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刘明扭回头去,看清神秘之人的样子之后,吃惊的问道:“前辈是你啊,上次你与我说的那些大道之始,有些还是、是懂非懂,不知前辈可否给在下解说一下大道”。
神秘人中年人温和的讲道:“在我以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大道,何为大道,古人长说大道三千,无奇不有,每个人所选的路,都是大道,比方你看见有人在行走尘世间,这就是三千大道之一,在或许有人在尘世间享用帝王待遇,这也是其中大道之一,但是又有几人可以悟透”?
刘明皱着眉头迷惑的问道:“那大道到底是什么?难道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还有何为大道之初,难道说大彻大悟就是大道之基本?”
神秘中年人摇了摇头说道:“大道原本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大道在我以为他不是指一物,是谬误,只需你心中以为有道,那就是道,假如心中不供认大道,那么他就不存在,而大道之初,古人以为,这大道之本,是仁爱的、友善的、战争的、是自然之道。可以表现大道本体的是人与人与生命之间的互相敬重和、敬畏和宽容。这就是大道初始”。
刘明是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道非道,道可道,十分道,所谓的道其实就是一个内心作用,灵气是什么,灵气就是人与灵气沟通而转换成力气,人有思想,能够多变万幻,灵气只是一种能量,经过人与灵气沟通,才能够供本人吸收灵气来强生健体,随后才有了短命和长生,同时也有了强大的力气”。
神秘中年人听完刘明说的,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下认识说道:“也能够这么以为,你心中的大道与他人所认知的大道完整不同,道之根源就是可谓之思想,天之道,地之道,人之道,三道于世,统辖万千.大道更是在此之上的统称,大道无形,然相随左右.;阴阳两隔,最终归于大道之始”。
刘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原来如此,我了解了,敢问前辈尊姓”。
神秘中年人用观赏的语气说道:“你日后的成就不会低于任何人,我姓伊,你好生修炼吧”。只见伊姓中年人说完后消逝在山峰之巅。
刘明张了张嘴原本还想问些别的,可是那个伊前辈曾经走了,随后刘明心里想到,这位伊前辈也姓伊,不会是沈心怡的父亲吧,这么巧吗?不会是沈心怡把我的事情通知他父亲之后,来试探我的吧……
随后刘明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回到了住处,其实刘明多想了,这位伊前辈固然是沈心怡的父亲,但是沈心怡也良久没有见过他的父亲,之所以伊前辈去那里,是由于刘明在进入空灵状态的时分气势浩荡,惊扰了他,所以才会呈现在那,假如伊前辈不把他的矛头遮盖的话,整个门派一定会进入恐慌,还以为有强大的修士夜袭空灵派,不止空灵派进入恐慌,整个修真界都会进入恐慌,弄不好还真有几个老怪物忽然冲出来向着这里杀来,当伊前辈第一时间晓得后,霎时呈现在刘明的旁边,随后用庞大的灵力将刘明的气势遮盖之后,整个修真界才安静了下来。
夜晚刘明躺在床上,一转眼进入了传承戒指里面,刘明刚进入传承戒指里面,就发现雷方勇坐在凳子上面的用乖僻的眼神看着萧天。
刘明不解的问道:“古前辈为何这么看着我,怪不好认识的”。
雷方勇听完刘明说的这番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骂道:“你小子真是不晓得脸皮厚,真不让人省心,你知不晓得,你今天进入空灵状态的时分,完整就像变了个人一样,要不是我晓得你进入了空灵状态,我都觉得你被别的绝世妖魔夺舍了,你当时恐惧之极,浑身迸发出七彩霞光,还有庞大的气势,灵力竟然直追大帝级别,我都疑心你是一个绝世狂人转世的,幸而那个姓伊的小辈忽然呈现,将你迸发出来的气势还有七彩灵光遮盖住,要不整个修真界除了大帝级别,一切人都会堕入恐慌之中”。
刘明听完雷方勇说的,大脑霎时短路,随后疑心的问道:“古前辈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我当时有那么凶猛,夸我也不至于跨这么大吧,我固然晓得我将来肯定成为千古一帝,但是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悬乎吧?”
