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前夜,按说应该疯狂一把的。不过,要是你的话,婚礼前和婚礼后都没什么两样了吧。”
“正是、正是。毕竟已经幸福的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嘛。”
几杯酒下肚以后,朋友们七嘴八舌的起哄着。
这是婚礼前一天的晚上,叶昭跟几个好朋友在俱乐部小聚了一下。从见面开始,作为明天的绝对主角,他就当仁不让的成为了被开涮的对象。
得亏今天晚上吃的不是火锅,否则恐怕明日的前途要堪忧了。
“真没想到,最年轻的叶君,是最早结束独身生活的。”福山雅治说他,“这个年纪早早结婚,粉丝不知要有多悲痛呢。”
“福山桑可以也宣布下结婚试试看。”叶昭把话题扯回他身上,“你的粉丝,想必反应要更加激烈。”
到时,快餐店和便当店的生意一定又会红红火火的。
只可惜不能连号,要不然,今年他先打个头阵,明年换木村拓哉接上,后面福山雅治再来,连续三年给广大少女主妇们送温暖,该是件多么美好体贴富有正能量的事。
“正因为这样,所以才不结婚嘛。”
福山雅治说得理直气壮,坚决不跟他“同流合污”。
好嘛,连续三年送温暖的计划,全都因为这个立志不结婚的家伙泡汤了。
叶昭宣布结婚的时候,正好赶上木村拓哉跟伊藤香里分手。这哥们儿惆怅的不得了,一度开始怀疑人生怀疑爱情。
恋爱谈的越久,就越难修成正果。叶昭虽然修成正果了,但也对此深有体会。何况木村老兄的情况跟他比起来,要面临的阻碍堪称是“重重”了。
告别了伊藤香里,怀疑完了人生和爱情以后,真命天女工藤静香驾着五彩祥云来拯救了这个在感情路上感到迷茫的小哥,两人进展飞速,如今已经搬到一起同居了。
当初,叶昭宣布结婚的时候,正赶上木村拓哉最后的挽留求婚宣告失败,面对朋友的幸福,他心中五味杂陈。
如今,叶昭要举办婚礼,这段时间来在工藤静香这里得到莫大慰藉、同时再度发现爱情真谛的他,再一次面对朋友的幸福,就又是另外一番感受了。
无论如何都不想再错过、想要紧紧抓牢、想要结婚!……这次大概心里就成了这种想法了吧。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没关系,哥们儿你结吧,国民一枝花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这歌非你们唱不可。
当叶昭感觉到木村拓哉的想法的时候,在心里默默替他鼓劲儿。
和木村拓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叶昭宣布结婚以后,跟福山雅治见面时,这位老兄就跟他抱怨,说是因为叶昭跟坂井泉水结婚,内田有纪最近也表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想要成家的意愿。
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维持的也够久,虽然在恋爱的道路上,偶尔也有几朵野花或是几只野蜂扰乱他们的步伐,途中也曾考虑、重新审视过这段关系,但却也神气的没能将他们拆散。
只不过,这两个人虽然都是在不幸的家庭中生长,却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婚姻观。福山雅治一直以来潇潇洒洒,对婚姻这具金枷实在不抱什么期望。
假如始终无法达成共识,也许拆散他们的就不是野花或是野蜂,而是观念不同了。
要说感情方面的事,外人最不能插言。这些事本就全凭自己,何况还是和从小到大已经根植在了骨子里的东西的碰撞。
没关系老兄,成了就给你包个大红包,不成就陪你喝酒吐槽。
当叶昭感觉到福山雅治的想法的时候,在心里默默祝福道。
聚完了会,叶昭和朋友们道别,却没有打道回府,而是和出席了这场聚会的圈外人渡边陆,两人又单独去续了一摊。
刚才的聚会,渡边陆几乎没说话,原因自然是因为出席了聚会的人几乎都不认识。
今次,为了参加他的婚礼,渡边陆带着妻子和女儿来了东京,今晚,他出来参加聚会,直子和女儿留在了酒店。
“你去参加我和直子的婚礼,好像还是不久之前的事。”
“是啊,转眼,小由纪都能在我的婚礼上当花童了。”叶昭说。
随着叶昭越来越忙,渡边陆重回京都,在地下音乐圈的根也越扎越深,这对朋友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面,见面时要么是叶昭去了关西工作,要么是他们一家人来东京玩,即使如此,两家的关系也没有变淡,恰到好处的程度,如同一杯新调好的威士忌。
在京都、乃至整个关西的地下音乐圈都颇有名气的渡边陆,他的俱乐部,如今堪称是关西地下乐队的跃龙门之地。
叶昭也受益于他,从渡边陆的俱乐部里获取了不少新鲜血液。
喝过几杯以后,两人没继续在外面逗留,握手道别,各自乘上出租车。回了家,迎接他的不是坂井泉水,是他妹妹叶晴。
婚礼前几天,坂井泉水回了父母家里住,留他一个人独守空房。
前天晚上,他的父母从横浜来东京,两家人又一起吃了顿饭,最后确认了一遍婚宴的程序。今天,叶晴放了学以后,也从横浜来了东京,准备参加明天的婚礼。
已经习惯了回家的时候是坂井泉水迎接他,看到叶晴,他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哥哥的表情,一副很失望的样子。”嘴巴够坏、一点也不可爱的妹妹吐槽道。
叶昭眨眨眼,反将了她一军,“你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认定我看到你就会失望吗?”
