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遇见你】
【我将会是在哪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
【人生是否要珍惜】
一瞬间,苏慕琼的双眼便模糊了。她仿佛看到了过去,看到了自己全新记忆的起点。若不是那一天自己遇到了亚当,若不是亚当路见不平出手保护了她,现在自己又会有着怎样的生活?
康河的柔波、泛舟的垂钓、音乐会的沉醉、天鹅堡的优美,这些美好的回忆一波波涌来。
【也许认识某一人】
【过着平凡的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
【也有爱情甜如蜜?】
来到美国后的艰辛,在廉租房中的挣扎求存,在大学和职场中遇到的所有困难,还有亚当风雨无阻的骑着单车来接送。对了,为了让自己听上邓丽君的演唱会,亚当同时找了多份零工。一个堂堂贵公子忍受打骂责备,就是为了给我买音响和门票。
他陪我去了洛杉矶,自己却在场外等待。
那个时候,他真的把一切好的都给了我!
【任时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
【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如今的苏慕琼已经不是从前没有常识的她了。回首再看过去,从前不甚在意的一幕幕,现在竟然在每一个方方面面、每一个角角落落中都能发现亚当的情意和温柔。
试问有几个贵公子能够忍受她当初那恶劣的性格?试问有几个人能够如此包容回护?试问有几个投资者能够如此信任?试问有几个男人可以顶住方方面面的压力,只为一句承诺而欠债、投资,造出那么大的超空间实验室?
亚当,不仅是朋友,也是知己。
【所以我,求求你】
【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
【一丝丝情意……】
亚当的中文字正腔圆,歌声袅袅。他只唱了一半便停住,因为警笛声已经遥遥传来。
永别的时候,就要到了。
苏慕琼慌了,完全慌了。当永诀真的来临,记忆的甜蜜和现实的酸楚混合在一起,让她的眼眶中忍不住涌出水汽。
“索菲亚,你这个名字,还是我帮你起的。”亚当拿起红酒:“我知道你从不喝酒,上一次在月球,我搞砸了,真的搞砸了,我一直后悔到现在。但今天,但愿我能够有这个荣幸,在死前,与你共饮一杯。”
苏慕琼擦了一把眼睛,眼红红的接过了酒杯,声音干涩道:“好,我与你共饮。”
“敬我们的过去。”亚当看起来无比认真,他真的是在和过去诀别。
“敬我们的未来。”苏慕琼同样无比认真:“亚当,即便是死亡,也不能……”
“嘘……”一根手指点在了苏慕琼的嘴唇上。那根手指,在微微颤抖。亚当看着眼前的姑娘,他的目光深处似有滔天的波澜。他身躯微颤,温柔的笑容也消失不见。
“别说话……别说那样的话……我受不了……”亚当深深的、深深的看着苏慕琼,咬牙,挣扎,脸色一白,最后终究化作深深的叹息。
“再见了,我的爱。”
他闭眼,举杯,一饮而尽。
苏慕琼同样一饮而尽。
她似乎看到了亚当眼角滴落的一滴眼泪。
那一滴眼泪,让她心痛。
然后,她忽然眼前一黑。
头晕目眩,眼冒金星,精神涣散,全身的知觉都在快速消失。
苏慕琼抬头看向对面不可置信道:“这酒……”
“这酒,当然是专门为你准备的,造价不菲呢。”在苏慕琼绝望的目光中,亚当扎德在脸上抹了一把。他一抬头,已经换上了一副让人不寒而栗的癫狂笑容:“想抓住你,可真不容易。要不是我以所有神性为祭品,怎么可能弄出这么一杯能瞒过你透视的酒呢?现在,你还能用超空间传送走吗?”
“你……”
错愕,震惊,不可置信,巨大的痛苦仿佛要撕裂自己的心脏,苏慕琼双眼腥红,虚弱而绝望的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为什么,你是指为什么下这么大的本钱吗?”亚当扎德笑的很邪性,很张狂:“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么,当然是因为,满世界的科学家中——我只在乎你一个。”
呜呜呜,警笛在门口停顿,大批警探凶猛的冲进餐厅。但他们并不是来逮捕亚当的,反而在亚当拍手之间,将苏慕琼彻底抓住、控制起来。
嘭,苏慕琼被摁倒在地,瘦弱的身躯砸在地面上,很疼。
但比不上心中万分之一的痛苦。
背叛的痛苦。
欺骗的痛苦。
绝望的痛苦。
心碎的痛苦。
“把她带上二楼,麻醉起来,我要亲自料理她。”一支支麻醉剂被注射到体内,浑身瘫软到根本没法控制。苏慕琼仅存的最后一点意志强撑着她的眼皮,她看到那些暴徒潮水般的退去,只剩下亚当扎德一个。
亚当扎德,扯下领带,脱掉上衣,眼中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恐怖目光。
“这一个,不要人工授精。”
啪,一只粗暴的手掐住了苏慕琼的脖子,亚当一边疯狂撕扯着苏慕琼的衣服,一边把脸凑上来,表情像疯子一样的扭曲:“来,刚刚那首歌还没唱完呢,我来唱,给我们俩——助助兴!哈哈哈哈哈哈!!”
苏慕琼的整个身躯已经完全不受控制,黑暗席卷了所有的意识。
在昏迷之前,一滴眼泪,于焉滴落…………
物质世界中。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啊啊!”杨绮疯狂的吼叫着,眼中有鲜血如同眼泪般流淌。精神完全融合了虚空的记忆,苏慕琼当时一切的心情杨绮都能够感同身受。无穷无尽的悲愤席卷了心灵,杨绮浑身龙力都跟着发出痛苦的咆哮。
这一刻,她对老扎德的恨意冲天而起。
但这痛苦并未完结。
“想杀我?”天空上伸出一双巨手,掌心相对仿佛两堵通天彻地的墙,将杨绮夹在巨墙的中间。杨绮双手双脚撑住两边,全力与挤压抗衡。
但挤压并非真正的目的。
无穷电荷在两掌之间聚集,就像一个超巨型电容器,瞬间蓄满了电荷量。
“丑陋而悲惨的死去吧。”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