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某一刻,桓因又吸收完了一枚土属性珍宝的力量。于是,土属性珍宝之中所包含的杂质化作灰飞,掉落在了桓因的面前。
事到如今,桓因在这第二层交错世界之中也已经吸收了许久,感悟了许久了。在他的面前灰飞都已经又堆积起了小山模样,可是,他的感悟却依旧一筹莫展。
“不能专注于土本身,那我到底该专注于什么?”桓因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乱,这个问题他想了千百遍,可是,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该关注什么才能对感悟土源力有所帮助。
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扫过了地上灰飞化作的小山,这倒也算是一次巧合了。毕竟对于灰飞,桓因可是从来都没有看上过哪怕半眼的。但如今小山高度越来越高,便是不自觉的进入了桓因的视野之中。
只是,这不经意的一瞟,似是一个玩笑,却更是一种机缘。
桓因猛的愣了一下,然后,他明显是在思考着些什么。半晌,他终于转眼,真真正正的看向了自己面前的那一大堆灰飞。
“这是……土之中所包含的种种杂质。不要专注于土本身,那是否,我应该关注这些孕育于土之中的东西?”桓因自语,脑中的念头更是飞速的旋转着。
“这些杂质之所以能够存在于土中,便是因为土之相源力——容。土接纳了它们,它们才能存在,才能留存于土中。那么……在这些杂质之中,到底都有些什么呢?”
“什么都有!对,就是什么都有!土的广博,让它可以接纳一切,包容一切。大到参天巨树,异种灵根,小到尘埃,对于土而言,根本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土有一种属性,应该叫做广博!”桓因的双眼顿时极为明亮了起来。他更是大笑到:“幸好选择了交错世界,这里没有风,才让我看到了这些不断堆起来的杂质。是啊,土是广博的,这是土的精神!”
一瞬之间,桓因的周身,源力的气息再次翻滚了起来。而且这一次,他周身的源力气息明显与之前只感悟了相源力的时候不同。那时候,哪怕他周身的土源力气息再浓郁,却缺少了一种气质,只留存于表面。可是如今,哪怕源力气息刚起,还不算浓郁,却具备了一种难明的气质,仿若一个大活人,有着属于自己的脾气和性格!
感受到自己周身骤起的源力气息,桓因大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这一下终于是想对了,感悟在有时候,就是一念之间!
桓因赶紧把仙玉从储物袋之中给一股脑儿的倒了出来,他知道,此地仙气太稀薄,自己立马就要修为飞升,需要吸收大量的仙气,也只能靠积累下来的仙玉了。
“还好我在西方八天收获颇丰,不缺仙玉!”桓因神色振奋,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就第二种真源力,他就有一种飘然感觉。
土源力的气息,越发的浓郁起来,桓因也是越来越高兴,越来越兴奋。他觉得,自己当真要好好感谢玄武,这个忠心耿耿的老头,可是帮了自己大忙。尤其是他那惊世骇俗的推演,作用太大!
只是,土源力气息的爆发,一共持续了将近小半刻的时间。小半刻之中,桓因周身的气势随着气息的攀升而攀升。可小半刻以后,诡异的一幕却是出现了。
桓因周身的土源力气息如同是缺乏后续的支撑一般,竟然在恒定片刻以后,又衰退了下去,仿佛是漏了气的皮球!
桓因猛的一愣,笑容完全僵在了脸上。这种情况,他悟道如此多次,却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嗯?这是什么情况,我明明已悟道成功,为何土源力气息会突然衰弱。土的自源力是广博啊,是广博!”桓因大喊,可是,却于事无补。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立马看向自己的胸口处,便看到那土黄色的细线此刻距离自己心脉还有半寸,并没有达到目的地。
“原来是因为土属性吸收得不够多。”桓因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自己的感悟有问题。可若只是吸收的土属性不够的话,他大可以继续吸收就是了,不过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于是,桓因二话不说,立马拿起了土属性的珍宝,开始卖力的吸收了起来。想要成道的冲动,让他加快了速度,让他有些不顾一切。
最后的半寸,虽然距离很短,对于从手腕到心脉这整个距离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可是其需要的土属性力量,却占了桓因所有需要的三成。所以这一小段,看似简单,其实非必寻常。
因此,哪怕桓因不断的努力吸收,可在绝对的难度面前,他还是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
就这样,很快的,好几个月过去了。桓因在心无旁骛,努力吸收,一心成道之下,倒是没有发现时间竟然过得是这么的快。
这一天,正好是桓因进入交错世界之中第十二个月的第一天。再有一个月,他进入交错世界闭关就满一年了。
某一刻,他手中的一枚土属性珍宝再次化作了灰飞。而可以看到的是,吸收完毕的他,胸口处的那根土黄色细线,刚刚好抵达了他的心脉处。
桓因的土属性力量吸收,终于完成!
桓因自然是有所感知,他双眼在这一瞬间蓦然睁开,眼中有精芒爆发!他略微估算了一下时间,发现自己这一闭目吸收竟然消耗掉如此长时间以后,却是毫不慌乱。
“十一个月,距离一年期限尚有一个月。这时间,我已把控得很好!”桓因的身上凸显出了一股自信。他相信自己如今万事俱备,只要一展开周身波动,就可以一举成就土之真源力。
对于成就土之真源力,桓因自然是早就等不急了。于是他二话不说,看了一眼身旁那已堆积成了半人高的灰飞以后,周身气息展开之时,大笑到:“土之相源力,容!土之自源力,广博!以此,成真源力!”
土源力的气息,瞬间在桓因的周身爆发出来。先是相源力气息,如同一个人的皮囊,一瞬出现。然后,再是土之自源力气息,如同一个人的精神、灵魂,立马加入到了相源力气息之中。于是,皮囊瞬间活了过来,从一个行尸走肉,变成了一个具备精、气、神的人!
气息的融合与爆发,让得桓因知道,自己是真的成功了。原来,桓因当初猜得果然没错,土源力还是太过特殊,若非吸收土属性足够的话,竟然也不能成就。仿佛除了修为与感悟之外,土属性力量是第三种修为达成的必须力量。
桓因的笑声越来越大,他甚至想到了罗睺,想到罗睺恐怕也很难成就两种真源力。而自己一旦成就,立马就会成为这三界之中屈指可数的具备两种真源力的大修士。在进入五源地修境界的瞬间,他或许可以力战六源!
只是很快的,小半刻的时间再次来临。而又一次的,桓因的神色猛然一变。
“怎么回事,怎么又开始衰弱了。土之自源力,难道不是广博不成!?”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