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世勋的这一表态,一下让特务营的三人直接愣在了当场。
好一会后,谢狗子方才看着自己的营长呆呆的说道:
“营长,我没听错吧。赵队长说要帮我们?”
没有理会谢狗子的疑惑,杨成虎眯眼看着赵世勋,轻轻将自己手中的酒杯放了下来。
“好,赵兄第爽快。”
说到这,杨成虎迅速将桌上的碗筷推到一边,随后拿起一个空酒**放在了赵世勋面前。
“这里是咱们现在的位置,南阳村。”
话闭,杨成虎又拿起一个碟子和两个酒盅,分别放在了酒**的东北侧三个方向。
“两个多月前,鬼子秋季大扫荡主力在撤离这里的时候,用抓来的民夫在阳城至沁县之间的中泉村,土沃村,还有枫树岭三个地方分别修建了三处炮楼。分散驻扎有一些鬼子和伪军。”
指着酒**子的酒盅和碟子,杨成虎认真的说道。
“这个最近的土沃村距离南阳村多远?”
看着桌上的坛坛罐罐,赵世勋抱着胳膊问道。
“距离也就二十多里,翻过三座山基本上就能到了。”
听到这,赵世勋的眉头瞬间一皱。
“这么近,那你们岂不是很难受。如果我是鬼子,肯定会时不时的来这里溜达一圈。”
摸着自己的胡子茬,赵世勋看着杨成虎淡淡的说道。
“赵队长你还真说对了,我们最近两个月可没少跟这帮人纠缠。”
看着赵世勋,谢狗子指着距离酒**最近的碟子,咬牙切齿的说着。
闻言盯着桌上的酒**看了几眼,赵世勋忽然抬头看着杨成虎问道:
“你们这有地图吗?”
“有,在这里!”
话闭,杨成虎赶紧站起身走到墙边,随后小心的将墙角的一卷地图挂在了墙上。
看到这一幕,众人便纷纷离席来到了地图前。
见大家都过来了,杨成虎指着墙上的晋南地区地图,首先用铅笔头标出了南阳村的位置。
“我们的具置现在就是在这里,而距离这里不到二十里的地方,就是一条连接阳城沁县和绛县的官道。
至于我刚才说的那三个据点,就是沿着官道修建的。”
闻言看着墙上粗制滥造的地图,赵世勋的眉头皱了皱。
“你们这地图是从哪里搞来的,怎么连基本的等高线和地形都没有?”
“赵队长,我们的原来的地图都在秋季大扫荡的时候遗失了。就现在这个地图,还是我们费了老大劲才搞到的。”
听到这,赵世勋看向说话的谢狗子,沉思了片刻。
“你们没有缴获的日本军用地图吗?”
“有是有,不过里面的日本字我们也不认识啊,拿过来还不如这个呢!”
“去拿过来吧。”
听赵世勋这麽说,谢狗子先是楞了一下,随即看向一旁的杨成虎,想听听对方的意见。
见狗子一直傻呵呵看着自己,杨成虎心头顿时一股无名火起。
“你傻看着我干啥?赶紧去拿啊!”
没多久,墙上的中学地图被替换下来,换成了一张做工考究的日式作战地图。
在赵世勋的帮助下,杨成虎很快就找到了南阳村的位置。
“这三个据点中,最大的据点当属土沃村的那个。这个据点有一座三层的砖石炮楼和三个围绕炮楼的n暗堡组成,平时有三十几个鬼子兵和五十多个伪军驻扎。武器配备嘛有一挺九二重n和三挺轻n,另外还有两具掷弹筒。”
“这个据点的鬼子有掷弹筒?”
