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然,还有证据了!”
维尼就跟变戏法一样的,又变出了一个移动硬盘。
法警摇摇头,接了过去,心道:这个猪神探,真有他的,有证据,不一块拿出来,还要给众人一个惊喜,还是怎么的?
“其实,我夜以继日的找证据,找的就是这个。
我们当时与警方一样,都只看到了孙乾家的监控录像,鲁经理带着箱子,进入了监控的死角。
当然了,在那个时候,也没有人注意到这个鲁经理。
他是第一报案人,而且有充分的理由,带走这个箱子。
他对警方的笔录上是这么说的,他说那个箱子里面,装的是一个电脑机箱,以及部分孙乾签署的资料。
而且警方,也在他的办公室,找到了那些东西。
但是,大家请看,五十分左右,.......”
此刻,维尼向审判庭内的大屏幕指去,但见正好在七点五十分左右的时候,鲁经理出现了,他左右看了看,确认附近没人之后,他将黑色的皮箱,拖入了绿化带内。
绿化带有一片小树林。鲁经理与黑色的箱子消失在了那里。
所有人尽数盯着那片小树林,但自从鲁经理进去之后,就再也什么都没发生。
“诸位,在这里,我有一个疑问!”
正在这时,维尼徒然发问,但还没等众人回答,他却继续说道:“鲁经理,拉着箱子,为什么不走宽敞的马路,而要进入这片林子呢?”
“是啊!鲁经理,为什么不拉着箱子直接出小区,而是进入这片林子呢?”
众人附和道。
“没错,答案即将揭晓!”
徒然,维尼再度一指大屏幕,只见大屏幕的林子动了一下,然后便出现了一个身着黑色T恤的人。
这个人,正是阮新强,他带着鸭舌帽,出现在了监控摄像头内。
视频被定格在了阮新强的侧脸上,但是众人还是很清楚的看出,这个人,正是阮新强。
“当然了,自鲁经理进入林子,到阮新强出现,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
这五分钟,能发生很多事情。
我可以在这个审判庭内走上十圈。
我也可以煮上一杯咖啡,甚至我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快餐,........
可以说,这个五分钟可以发生非常,非常多的事情,........”
维尼话锋一转,众人也不知道维尼到底要说什么了。
因为鲁经理进入林子之后,阮新强出现,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但是与此同时,维尼说得也很有道理,五分钟很长,万一鲁经理从那里出去,然后阮新强又出现了呢?
众人点头,认可了维尼的这种说法,但不想此时,维尼竟然再度话锋一转道:“但是,这是不可能呢?虽然在一刻钟内,可以发生很多很多的事情,但真相只有一个,.......”
维尼再度大声的说道,然后一指胖署长。胖署长打了一个响指,两名警察,便拿着一个用塑料袋装的大皮箱进了审判庭。
而与此同时,维尼则继续说道:“我说过,真相只有一个,我们发现疑点,就要去找出他的答案,......呵呵!.......”
维尼说到此处笑了一下,在吊足了众人的胃口。这才说道:“凭借我多年的查案经验,我推测,倘若箱子里装的,的确是阮新强的话,那么这个箱子,他一定是带不走的。”
“为什么?”突然旁听席有人问道。
“因为这个道理很简单,鲁经理准备了两个一样的箱子。而倘若装着阮新强的箱子再带回去的话,就出现了两个箱子。他还要花时间,去处理掉这个箱子。
于是,他会选择,将箱子埋在案发现场,.......”
维尼说罢,一指那个呈给大法官的黑箱子道:“这个,就是我们在案发现场找到的。而且由我们的署长大人,亲自带人做了鉴定,确实在箱子里,发现了阮新强的DNA,........”
“哗!哗!.......”
维尼话音未落,全场一片掌声。皆没有想到,这个猪神探,办案的能力竟然那么强,这么复杂的案子,竟然被他给破了。
但是此刻,却又有一个疑问,孙乾先生,到底是被阮新强杀死的,还是自杀的呢?
“维尼神探,既然如此,那你怎么能证明,杀人的不是阮新强,而孙乾先生,是自杀的呢?”有人问道。
“因为,第一点,一个人不可能会预测自己的死亡时间。
孙乾先生,难道会想到有人要杀自己,而去买保险吗?
这根本不可能。他是做好了死的准备,才将卡娜先打发走的。
孙乾先生,在自杀的头一天,给卡娜放了三天的假期。为得就是自己死的时候,不会连累到卡娜。
也就是说,卡娜第一天走,第二天孙乾先生自杀,这是孙乾,提前安排好的。
只是十分的巧合,阮新强的行动时间,也恰巧,就是这个时间,........”
“维尼神探?即便你所说的是成立的,但依旧不排除,阮新强行凶的事实,.......”大法官打断了维尼的话道。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我们在凶器上,找到了少量的胶带痕迹。
这把刀没有坏,那么为什么他要用胶带呢?
我们便沿着这条线索查了下去。
于是,我们在卧房的房门处,发现了两枚新鲜的胶带。它们是这样的,.......”
维尼说罢,再度一指胖署长,胖署长冲着门外一招手,有两名警员便抬来了与孙乾别墅卧室门差不多的房门。
两名警察,将房门立在审判庭的中间。而维尼则剪下了两块不足十厘米的胶带。
“大家看好了,我先用五公分的胶带,粘住刀柄的两侧,然后是门板与门框,........”
维尼沾的很认真,而在场的人,却都在笑,因为维尼粘是粘上了,但显然维尼一松手,刀子便会掉下来,更别说伤人了。
“大家不要笑,看我给你们变一个魔术,........”
维尼神秘的一笑,左手一抓,说了一声‘走’,右手便轻轻的推刀。
房门缓缓的关上,直至房门将刀夹住。
“它为什么不掉下来?”众人不解的道。
“这就是摩擦力,与大气压强,同时作用的原理。
我们在卫生间的瓷砖上,时常用一种无痕的挂架,那个如同吸盘的东西上面带着胶水,我们只要将其粘在瓷砖上,就拽也拽不掉,就是这个原理。
好了,我们的刀子已经固定好了,你们谁上来试一下,这样到底,能不能杀人?”
维尼,笑问道!.......
(本章完)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