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来的声音犹如翠鸟鸣叫,清脆悦耳,但林皓明神识扫过远处,却现,出这鸣叫的,不但不是什么翠鸟,甚至根本就不是鸟,而是一种怪鱼。■◆■▲www.81zw.com●
这怪鱼足有数十丈长,身体圆鼓鼓的,乍一眼看上去十分可爱。
“那是传说中的胖肚鱼吧?”孟倩推开一扇窗,直接瞧着远处码头,询问起林皓明来。
林皓明从来没有见过这怪鱼,一时间也不好说什么,好在这个时候,那女修回来,笑着道:“道友说的没有错,那就是胖肚鱼,别看名字俗气,这东西可是我们整个海湖流域,所有修士最基础的保证,就那么一条,身上所出产的东西,足够支持一个千人大小的势力,十年所用,可惜此物只有野生,无法饲养,取回来的鱼苗,自己培育的话,纵然能养成,也得不偿失。”
“哦!为什么说得不偿失呢?”林皓明也好奇的问道。
“这鱼成长完全靠吞噬各种灵物来滋养,虽说不求质量只求数量,但胃口实在太大,以前有修士把数条胖肚鱼养在小湖之中,结果不到半年,那小湖灵气彻底被吸干了,那一处地方也变成了一潭死水,当然主要是因为这东西进阶的时候,需要的灵气太多,而若是无法进阶,作用也不大,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放任野外,让其自己成长,等时候到了捕捉回来。▲?中文??网.ww.81zw.com?”女修解释道。
林皓明也默默点了点头,不过对那胖肚鱼倒是更有兴趣了。
别人担心灵气不足,你林皓明那须弥空间之中,完全没有这个担心,而且空间之内也有湖泊,足够一些这种鱼类在其中繁衍。
林皓明在付了近千万灵石,把丹药拿到手之后,紧接着就和孟倩直接朝着码头去了。
此时那胖肚鱼已经被人从水中捞了上来。
这鱼有个特点,出水即死,一旦死掉。身上血肉中的灵气也会随之散,所以一般捕捉到了之后,通常会用一些特殊的船只拖回来,然后处理。
码头上此时人头攒动。不少专门屠宰这胖肚鱼的修士,正在大显身手。
胖肚鱼每一块血肉,都可以炼制成提升修为的丹药,各种脏器也是一样,并且品质更好。而其内丹,更是数种元婴期修士丹药所需之物,真可谓全身是宝,就连鱼鳞,也是上佳的制作符箓的材料。
林皓明因为修为在别人眼中还是很高的,所以他要靠近,自然没有人敢阻拦,而此时最靠近屠宰现场的地方,不少人已经和这条鱼的主人在洽谈了。中?文●?网www.81zw.com◆
这条鱼的主人,是一名看上去有些瘦小的男子。修为也有金丹期七层,此时的他正好三人为这条鱼各部分价格争论。
林皓明听了一番争论,等他们大致谈好价钱之后,主动走上去道:“这位是陈道友吧?”
因为林皓明显示的修为,比他还略高一些,此刻这个姓陈的修士也不敢怠慢,拱手道:“这位道友有什么事?莫非也是想要这条鱼?”
“这条鱼在下并没有多大兴趣,而且刚才听道友和另外几人谈价钱,想来要插手也晚了!”
“那道友有什么打算?”这姓陈的修士问道。
“在下只是想问问道友,不知道。陈道友可有办法弄到这胖肚鱼的鱼卵?让人是可以孵化的鱼卵”林皓明问道。
“胖肚鱼的鱼卵,这东西倒也不少见,不过要可以孵化的,这就有些难办了。毕竟鱼卵能够孵化,只有在胖肚鱼快要产卵之前被捕捉到,而且胖肚鱼每次也就产下十多枚鱼卵,一时间还真不好办啊!”姓陈的修士看似为难道。
林皓明微微笑道:“陈道友应该是这里捕捉胖肚鱼的高手,这样吧,在下还会在此城停留几日。陈道友若是能够帮我找到的话,我愿意出高价收购!”
“高阶收购?道友莫非想要尝试饲养胖肚鱼不成,说实话,没有海湖这样的巨大湖泊,根本无法真正养活胖肚鱼?”姓陈的修士奇怪道。
林皓明却只是一笑道:“道友不要多问,在下拿了自然有自己的用处。”
“既然道友这么说了,那么我也不多问,不过东西是有办法可以弄到,但这么急就要,这高价不知道有多高呢?”姓陈的修士,很快恢复了商人本色。
“道友觉得要多少价钱呢?”林皓明反问道。
“五万灵石一枚!”姓陈的修士伸出五根手指道。
虽然林皓明不缺灵石,但对方这也明显是狮子大开口,林皓明直接摇头道:“三万一枚,你有多少我买多少,答应就成交,不答应就算了!”
“三万,三万就三万,道友等我两天,两天之后就给你,不过到时候在哪里交易?”姓陈的修士一口答应道。
“就在这里,两天后我回来找你的!这是传音玉,到时候通过这个来联系!”
姓陈的修士接过传音玉,看了看,直接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林前辈,你为什么要买这鱼卵,不是说自己饲养没有价值吗?”离开码头之后,孟倩立刻好奇的询问了起来。
林皓明微微笑道:“这个我自有用处,你也不要多问了,之前买的丹药,你收好,足够你二三十年修炼了,到时候也应该冲击金丹中期了。”
“二三十年冲击中期,这也太快了!”孟倩有些不敢相信道。
“我倒是觉得并不快,一来你有丹药保证,第二,之后我会给你选择一门功法重新修炼,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新的功法?”孟倩有些意外道。
“不错,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进阶金丹也没多久,等你进阶巩固之后,再说,而且我也要好好想想!”林皓明这么说道。
“林前辈,你对我实在太好了!”孟倩忽然有感而道,说完,一双美眸落在林皓明脸上,久久没有离开。
林皓明被她这般注视,一时间也感到有种说不出感觉,这种感觉十分奇怪,似乎有些欣慰,但同时又有些抗拒,使得林皓明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好在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破空之声,把这一时间的尴尬彻底打破,而林皓明注意到,那破空之声赫然是一道遁光,急的朝着远处山峰飞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