听到对方有掷弹筒,赵世勋也是一愣。在他看来,一个炮楼有重n就已经很了不得了,如今再配上掷弹筒,简直就是堪称奢华的武器配置。
看赵世勋似乎不太相信,一旁的谢狗子赶忙补充道:
“赵队长别说是你,就是我们一上来也被吓了一跳。
我们一开始整了好几架土坦克想要摸过去送包,结果刚走到一半就挨了鬼子的小钢炮。好家伙,当时兄弟们都被打蒙了,只能是灰溜溜的撤了回来。”
听到这,赵世勋也是莞尔一笑。对于路的土坦克,他不仅早就有所耳闻,甚至还亲眼见过一回。
一张仙桌,三床棉被加上几层黏土。虽然看上去破破烂烂简直就是垃圾,但这玩意还真就能挡住鬼子的子弹。
土坦克虽然原始至极,但在赵世勋看来却不失为一种可行的办法。
而一旁的杨成虎见谢狗子口无遮拦的得啥说啥,不由得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正在口若悬河的谢狗子看到营长的眼神不对,随即意识到了什么,赶紧住了嘴。
见谢狗子终于闭上了嘴,杨成虎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除了土沃村这个据点外,在它西北方向中泉村和东南方向的枫树岭还各有一个伪军的炮楼。
不过这两个里面的人就少了不少,都只有一个排的伪军。”
“三个据点,那这一代日伪军的总兵力应该就是鬼子三个分队三十多人,伪军一个连百多人喽。”
抱着胳膊,赵世勋将敌人的人数做了统一计算。
就在这时,盯着地图的赵世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随即走到地图前看了看。
沿着三个据点濒临的官道上下一瞅,赵世勋立刻就发现异常。
“鬼子这招厉害啊,有了这三个据点,鬼子基本上就控制了方圆五十里之内七成以上的大村子。
而且这三个据点距离周边三个县城都不远,最近的更是只有三十里地。一旦发生意外,鬼子怕是用不了两个小时就能赶到。”
听完赵世勋的分析,杨成虎赞赏的点了点头,随后补充道:
“你说的这都是最当下的威胁,如果往远了说,等到了明年夏天的时候,万一鬼子再给我们来个夏季大扫荡。有这三个深入我们根据地的据点作为支撑,鬼子分分钟中就能把我们和北面的大部队联系切断了。
那样的话,咱们就成了人家锅里的饺子,人家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
看着赵世勋,杨成虎说出了他最担心的事情。
按照以往的估计,春季和冬季是日军最不活跃的时期,可一旦气候到了夏天和秋天,鬼子的扫荡就会变得极其频繁。
而此时正是1942年初,也就是说距离鬼子下一次大规模扫荡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听出了杨成虎言语中的担心,赵世勋也默默的点了点头。
确实,杨成虎说的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赵世勋知道,此时的一纵队因为秋季大扫荡的严重损失,已经将司令部撤到了沁县地界。而如果任由这三个插入根据地的据点继续存在,那在不远的将来,不但在这一代坚持敌后游击战的特务营会遭遇危险,而且连百里外的神泉寨独立支队也一样跑不了。
想到这,赵世勋看着杨成虎的眼睛,直截了当的问道:
“说说你的想法。”
听到这,杨成虎也不在犹豫,随即直奔主题说道:
“中泉村据点和枫树岭据点基本都是伪军,所以可以暂时不用管他们,只要派人半路设伏就好。
到时候如果他们敢出来找死,咱们正好趁机搂草打兔子,端了他们的据点。”
说到这,杨成虎的手指头在土沃村上点了点。
“这一仗最重要的就是怎么拿下土沃村据点里面的鬼子,我们以前是想通过打另外两个据点,玩个围点打援消灭这伙鬼子兵。可是不管我们怎么折腾另外两个据点的伪军,这伙鬼子就是不肯轻易上当。
而且你折腾狠了吧,还容易把周边县城的鬼子给招过来。
再后来我们又想用n压制住鬼子的火力,然后组织敢死队,用土坦克送包上去bp。
可如今鬼子有了掷弹筒,这一招就不灵了。所以,这才想跟你这借炮用用。”
听到这,赵世勋也基本明白了杨成虎的战术。
虽然对方说的挺多,但说白了主要内容就是两句话,真围点,真打援!
听到这,赵世勋盯着地图沉思了一会,眼神最终停留在了北面的沁县和东南面的阳城上。
“鬼子的大部队距离这里可不远你们尝试过剪据点的电话线吗?”
“试过,不过土沃村据点的鬼子好像有电报机,剪了也没啥用。”
“哦?那就是说,我们不管怎么打,至多也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对,不过如果我们派人在官道上阻击一下的话,拖延个把小时还是没问题的。再说咱们如今有了火炮,我估计鬼子根本就撑不了一个小时。到时候等鬼支援兵赶到的时候,咱们就得得手离开了。”
听到这,赵世勋终于下了决心。
“好!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就打。按你说的办法打。到时候中泉村据点的鬼子由我们独立支队负责阻击,你们营只管负责另外两个就好。”
见赵世勋答应的这麽痛快,杨成虎眉头瞬间就舒展了大半。兴奋的几步回到桌子前,他拿起最后一**汾酒就要打开。
“赵兄第的为人老哥我今天算见识了,来!坐下来咱们好好喝一盅。”
就在此时,赵世勋忽然伸手拦住了杨成虎的动作。
看着对方,赵世勋微微一笑沉声说道:
“这杯酒暂且留下,等明天端了鬼子的据点,咱们再喝这杯庆功酒也不迟!”
未完待续,难受中,这一章是在医院用手机码的,有错别字还请大家谅解。山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