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那白无双在这谷内发现了什么天材地宝,让这柳青尘在外间护法?”

云笑心中闪过这么一道念头,当下也就打消了去谷内一探究竟的打算,毕竟这炼宝殿之中的东西,也要讲求个先来后到。

既然是那白无双先行进入的山谷,而且还派了柳青尘在外间护法,说明其内的宝物还是颇为不俗的,恐怕至少也达到了地阶高级。

但云笑并不是个喜欢杀人夺宝的人,以前夺得的那些宝物,都是别人想要杀他,最终被他反杀才据为己有的。

云笑于炼云山乃是初来乍到,并不想刚开始就和这些天医院的天才人物结仇,哪怕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不用太过惧怕,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这炼宝殿内,也不是只有这山谷之中有宝贝。

“还不走?”

见得云笑停下了脚步,柳青尘也不由松了口气,实在是他们这一次所做之事太过龌龊见不得光,所以他有些着急地再次沉喝了一声。

“嘁,还真是霸道!”

云笑撇了撇嘴,倒也没有因为那不知名的“天材地宝”而直接出手,不过就在他转过身来,那柳青尘眼露喜色的同时,山谷之内,却是突然传出了一道惊呼之声。

“啊!”

虽然这道从山谷之中传出来的声音,由于距离太远,又有谷口相隔,并不是很大,但云笑灵魂之力早已经达到了地阶中级,还是第一时间就听到了。

“这声音……怎么有点像莫晴师姐?”

云笑微一沉吟,脸色已是倏然一变,然后抬起头来的目光,死死盯着那山谷之口,心道刚才自己对柳青尘话语的猜测,似乎有些出入啊。

“莫晴师姐是不是在谷内?”

心中念头转动,云笑直接将目光转到了柳青尘的身上,口中问出的话,也蕴含着一抹异样的阴沉,这些虚伪的家伙,不会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云笑,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免得将小命搭在这炼宝殿之内!”

耳中听着云笑的问话,柳青尘也知道是刚才传出的那一道呼声坏了事,但他却是没有正面回答前者的问题,反而是口出威胁之言,让得云笑更加明白了谷内发生的事,恐怕对莫晴极为不利。

“让开!”

莫晴可是云笑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现在知道其在山谷之内有危险,而且很可能还是中了柳青尘和白无双设下的毒计,他就有些着急,口中沉声落下,身形已是朝着柳青尘踏步而去。

“不知死活的小子,要是你敢再踏近一步,别怪师兄对你不客气!”

对于一个新加入炼云山的弟子,柳青尘又岂会放在眼里?虽然这云笑好像刚刚突破到了觅元境中期,可他却是货真价实的炼云山觅元境后期天才啊。

炼云山乃是腾龙大陆四大顶尖势力之一,而且在四大势力之中都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同等级别的战斗,恐怕极少有人会是柳青尘的对手。

所以说就算云笑在弟子选拔之中表现得极为惊艳,但那也仅限于炼脉之术,这脉气战斗力,柳青尘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粗衣小子能翻得起多大的浪花。

“让开,或者死!”

想着山谷之内莫晴刚才那一道蕴含着绝望的惊呼之声,云笑可没有心思来和这柳青尘作什么口舌之争,简单的三字发出,其身上已经是涌出浓郁的觅元境中期强横脉气。

“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师兄我也只好成全你了!”

柳青尘似乎是被云笑那冰冷的三个字给激怒了,作为天医院的第二天才,他在整个炼云山中,忌惮的也只有白无双一人罢了,你这小子算是哪根葱,竟敢如此大言不惭。

觅元境后期的天医院天才确实不俗,见得柳青尘双手律动之间,一道道脉气从其身上涌出,赫然是在其身前形成了一柄巨大的脉气之剑。

在柳青尘看来,以自己觅元境后期的修为,恐怕眼前这小子在一击之下就要一命呜呼了吧,借着这炼宝殿寻宝的机会击杀云笑,也没有人会多说什么。

毕竟炼宝殿内危机重重,不仅有各种守护天材地宝的强横脉妖,还有像刚之前莫晴那般的剧毒,将云笑杀死,再做出一种被脉妖击杀的假像,这并不是十分为难之事。

只可惜柳青尘这个天医院的第二天才,这一次遇到的乃是一个绝不按常理出牌的绝世妖孽。

如果是在数日之前,或许云笑对上柳青尘,还要花费一些手段,但是现在,突破到觅元境中期的他,或许并没有那么困难了。

“脉气之剑么?”

