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让那家伙去处理,你怕是现在都无法通过审核,甚至还会遇到一连串的麻烦,最终不得不了某人的贼船,甚至已经发生意外了。”
玄月杀说道。
唐宇的眼睛,瞬间迷了起来,玄月杀的话,让他心产生一丝杀意: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个大光头,也想把自己怎么样?
“到底怎么回事?和我讲讲呗!总不能,看到了敌人,却不知道敌人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吧!”
唐宇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
“这家伙当初也看了你,想要和我争抢。不过,他可不会像我这么好,亲自动手,采用美人计、交友计等等计谋,让你主动愿意加入到我的阵营,他只会采用暴力,逼迫你。”
玄月杀竟然大大方方的,将她故意引唐宇,加入她阵营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不过,这件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当初的时候,玄月杀和唐宇见面,开门见山的说了要让唐宇帮忙,这不明显是告诉唐宇,你要加入到我的阵营之,来帮我做事儿。
当时唐宇也没有拒绝,因为他明白这其的意思,哪怕是现在,唐宇都知道,他和玄月杀,在某些人眼,应该是连在一起了。
只是,有些人只是把他当成了玄月杀手,一个不起眼的小棋子,根本不知道唐宇和玄月杀等人的关系。
可以说,哪怕是一开始的时候,玄月杀都没有将唐宇当成手下,而是当成了合作伙伴。
在后来,当唐宇拿出百花仙饮,让她和茴梦的修为,都得到了提升,甚至让茴梦的修为,提升到真神六境,大大的增加了玄月杀这方的实力的情况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越发的亲密了。
如果不亲密,玄月杀能够允许唐宇把手,放在她的腚部,那么久的时间,都没有点反应吗?
玄月杀可不是什么开放的女人。
即便是因为当时的情况特殊,可如果不是因为她内心,下意识的没有反对,唐宇怕是刚出手,被玄月杀无意识的暴揍一顿,甚至是直接杀了吧!
正是因为接纳了唐宇,觉得和唐宇之间的关系,已经非常的亲密,不需要去提防唐宇,玄月杀才可能那么做啊!
对于玄月杀的回答,唐宇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好的问道:“那我要不要,找个时间,教训这家伙一顿?我怕他一直盯着我,这样很难受啊!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我要是一直防着他,岂不是要累死了。”
“也不用太过在意吧!这边我会帮你盯着,你要是真的教训他,我估计以他的性格,不仅不会放弃你,反而会对你更加感兴趣。除非,你将他直接杀了。”茴梦嘀咕道。
“那直接杀了算了。”唐宇拍拍手,没好气的说道。
“要不,直接杀了?”
看到唐宇好像有些不高兴,玄月杀心揪了一下,转头看向茴梦,询问道。
“这个……”
茴梦也看到唐宇的表情,再加玄月杀现在的反应,让她顿时有些头疼起来,真要把大光头杀了,那以后审核部的事情,可全部得放在她和玄月杀的身,虽然不难,但是很麻烦,想要继续这么悠闲,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我开玩笑的,你们不用当真。”唐宇只是小小的抱怨一句,并不是真的要把大光头杀了。
既然大光头对两人来说,这么的重要,唐宇肯定不能让她们不高兴不是。
“咱们应该也没有什么事儿了吧!那我先回去休息几天,这才一天被原罪联盟的那群人拦了那么多次,我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了。”唐宇忍不住叹息道。
“你也杀了原罪联盟的修炼者,至少千人,应该能够让他们收敛一些了。”听到唐宇的感慨,玄月杀也忍不住说道。
“怕他们会更加的疯狂,到时候我这小身板,可抵抗不住了。”唐宇自嘲的说道。
“说的也是,你这样的小身板,面对几千万的敌人,可能真的有些抵抗不住。”玄月杀脸露出一丝戏谑的神色,说道。
“所以我很绝望啊!现在起码需要回去准备一下,同时也好好的休息一番,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能够抵抗多少波,这群人的攻击啊!”唐宇肯定的点点头,说道。
“对付那些原罪联盟的人,也不至于需要那么累吧!”茴梦说道。
“对于你来说,当然不需要那么累。我主要是需要使用幻术,查看他们是不是能够学会炼制阴魂绳的办法,所以才会这么的累。”唐宇说道。
“要不,你这段时间,留在我们这儿?”玄月杀不由的提出了一个建议,但是脸色却在瞬间,变得一片绯红。
她可是黄花大闺女一个,虽然这里是审核部,并不是她家,但是她把唐宇留在这边住下来,和留在家里住下来,有什么区别。
玄月杀开口之前,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但是当她开口之后,她瞬间反应过来,脸露出无羞赧的表情,很是不好意思。
“算了吧!我又不是一个人,老轩还在住的地方等我呢!而且,我现在还没有找到能够炼制阴魂绳的人,躲在这里,他们肯定不敢来找我麻烦,我可是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啊!”唐宇并没有注意到玄月杀的羞涩,立刻拒绝道。
“哼!”
听到唐宇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己的提议,玄月杀顿时有种委屈想哭的冲动,但她肯定是不能哭的,于是娇哼一声,很是傲娇的说道:“不住拉到!”
茴梦有些哭笑不得看了玄月杀一眼,然后对唐宇说道:“这段时间,我一场在暗处,帮帮你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等你找到了能够炼制阴魂绳的人,我再回来吧!”
“梦梦,你这是要抛弃你家小姐,跟别的男人走了吗?你怎么这么狠心,呜呜!难道在你眼,你家小姐,还没有一个男人重要吗?”玄月杀瞬间有种女影后附身的感觉,做出一副伤心哭泣的表情,说道。
“戏精啊!”
不管是唐宇,还是茴梦,哪里不知道,玄月杀根本是在逗、犯二,于是懒得理会这个这个小姐姐,两人同时开口道:“玄主管(小姐),我们先走了,这段时间你可要保护好自己啊!”
“不要啊!”
玄月杀立刻发出一声哭天抢地般的哀嚎,更是伸出手,做出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仿佛是不愿意唐宇和茴梦这么离开似的。
唐宇和茴梦离开之后,玄月杀恢复了那副冷艳女神的姿态,她又不是真的不愿意让茴梦陪着唐宇离开,她也很清楚,现在的唐宇,更加的需要茴梦陪在身边。
“唐宇,希望你不要有事儿啊!现在想想,让茴梦一股脑的解决那么多原罪联盟的修炼者,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情,是你还要寻找什么能够炼制阴魂绳的修炼者,这才是真正麻烦的地方。”
玄月杀坐在自己的椅子,若有所思的嘀咕着。
本书来自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