“唔。”败下一阵,叶晴表情一顿,“看在哥哥明天要举行婚礼的份儿上,不和你吵架。”说着,向他伸出手,做出要替他接外套的动作。
叶昭把外套脱下来,交到她手里,笑眯眯地说:“挺像模像样的,将来肯定是个好太太。”
“多谢夸奖。”叶晴不接这一茬。
……倒是个聪明的小姑娘。叶昭也不逗她了。
跟父母打过招呼,泡了个澡,他进了书房。虽然明天一早就能见面,可他还是按捺不住,看看时间,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同一时间,坂井泉水正在跟母亲说着家常。
入籍的时候,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一切,让她还没有现在这样深刻的感觉。近来回到家里住,到了婚礼前夜,那种对于出嫁的不舍与愁绪,虽然有点迟,但也终是到来了。
今夜,母女两个谁也没有提“当下”,反倒一个劲儿说着小时候的事。许多坂井泉水自己都已经没有了印象的事,母亲还是能清晰地回忆起来。
“人上了年纪,最近的事不容易记住,过去的事却越来越清晰。”母亲感慨道。
坂井泉水听了,心中酸楚。深切的感受到,温柔守护她长大的母亲已经老去了。
“……能成为妈妈这样的妻子和母亲就好了。”她说。
母亲听了,温柔一笑,“要是幸子的话,准比我做的还要出色。还有akira君,人也值得信赖……”
刚提到他,坂井泉水的电话响了。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什么都没说,旁边的母亲先猜到了,“是akira君?”
坂井泉水点点头。
母亲起身,“时间不早,我先出去了。晚安,幸子。”
“晚安。……妈妈。”坂井泉水目送母亲的背影,才在即将自动挂断前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先听到一声松了口气的“啊”,接着,叶昭说了句:“总算接了。”
听到他的声音,刚才心里的别扭也转而淡去。
“什么事也没有,就想打给你……”叶昭对她说,“按说,要不了几个小时就又见面了,但是,就觉得应该再听听你的声音。”
“是吗?”坂井泉水微笑着。
“嗯……听听你的声音,然后心平气和期待明天。”
说完这些,叶昭就沉默了下来。
电话那头,坂井泉水也没说话,两人就在听筒里,侧耳倾听对方的呼吸声。这么过了一会儿,坂井泉水开口了。
“那,明天见?”她说。
“嗯,明天见!”叶昭回道。
举行婚礼的教堂,就在坂井泉水父母居住的片町,到场的观礼者也都是双方的亲朋好友,整个仪式,仅在家人和好友们的见证下进行,没有艺能界人士出席。
唯有在证婚人的选择上,叶昭邀请了自己的忘年之交,舞台剧导演野田秀树。坂井泉水那边,则邀请了对她有知遇之恩,在她恋爱和结婚的终身大事上也保持宽宏大度,并且还曾是两人共同的老板的长户大幸。
这个配置,倒是看得出来,新郎和新娘是艺能界人士,还是办公室恋爱修成正果。
结婚式在上午九点举行。叶昭人挺听话,仪式开始之前,一直老老实实待着,没想着过去给老婆添点乱,先瞧一瞧老婆穿婚纱什么模样之类的。
所以,当结婚式开始,坂井泉水挽着父亲的手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眼睛看到的,就是最新鲜无防备的景象了。
婚纱出自坂井泉水相识的青年婚纱设计师之手,设计的时候,还加入了她自己的一些意见。得亏游轮演唱会拖延了时间,或者应该说是直到游轮演唱会结束前没空办婚礼,才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敲定款式以后,紧赶慢赶,总算如愿穿上了这件婚纱。
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叶昭认识坂井泉水五年了,现今一同步入婚姻殿堂,可以说,现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他更了解她的人了。