雷方勇本人都觉得有些不真实,假如有人通知他,有个小子在进入空灵情况的时分,霎时有着大帝修为,打死他,他也不信,可是雷方勇就是见证者之一,雷方勇晓得刘明肯定不置信,随后直接翻了过去。
紧接着雷方勇无法的说道:“我晓得你不信,不过的确是这样,还有你小子如今修为大涨,我觉得你这段时间需求做的就是稳定你如今的境地,幸而你的根底可靠,要不还真有些拔苗滋长的认识”。
刘明也想不出个所以然,随后避过这个话题,接着郁闷的说道:“我晓得了,我方案稳定境地之后,我要在去一次十万山林之中,没有方法,功德值少的不幸,什么都换不了,如今还是二十多点,顺便试试如今的实力”。
雷方勇点了点头说道:“也好,等你到了肉体巅峰境地,我就给你功法,争取一举提升到法尘境地,只要进入法尘境地才算进入修真门槛”。
其实雷方勇把刘明喝醉的那晚和沈心怡说的那番话,全部听见了,雷方勇也晓得了个大约,原本想把沈心怡的事情通知他,可是雷方勇晓得,说出来一定是好事,还不如顺其自然,让刘明多锤炼锤炼内心,这样才会更好的生长,索性直接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
随后刘明在那问些神通秘境以上的问题,而雷方勇认认真真的讲给刘明听。
当刘明在传承戒指里面讯问法尘境地的时分,在空灵派的内院一座宫殿里面,有两个绝美女子在那聊着天,一个高挑的绝美女子身穿一袭紫色花瓣裙,身披翠水薄烟纱,猫口显露小半个,毫无疑问是沈心怡。
另外一个绝美女子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敏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淘气,几分调皮,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世烟火。
此刻沈心怡的容颜是那么的憔悴,那么的忧伤,好让人怜爱,他的内心特别纠结,他又想与刘明在一同,但是又不得不躲着刘明,他怕那个绝世狂人伤害刘明,所以不得不这样。
这时,沈心怡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看着绝色女子懦弱的说道:“紫炎玉你不懂,等你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分,你就明白了,我与你也说不分明这种觉得”。
只见这个古林精怪的紫炎玉眼眸在那灵敏的转动着,随后向着沈心怡做了个鬼脸说道:“伊姐姐,你老说我不懂,我也不小了,你还把我当小丫头片子,你不说我怎样晓得,你看你这几个月,面容那么憔悴,我都看不下去了,到底是那个小子,让姐姐这么伤心,我要是晓得他是谁,绝对打的他满地找牙,哼”。只见紫炎玉说完以后不忘嘟着嘴小声的说道:“我不但打着他满口找呀,还要每天的惩罚他,让他欺负姐姐”。紫炎玉说完后在那邪恶的笑着,真是有着仙女的外貌,恶魔的内心,一看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而在传承戒指里面的刘明浑身不自主的打了冷颤,随后心里想到;“怎样回事,我怎样觉得内心有些不安呢?”。
这时雷方勇皱着眉头问道:“刘明你怎样了,有事吗?”
刘明这时听见雷方勇问他话,也就把内心不安的事情抛到脑后,笑着说道:“我没事,古前辈你说吧,我听着呢?”。
刘明此刻还不晓得,有个绝世美女在想念着他,说难听点就是找他茬,没有方法,谁人家小姑娘喜欢抱打不平呢。
此刻在宫殿里面,沈心怡紧锁眉头看着紫炎玉说道:“你这个小丫头,在那低估什么呢?”
