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拘留室。
拘留室内,隔成了两个单间,一个是男监,一个是女监。
王书茂、马栋、张笑海三人待在男监里,王玉如和杨琳在女监。
等到民警离开了,王书茂走到前面,抓着铁栏杆,问道:“杨琳,刚才审讯的怎么样?警察抓到王晓芬了吗?”
“没有。”杨琳说道。
“那有没有在她家里,找到剩下的茶叶?”王书茂追问道。
“茶叶找到了,不过姓李的警察说,里面并不含有毒i品。”杨琳说道。
“怎么会这样。”王书茂一屁股摊到了地上。
他跟其他人的兴致不同,其他人就算被定罪,也不过是吸i毒而已,但那时在他的办公室吸的毒,一旦坐实了聚众吸i毒,他就是容留他人吸i毒罪,肯定会判刑,甚至吊销律师职业证书,那他就彻底完蛋了。
“那也就是说,未必就是我小姑下的毒?”王玉如说道。
“咱们大家自己心里清楚,根本就没有吸i毒,如果不是王晓芬下了毒,咱们的尿检,怎么会呈阳性。”杨琳哼道。
“我记得,虽然茶叶是我小姑拿的,但并不是她冲泡的,会不会是其他人……”王玉如意有所指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茶叶是我冲泡的,你是在怀疑我了?”张笑海质问道。
“我没说是你,我只是在分析这件事。”王如意的心里,还是有些偏向王晓芬。
“如果真是我干的,我为什么也喝了茶水,我为什么不提前跑,要跟你们一起被抓进来,我傻吗?”张笑海反驳道。
“但你确实接触过茶壶。”王如意说道。
“那个小茶壶本就不大,倒一遍就没水了,马栋、王律师都拿着茶壶去蓄过水,是不是他们一样有嫌疑?”张笑海反问道。
“大家不要再相互怀疑了,如果让王晓芬看到了,肯定会笑死我们,下毒的事肯定是她干的,没跑。”马栋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王玉如皱眉说道。
“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说不是王晓芬干的?”马栋说道。
“杨琳不是说了嘛,警方去我小姑家调查,剩下的茶叶里,没有检查出毒i品成分。”王如意说道。
“这才更说明王晓芬有问题。”马栋哼道:“如果是我下的毒,也会提前把家里布置一番,自然不会让警方查到线索,再说了,咱们喝的那包茶叶,很可能是令加了料。”
“我同意马栋的话,剩下的茶叶没问题,不代表咱们喝的那包茶叶没问题,这不能成为王晓芬洗脱嫌疑的借口。”杨琳说道。
“洗脱嫌疑?”张笑海哼了一声,道:“你们好好想想,今天咱们见面是谁组织的?又是谁在警方来之前,自己一个人偷偷的跑了。”
“而且,王晓芬是唯一一个没有喝茶的人。”马栋说道。
“不错,王晓芬身上的疑点太多了,她到现在都没露面,就证明她自己心虚。”杨琳说道。
“要我说,这王晓芬肯定是私下,跟周强达成了某种协议,然后才联合起来搞咱们。”杨琳猜测道。
“说到底,两人到底是亲戚,王晓芬的老公,可是周强的亲舅舅。”张笑海说道。
“但我可是她的亲侄女,小姑怎么会连我一起害?”王玉如握着拳头,有些不愿意相信。
“谁让你没人家周强有钱?”马栋说道。
众人一下子沉默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件事,八成是周强在幕后操控。
“王律师,您说句话呀,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杨琳问道。
“王晓芬。”王书茂目光阴冷,道:“咱们必须统一口径,咬死了就是王晓芬干的,不管怎么样,一定不能让警方将案件,定性为聚众吸i毒。”
“要我说,咱们应该将周强一起咬出来,就说是周强和王晓芬一起合伙干的,也能帮着警方多提供一些线索。”杨琳提议道。
“不,最好不要提周强。”王书茂说道。
“为什么?”杨琳问道。
“都自身难保了,还牵扯周强,你想不想早点出去?”王书茂反问道。
王书茂说的含糊,但是意思大家都隐约明白了,周强他们惹不起,否则,他们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田地,再牵扯周强,下场只会更惨。
“可是,警方已经查过王晓芬的家了,她本人又没吸i毒,没准已经洗脱嫌疑了。”马栋猜测道。
“这件事,只要是王晓芬干的,她就有露出马脚的可能,必须让警方将调查视线,放在她的身上。”王书茂说道。
对于王书茂来说,这件事是谁干的,已经不是他关注的要点了,当务之急,一定要证明自己等人不是主观吸i毒,是被王晓芬陷害的,这样,他才能逃脱容留他人吸i毒的罪名。
“娘i的,不就是吸i毒吗?大不了拘留几天,等老子出去了,一定把王晓芬打出翔来。”马栋握着拳头,咯吱咯吱响,可见他心中的愤怒。
“你说的简单,我可是在国土资源局上班,要是让局里的领导知道了,我肯定会被撤职,我不能没有工作呀。”王玉如带着哭腔说道。
“要怪,就怪王晓芬吧,还不是陷害的你?”马栋说道。
“等咱们出去了,还告百川公司和周强吗?”杨琳问道。
“告个球,王律师都进来了,谁帮你打官司?”张笑海反问。
“王晓芬这个王i八蛋,把我要和解金的希望都毁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等我出去了,一定不会放过她。”杨琳骂道。
“还是那句话,等我出去了,一定要把王晓芬打出翔来。”马栋咬牙切齿的说道,似乎唯有如此,才能发泄他心中的不满。
“王晓芬这个臭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早知道,我觉得不会……”王书茂露出愤恨之色,不过剩下的半截话,却是没有说出口。
张笑海冷眼旁观,王晓芬虽然暂时逃脱了牢狱,但是,以后的麻烦可就大了,在场的几个人,还不得恨死她,比起周强那个幕后黑手,王晓芬这种叛徒更加可恨。
而且,周强距离他们太远,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他们也绝了跟周强斗的心思,都将心中的怒火,转移到了王晓芬的身上,张笑海暗道一声侥幸,如果不是提前找了替罪羊,这伙人的眼中钉,可就是他了。
毒i品是他放的,量不大,他喝的也不多,一次性不会成瘾,对身体没有太大的伤害,至于吸i毒的罪名只要态度好,无非是拘留几天而已,他也没有吸i毒成瘾,用不着强制性戒毒,总之,对他的影响不大。
这年头赚钱不容易,不付出点苦肉计,怎么获得周强的原谅,怎么从新在百川公司投资,为了这个家的未来,拘留几天算什么?
别人或许会不习惯,他一个出租车司机,天天也是窝在驾驶室,在这,也谈不上有多受罪。
况且,他宁愿住几天拘留室,也不愿意后半辈子,继续窝在出租车驾驶室里,他很清楚,自己这辈子没什么本事,唯有继续在百川公司投资,才能获得丰厚的利润回报,下半辈子才能过得舒服。
用几天的自由,换取下半辈子的安逸,他觉得很值……
记住手机版网址:m.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