五年来,关于她的一切,他都一清二楚。
她的每一个表情背后的意义,每一句话语气当中暗藏的情感,肢体的小动作……按说,已经了解到了如同照镜子的地步。
可是,当她穿上婚纱,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刻,叶昭还是有种自己笃定的对她的绝对了解被推翻也不是被推翻,是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全新的,从未见过的风采。
以至于在没有打过预防针,一下子看到她一身洁白婚纱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叶昭心情难以平静,甚至感动到有些鼻酸。
坂井泉水和父亲一步一停,缓缓走向他。
叶昭目不转睛,凝视妻子的身影。明明也算是半个老夫老妻了,可没来由的,就是还怀揣着一股少年般的忐忑和期待。
像是在进行一场认真对待了许久、关乎前途的考试。所以,不管事先预习过多少遍,直到发下考卷的前一刻,心里还是紧张不已。
岳父大人神情严肃,不过看也看得出来,不是因为反悔了不想把闺女嫁给这小子,纯粹紧张的。她父亲叶昭也见过很多次了,从没在他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
虽然平日里有些不近人情、不懂该如何跟子女沟通表达,但并非是冷漠,而是将爱意藏在了心底。
坂井泉水的父亲带着女儿来到他面前。叶昭向岳父鞠了一躬,才从他那里把他心爱的女儿接过来。
“那就拜托你了。”交接的时候,坂井泉水的父亲还了一礼,如此说道。
叶昭什么漂亮话也没想到,仅凭着第一反应,回了一声“是”,伸出手来,不轻不重的攥住了坂井泉水的手。
熟悉的触感,熟悉的温度。
“叶昭桑,在这里的这位蒲池幸子桑,你愿意成为她的丈夫,不论富贵还是贫穷,好或是坏,或是任何理由,都爱她,忠于她,照顾她,尊重她,直到生命尽头吗?”
“我愿意。”叶昭回答的却坚定。
“蒲池幸子桑,在这里的这位叶昭桑,你愿意成为他的妻子,不论富贵还是贫穷,好或是坏,或是任何理由,都爱她,忠于她,照顾她,尊重她,直到生命尽头吗?”
“我愿意。”面纱之后,坂井泉水腼腆一笑,语气却也是同样的坚定。
“接下来,请两位交换戒指。”
叶昭从盒子里取出结婚戒指,轻轻拉住坂井泉水的手,替她戴上。然后,坂井泉水也取过戒指来,两手捧住他的手,一点点往他无名指上套。
戴好戒指,叶昭掀起她的面纱,四目相对,两人没忍住,就是相视一笑。
“可以吗?”叶昭用唇语问她。
坂井泉水幅度很小的点点头,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
然后,叶昭凑过去,蜻蜓点水吻了吻她。
分开以后,坂井泉水双颊微热,眼睛像点了眼药水一样闪闪发亮。
她轻轻抿了一下嘴唇。
婚宴定在新高轮王子饭店举办,此地颇受艺能界人士青睐,乡广美、森进一等明星都是在这里举办的婚宴。
结婚式仅有亲朋好友出席,婚宴就热闹了。可以说,结婚式是夫妻两个想低调行事的心愿,婚宴就是必要的程序了。
这些年,坂井泉水和外界的交流不够频繁,艺能界内的朋友也不多,不过,ebing系的歌手们,却纷纷出席到场。
不管现在还在being,还是已经离开了being,因为这场婚礼,大家又再度坐到了一起。
叶昭这边,艺能界的朋友、叶昭担任过制作人和合作过的歌手,还有电视台和唱片公司的人。不请不知道,稍微请一请,才知道一口气能聚起多少人来。
做到他这个份上,婚宴不办则已,一旦要办,就非得牵扯到这些东西了。
坂本冬美也来了,她跟叶昭关系很好,不管是工作还是私下都有联系,没有跳过她不请的道理。
可是要请她,就绕不过藤彩子。
请了她却跳过介绍了他们认识的藤彩子不请,坂本冬美心里估计得犯嘀咕。可要是请了藤彩子,这种给前度捅刀,给现任添堵的事,也实在是做不来。
一早就预料到了他的为难,早在几个月前,他刚宣布结婚的时候,某一天,藤彩子联系了他。
“……婚宴的时间决定了以后就告诉我,放心,不让你为难。”