紫炎玉被沈心怡打断后,回到理想,紧接着嬉皮笑脸的说道:“没有啊!我在想那个小子到底是谁,竟然让姐姐这么痴情,姐姐你能不能通知我他是谁啊?放心了姐姐,我绝对不会找他费事的。”说完不忘显露人畜无害的样子。
沈心怡用疑心的眼神看着紫炎玉,他可是很理解这个小丫头片子,绝对是个生事的主,固然调皮,淘气点,不过内心还是很仁慈的,都是被门派的长老王宠坏了。
随后沈心怡说道:“真的吗?不会是骗我的吧?我老觉得你在套我话”。
紫炎玉眼睛一转,显露一副认认真真的表情撒娇的说道:“哪有吗?我的好姐姐,你就给我讲讲你们的事情吧,还有他到底是谁,叫什么啊?我绝对不会生事的,我赌咒”。
沈心怡摇了摇头懦弱的说道:“我们在墓穴相识,当时我觉得他修为低的不幸,而且油腔滑调,可是经过十多天相处我发现,他并不是我之前想象的那样,当时我以为我要死在墓穴里面,可是他却通知我,不要多想,就算我出不去,也会让你进来,当我听完他说的这番话后,固然有些打动,但更多的是,我觉得他在抚慰我,随后又过去几日,我彻底死了心,我觉得没有生还的希望,可是他却坐在我身旁为我编了首诗,其实我明白他对我的心意,他固然不是君子,但也不是那些小人可比,更比那些伪君子强太多,当又过去几日的时分,他发现了进来的中央,当时我以为他在开玩笑,没有当一回事,可是当他用实践行动的时分,我的心在那一刻真的有些等待,又有些担忧他,由于那个墓穴的湖水,谁也不晓得里面有什么,也不晓得里面到底有没有出口,当他用那双深情的眼睛看着我的时分,我在他眼睛里面看到了真诚,看到了浓浓的爱意,在那一刻我没有逃避他,当他跳进湖水的时分,我的内心通知我,我是爱他的,可是别人曾经跳了下去,当过去半个小时的时分,我的内心有些乱,当一个小时分后,我的心痛了起来,但是我仍然觉得他会上来,当两个小时后,我的内心特别挣扎,我心里在想,只需他从湖水里面出来,就算让我一辈子不进来,我也愿意,可是在次半个钟头过去的时分,我忽然觉得我失去一身最重要的东西,我的内心通知我,他一定还活着,当我准备跳进水里找他的时分,他却从湖面出来了,我一下子止不住泪的流了下来………。”沈心怡说着说着曾经泪流满面,随后趴在桌子上面大哭了起来,以至有些呜咽。
紫炎玉听完沈心怡说的,他的内心有些茫然,更多的是猎奇,随后咬着嘴唇,难得认真的说道:“伊姐姐,你别哭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姐姐竟然喜欢他,为何不与他在一同”。
沈心怡渐渐的把头抬起,呜咽的说道:“我如今不能与他在一同,假如让金卓光晓得,刘明绝对会没命的,你也晓得,金卓光这些年不断缠着我,以至放下狠话;假如有人胆敢与我在一同,让他发现后,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他杀死,这也是我为何不能与刘明见面的缘由,以至我与刘明相见,也不能供认他,我的心里真的好乱。”沈心怡说完后心情有些冲动。
紫炎玉被沈心怡的心情带动着,也有些不开心,随后嘟囔着嘴说道:“姐姐其实金卓光也挺好的,固然有些狂傲自大和旁若无人,不过他的实力绝对青年第一高手,而姐姐说的那个小子,固然比金卓光的人品好点,但是修为太低,连神通秘境都没有进入,你们怎样可能在一同,要不你思索思索金卓光。”
沈心怡咬着下嘴唇,流着泪水,冤枉的呜咽道:“你难道还不明白金卓光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他娶我是为了他本人,他想当将来的掌门,他的野心谁不晓得,难道你愿意让姐姐跟他在一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