见得柳青尘巨大的脉气之剑朝着自己刺来,云笑眼眸之中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戏谑光芒,然后见得他同样双手律动,一连七柄脉气之剑,已是在他身前倏然成形。

这自然是云笑久不动用的一种强横脉技,当初在玉壶宗的时候曾经大放过异彩,只是在他后来有了一些更加强横的手段后,这门脉技便被他束之高阁了。

此刻见到柳青尘施展这脉气之剑,云笑脑中灵光一闪,也是用出了这脉气之剑的脉技,只不过其上隐匿的气息,让得柳青尘眼中瞬间划过一抹冷笑。

“潜龙大陆来的土包子,这脉技的品阶,又能高到哪里去?”

这就是柳青尘心中真正的想法,他早就知道云笑和莫晴一样是来自潜龙大陆,而这小子加入炼云山才不过短短几日的时间,恐怕连炼云山脉技殿的大门往哪儿开都不知道吧?

事实上这炼宝殿空间之内,也是有一些强横脉技的,可是打死柳青尘他也不相信,在这短短的几日时间内,云笑就能找到一门强横的剑法脉技,还能将之修炼到极为纯熟的地步。

脉技这种东西,也是需要不断摸索熟练,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有一些强横的脉技,甚至需要花费数年的时间来不断施展,这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因此看着云笑如行云流水般祭出这七柄脉气之剑,柳青尘下意识地便认为,这是云笑学自潜龙大陆的普通脉技,有没有达到地阶低级,都还是两说之事呢。

叮!叮!叮!……

然而在下一刻,柳青尘的脸色就有些变了,因为他自认可以摧枯拉朽击碎对方脉气之剑的脉气巨剑,在不断遭受到那云笑脉气之剑的撞击之后,竟然有些支持不住,缓缓朝着后方退了回来。

如此一幕,自然要让柳青尘吃惊了,要知道他这门脉技已经达到了地阶中级,如果还不是对方脉气之剑的对手,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对方脉技的品阶,比自己这地阶中级还高。

“难道是地阶高级的脉技?”

柳青尘色变之下,已是想到一个可能,当下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这种层次的脉技,就算是他修习的也不多,毕竟越阶修炼脉技,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可眼前这个从潜龙大陆而来的粗衣少年,竟然逆天修习了一门疑似地阶高级的脉技,这就让柳青尘有着一种事态脱离掌控的感觉。

咔!

某一刻,柳青尘眼神又是一凛,然后他就看到在又一道脉气之剑撞击在自己的脉气巨剑上后,那脉气巨剑,竟然多出了一丝明显的裂缝。

叮叮叮……

正当柳青尘想要想出一些应对之法时,云笑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双手印诀陡然加快,连带着那些脉气之剑的速度,也是在顷刻之间快了数倍。

犹如爆豆一般的声音传出,柳青尘手段还没有施展出来,那脉气巨剑便因为承受不起七柄脉气小剑的疯狂撞击,而直接爆裂开来。

呼……呼……

能量肆虐之间,这个时候的柳青尘,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自己的脉气巨剑为何会如此不堪一击了,因为透过那些肆虐的能量,他骇然看到那七柄脉气之剑,正在朝着自己所在的方位飙射而来。

由于见识过了刚才脉气之剑的威力,柳青尘自知如果自己身体被那七柄脉气之剑射中,恐怕会顷刻之间多出七个透明窟窿,人身之体,终究是不可能和真正的武器相比的。

哪怕那被轰碎的脉气巨剑,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武器,但柳青尘还是没有敢用自己的身体硬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终究还是避过了七柄脉气之剑的刺击。

嗖!

当柳青尘闪身而避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自己刚才所站的位置风声呼呼,似乎是一道灰色身影掠进了谷内,当场让得他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柳青尘守在这里可是为白无双护法的,现在竟然让一个只有觅元境中期的小子轻松突破,要是破坏了无双师兄的好事,那说不定他都得被迁怒。

刚才电光石火的交手,可不会让柳青尘意识到自己和云笑之间的差距,他只认为是自己太过轻敌,这才在那疑似地阶高级的脉气之剑下吃了一个小亏。

要是再来一次的话,那小子绝对不可能轻松突破自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