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吧……”虚空之中,似乎有一个意志说出了轻柔的话语,于是毁灭的浪潮越发澎湃。
第一波倒霉的就是正在破解超空间的真理魔方,一个个光芒大乱,噼啪声中接连裂开一道道恐怖的裂纹,五个机体也跟着遭受了重创。其中一个真理魔方整个炸开,嘭的一下化作万千光点。只听一声惨叫,一直没有出声的八号机体瞬间栽倒,一下子再无声息。
空间外层的变化已经如此猛烈,空间里层的变化则更加恐怖。
白元体构建的无限码头、猜想泳道,一个接一个的被空间浪涌冲击的七零八落,就像一串被暴风吹动的风铃。建造的更加牢固结实的无限码头勉强还能支撑,但猜想泳道的那些白元体单元在经受了超出上限的冲击之后,一个个裂解崩溃。
从无限之砂中繁衍出来的白元体大片大片的消失,整个猜想泳道快速崩断。
苏慕华头戴冠冕,领着两人走过了这片猜想泳道。她的眼前仿佛浮现出苏慕琼在此燃烧自己的画面,而这些画面都随着猜想泳道的分崩离析而彻底消散。
很快,毁灭的波动传入了科学之门。科学之门已经毁灭的差不多,曾经长宽超过七千米的神话建筑,现在只剩下最一开始送入超空间的第一块拼图。
地水风火的湮灭在四周盘旋,但却难以进犯。这里是泰伯利亚实验室发源的地方,是承载了太多梦想、太多过往、太多回忆的地方,也是见证了太多阴谋、太多痛苦、太多悲怆的地方。
苏慕华走过这里,眼前浮现出来当日的一幕一幕。她一挥手之中,这坚持到最后的、最初的科学之门,也完全湮灭在空间的压榨里。
人死如灯灭。
她的梦想,她的痛苦,也如灯灭。
这是对她的祭奠。
但这祭奠,还不够。
毁灭的空间风暴在身后咆哮追赶,苏慕华则带着两人继续向地球的维度挪移。空间深处似乎传来了一声声不甘的愤怒咆哮,一定是那些自然教主的机体。但现在天地大乱,随他们嚎去,根本找不到我们。
不过,随着毁灭的风波不断蔓延,苏慕华能够调用的超空间权限也不断下跌。快,再快点,必须赶在权限彻底消失之前回到地球!
嗯?前面有一股吸力,正好顺着这股吸力回去!
嗡……白色氤氲……
纽约,地下大空洞,这里面现在一片混乱。
“神”的党羽已经六神无主,一些民间天选者趁机冲进来与他们发生激战,准备解救市民。一方气势如虹但水平有限,一方训练有素但完全慌神,一时间打了个势均力敌。一片乱战之中,谁都顾不上疯狂旋转的高台。
正在这时,高台上的三个圆环忽然爆发了刺目的电光,咯吱咯吱的刺耳响声中,三个圆环在莫名的力量中开始扭曲、形变,终于变成断裂的废铁轰然砸落。
高台的最中心处,一团白色晕开,然后快速散去,显出了两个身影。
是苏慕华和强纳森。
“那家伙去哪了?”强纳森左右看着,没有看到帕菲斯的影子:“她不会还落在超空间里面吧!”神色间有些担心,虽然相处的时间极短,但强纳森开始担心那个红头发的女人了。
“没有,她已经走了。”苏慕华若有所思道:“看来,她也有自己的方法啊。”
毁灭一切的空间风暴在异维度咆哮着,但并不会入侵地球的维度。就像隔着一层玻璃看暴雨,心灵为之震撼,但身上并不会有一滴水。
唰的一声响,头顶的冠冕消失,杨奇神轮的加持消失不见。超空间封闭了,超空间的权限也再无用处。从无所不能的神重新变回凡人,巨大失重感袭上了苏慕华的心头。
不过,她深吸两口气,便将这种失重感排解了出去。然后,她看向了还在安放在圆台上没人理会的三个祭品。
三个祭品里已经死了两个,最先死的是那个大脑,然后是那个零碎的。到现在还能喘气的,就只剩下形体最完整的那个,帕克-彼得森。
咔嚓,一把掀飞了舱位的罩子,苏慕华面无表情的来到了彼得森面前。彼得森已经在弥留之中,但看到苏慕华的一刻,他就像回光返照一样,忽然又精神了起来。
苏慕华与彼得森对视着,时光仿佛倒流了几十年。
“帕克-彼得森。”苏慕华死死盯着帕克的双眼:“当年,下药麻醉我……麻醉她的主意,是你出的吧。”
无需辩解,不用掩饰,她已经从杂讯中看到了相关的记忆,现在一问不过是为了某种心情而已。
“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对,是我做的。”彼得森供认不讳。
看着这个被折磨到不成人形的老帕克,再对比着当初身为扎德黑手时的意气风发,苏慕华忽然冷笑道:“看来,你也只是一枚弃子而已。”
老帕克闻言猛然瞪大眼睛,然后又放弃的闭了起来,自嘲一笑:“呵……确实……现在想想,我之所以会被那些个不成气候的小玩意儿弄过来,也不是什么巧合。老板,你的黑活,还是这么漂……亮……”
噗通,老帕克脑袋一歪,彻底没了气息。
看着老帕克死在眼前,苏慕华毫无怜悯:“罪有应得。”然后她又抬头看向了大空洞上面的破洞,仿佛在凝望着不知身在何处的老扎德:“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但如果你以为扔一个弃子出来就想让我们罢手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苏慕琼的死,需要祭奠。
芙兰的死,同样需要祭奠。
轰隆,震撼的轰鸣声顺着大地传了过来,在整个大空洞之中回响,将所有还在战斗中的人都吓的手中一停。随后,一声不似人声的凄厉惨叫再度响彻全纽约。强纳森不知道那是谁的声音,但“神”罗织的党羽却一下子慌张起来,阵线不断后退。
局势更加混乱起来,民间天选者们乘胜追击,强纳森则持刀护卫在苏慕华身边。
下一刻,就在大空洞上方,两道光芒横过天宇,交击出震撼云层的恐怖余波。
咻——尖锐的声响中,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轰隆,圆台被砸塌了半边,众人凝神看去,那是一条腿。一条巨大的、金色的、整整齐齐切下来的断腿。
“逃啊!”“神”的党羽们瞬间溃散,兵败如山倒。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