果不其然,婚宴前两天,她接了个节目,飞去了冲绳,今天还回不来。用工作当理由,坂本冬美于是不疑有他,自己来出席了婚礼。
……算是最后的温柔了。
大牌音乐人云集的婚宴,一定少不了唱歌表示祝贺的环节。
福山雅治、judyandmary、b’z、大黑摩季、puffy、平井坚、thebrilliantgreen……还有杰尼斯的偶像们。
全明星啊这是。
媒人是明石昌夫,给他这不善言辞的人安排这么个角色,可把他难为坏了,可也高兴坏了。就没这么认真过,据说事前做了相当的准备,打了草稿,还拜托太太跟他一起练习。
不过练习的效果拔群,表现的估计连他自己都要给自己在桌子下面点个赞。
带头举杯的人是巨人队的教练长岛茂雄。
这老爷子当年跟鼎盛时期的being全明星合作了一支《果てしない梦を》,那时,身为他的小粉丝,坂井泉水还替他斟过酒。
一晃几年过去,他的小粉丝结婚了,老爷子不仅出席婚宴,还来为她举杯。正好,他老人家德高望重,担任这个角色正正好。
干杯以后,两口子一块儿切结婚蛋糕,会场里的众人向他们送上了热烈的掌声。
切完蛋糕,俩人暂时退场,又去换了套新的礼服。
在教堂办结婚式的时候攒下的那一汪汪感动,在婚宴会场繁琐的流程当中被一股脑扔到了脑后,这要是没点体力,大点的婚宴还真办不了。
从服装室出来会合的时候,两口子看看对方,累归累,还是相视一笑。
“干巴得。”叶昭故意用口型对她说了句。
友人致辞的环节,叶昭这边,是好基友福山雅治发言。老兄的祝词温馨幽默,不愧是一代男神还好也注重场合,没掉节操。
坂井泉水那边,派出的是她从学生时代的好友,名叫“山田路子”,叶昭私下里见过她一两次。她落落大方的祝贺了他们俩,还作为趣事,有分寸的小小提到了坂井泉水这没有按照学生时代的构想行进下去的人生。
在场的宾客,都被她的发言给逗笑了。
旁听的坂井泉水本人,也露出稍微带着点害羞的笑容。
宴会进行到后半,新郎和新娘的父母并排站在金屏风前致辞。
发言的人是叶昭的父亲,内容很简单,无非是恭喜两个人成立新的家庭,希望今后能携手并行,而身为父母的他们,今后也将温柔守护着他们之类的话。
致辞过后,是新娘感谢家人的环节。
在日本,结婚这件事,是真正的和过去的家“分离”,不仅有新婚之喜,还有别离之愁。所以对新娘来说,心情尤为复杂。
叶昭拉着坂井泉水,一起来到她的父母面前。
“父亲、母亲,谢谢你们。”
信由坂井泉水亲自来读,虽然刚开口的第一句,她就哽咽了一下。
叶昭轻轻搂了一下她的肩膀,安慰她,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现在我的心中,充满了感谢的心情。是温柔守护着我的母亲、尽力去理解我的父亲,是两位的支持和爱护,才让我得以成为今天的自己。”
坂井泉水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了出来。
“……如今,建立起新的家庭,离开了你们两位的女儿,还感到些许不自信,是从父亲和母亲身上看到的对待家庭的珍贵品格,使得我有了勇气。”
坂井泉水的母亲用手帕轻轻擦拭眼角,父亲则克制着感情的外露,但即使如此,眼神却无法克制。
这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女儿。即使她不曾成为歌手,不曾用歌声为世人带去了勇气。三十四年前,当她出生的时候,第一声啼哭,早已先带给了刚刚成为父亲和母亲的他们以勇气。
是她给予了他们的勇气,才构筑起了今时今日的这个家。
“……能够成为父亲和母亲的女儿,我感到非常幸福。谢谢。”
信读完,场内响起如雷般的掌声。可坂井泉水只是低下头,忍耐着啜泣。叶昭凑过去,用手帕小心拭去她的泪水。
“谢谢,”他在她耳边小声说,“谢谢你和我成为一家人。”
结婚这件事,需要何等的勇气和决心!怎么会只是一张表格那么简单的事呢。
两人一起上前,将花束献给了坂井泉水的父母。富品中文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