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大口喘息着,伸手在眼皮上抹了抹,将血迹拭去,看向哈罗金。
哈罗金神色阴沉,哼了一声,两指在眉心处的术士之眼上轻点,这绿幽幽的眼球再次蠕动起来,一下子变大了许多,几乎占据了大半额头。
这使他看上去仿佛一个独眼恶魔,颇有些骇人的模样。
托尔深吸一口气,抬手掷出妙尔尼尔,战锤当即在轰鸣声与雷弧环绕中飞出,直奔哈罗金面门。
哈罗金毫不退缩,额头巨大的术士之眼幽光涌动,旋即一道粗大的光柱激射而出,威势比适才更胜数倍,瞬间与妙尔尼尔相接触。
“轰!!”
妙尔尼尔之上雷光绽放,耀眼的电弧与术士之眼的光柱相持片刻,但很快就败下阵来,战锤倒飞而回。
托尔一惊,连忙握住妙尔尼尔。
几乎在同一时间,术士之眼的光柱轰然而至,狠狠冲击在他身上,将他轰飞出去。
若是普通人面对术士之眼释放的威能,自然瞬间便灰飞烟灭了,幸亏托尔身负神力,又身披坚甲,这才没有被哈罗金这一击直接轰杀。
饶是如此,托尔也并不好受,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低头一看,就见胸口位置的护甲几乎被摧毁殆尽,露出里面鲜血淋漓的皮肤。
稍一挪动,腹部伤口就让他疼得龇牙咧嘴。
“这是远古术士的力量!”哈罗金额头的术士之眼正蠕动不已,泛着幽幽的光芒,“如今的仙宫,没人可以承受它的攻击!”
“奥丁沉眠不醒,库尔放逐中庭,战神年老,狩猎之神、光明之神身死,死亡女神、太阳神失踪……整个阿斯加德,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说着,哈罗金不由笑起来“造成这样局面的奥丁,大概是阿斯加德最糟糕的一任国王了——当然,这是在你没有继承王位的情况下,白痴托尔。”
托尔怒吼一声,强忍腹部的伤势,紧握妙尔尼尔冲了上去。
然而这次他却输得更惨,一招就被哈罗金扼住喉咙。
哈罗金将托尔压倒在地,战斧再逼近,他冷笑道“让我看看,这次你还能不能像刚才那样挣脱?”
托尔全力阻挡斧刃的前进,但形势却比刚才更糟,直到战斧即将贴到脸上,他的阻止才终于起到作用,稍微僵持了一下。
托尔急促地喘息着,愤怒而又恐惧,只是这次他却迟迟没有再爆发出超常的力量,眼看着就要被砍爆眼球。
“结束了,托尔殿下!”哈罗金大笑。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额头上巨大的术士之眼似乎感受到危险,忽然剧烈颤抖起来,眼球急促地转动。
与此同时,天空中隐隐有一阵热浪袭来,仿佛有什么炽热的东西从天而降,并在迅速向他靠近。
哈罗金神色大变,毫不犹豫地松开托尔,转身挥舞战斧。
天空之中,一柄巨大的战锤如陨石般急剧来袭,这战锤沐浴在烈火之中,在天空留下一串火焰的轨迹,转瞬即至。
“轰!!”紧接着,这战锤便与哈罗金的战斧轰然碰撞,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同时一轮烈焰风暴席卷开来。
“啊——”猛烈的冲击之下,哈罗金被狠狠轰飞出去,暴露在烈焰风暴之中的皮肤也被大片地烧伤。
战锤一发重击之后,霍然化作火焰飞向天空,最终融入一个金发青年的手臂当中,这金发青年自然正是刚刚赶到的罗维。
“是太阳神!”
“还有……海拉公主!海拉公主也回来了!”正在与敌人战斗的阿斯加德抬头看去,无不感到惊喜。
萨弗隆战锤融入右臂,罗维看着自己变得炽热火红的右臂,没有丝毫迟疑,握住斩魔剑直奔下方的哈罗金。
他已经大致摸清“萨弗隆手臂”对身体的影响,火焰形态的萨弗隆战锤可以与他的手臂维持一分钟左右的融合,超过这个时间,两者就会有彼此同化的危险,最终导致他要么失去战锤,要么失去手臂,或者都失去。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罗维自然要速战速决。
哈罗金刚从地上爬起来,浑身还在冒烟,罗维就欺身而至,热铁一般的手臂猛然挥动斩魔剑。
制裁!
“轰!”哈罗金急忙抬起战斧格挡,但在萨弗隆手臂强横的力道之下,他再次被击飞,与他一同飞出的还有一截断裂的斧刃。
海拉这时也赶来。
看着撞入墙壁的哈罗金,她抬手一招,便有无数金属从空气中凝聚,转眼就将哈罗金包裹起来,形成一座囚笼,使其动弹不得。
“海拉!罗维!”哈罗金又惊又怒,但他显然不打算束手待毙,额头术士之眼剧烈蠕动着,散发出危险气息的幽幽光芒迅速酝酿。
罗维张开圣光护盾,下一刻,绿幽幽的粗大光柱便从术士之眼激射而出,轰击在圣光护盾上面。
“轰!”
这由术士之眼发出的光柱,威力显然有些超出他的预期,圣光护盾转眼就出现裂纹并迅速蔓延,使他连忙又张开一面新的圣光护盾。
不过,第二面圣光护盾并没有派上用场。
几乎在哈罗金被禁锢的同时,一直倒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装死的洛基忽然爬起来,掏出匕首,上前一刺。
锋利的匕首精准地刺入哈罗金的心脏,使他陡然瞪大眼睛,术士之眼发出的光柱也瞬间熄灭。
“你……”哈罗金瞪着洛基。
洛基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安心地去吧,虽然瓦尔哈拉并不欢迎你。”
说着他伸手取下术士之眼,同时对着哈罗金的心脏以及脖子又刺了几刀。
当初私放哈罗金,虽然他贵为王子,但这种事泄露若是出去,肯定也影响不小。眼下杀死哈罗金,洛基终于松了口气。
“为什么要杀他?”霍根问道。
洛基转过身来,笑了下“难道他不该杀吗?”
霍根捂着身上的伤口走过来,指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我们明明可以活捉然后审讯,你却在这里杀了他!”
“这样更稳妥一些。”洛基说道,“术士之眼还是很危险的,不是吗?”
霍根皱眉正要再说什么,罗维忽然走了过来“让我看看。”
洛基一愣。
随即就见罗维伸手在哈罗金身上一探,微微点头“还好,这家伙还有一口气。”
asijiadedeshengqishi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