酸的声响回荡四野,林木间、草丛中、断崖边,三人视野中的一切地方,竟都被密密麻麻的械鼠所占据!

头头械鼠纷涌而来,漫山遍野,俨然已成汪洋之势,无边无涯!

因为有赵潜的预防针,三人虽遍体发寒,却也没有贸然动作。

“赵潜,这些是什么?”池秀语音发颤,在通讯频道中道。

“是……我的机甲。”通讯频道中,赵潜的声音响起。

而他话音未落,械鼠层层叠叠堆积,如万丈高楼平地起,凝为一道巍峨巨狞的庞大身影,磅礴气象通天!

“嗯?”

通讯频道里,惊呼声已响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