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结束了一波恶趣味的惊吓后,梦风接下来的几轮,又归于了平静。

倒是金楠三人,连续遇上惊吓。

金甲圣君遇上了一波,但相比较之下,他的惊吓就平和多了。仅仅是给凌厉的刀锋,在身上刮了几道血口,同时扣了一分。从负八分,变成了负九分。

金楠遇上一波。

说到金楠的这波惊吓,梦风不得不再次恶寒孩童的恶趣味。

他是给女人扇耳光,而金楠,则是给男人扇耳光。就好像金楠抛弃了那个男人一般,给人家一通耳光伺候。

本来还暗自庆幸,但在经历这波惊吓后,金楠的脸都绿了。

相比梦风,他宁愿接受梦风那一波惊吓。

至于腾龙圣君,遭遇了两波惊吓。但相比较之下,他遇到的惊吓简直不要太温柔。

一波扣两分,一波扣三分。

这简直就不算惊吓!

梦风三人对此都很是不忿。

第十六轮。

在金甲圣君踏上一个正常的白色棋格后,梦风踏上了一个黄色棋格。

“喜!”

这一回,不再是惊吓。

“太好了!”

看到这一幕,梦风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但等待中的法则精血并未出现。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与之先前扇他耳光,那几乎相似的女子模糊身影。

“不是惊喜吗?”

看到他,梦风身子下意识一缩。

脸上的红肿,虽然凭借他强悍的恢复能力,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但那股火辣辣的疼痛,他却还是记忆犹新。

看了脚下的黄色棋格,上面确实是一个‘喜’字,可眼前这……

很快,梦风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夫君,你要人家亲你脸的哪边呢?”

模糊的女子身影,发出了一道娇滴滴的声音。

根本没等梦风回答,就听她似明白了意思般,拳头轻轻砸了下他胸口道:“夫君,你真坏!人家知道啦!”

说着,就见模糊的女子身影,幻化出了一对红唇。

在梦风的左脸,右脸,额头……各来了一记热吻袭击。

然后,这身影消失。同时脚下的黄色棋格,出现了‘加一分’的字眼。

“小子,你运气不错啊!竟然得了本座特地准备的惊喜!”

宝座上,看到下方这一幕,孩童忍不住啧啧说道。

闻言,梦风嘴角不禁一阵抽搐。

这也叫惊喜?

好吧,确实是惊喜!

还真是好大的惊喜啊!!

“额滴天……”

看到这一幕,金甲圣君三人不禁额头流汗。

孩童的这恶趣味,也真是没谁了……

还好,这惊喜不是砸在他们身上。

虽然这惊喜令梦风很蛋疼,但这一波惊喜后,也让他的分数变成了六分。

距离十分,只差四分。

另外,由于连续几轮都在向前。他现在的位置,也是来到了棋盘前侧三分之一的范围。距离终点的孩童,已是只有三十多格的差距。

金甲圣君三人虽也在向前,但都比他落后了一些。

就这般,很快来到了第二十轮的抽签。

“前,一格。”

当向前踏出一格后,梦风距离孩童所在的终点,仅仅只有不到五格之遥。

在他之后,金楠距离他三格,金甲圣君则在左侧十多格,靠近终点的位置。至于腾龙圣君,则才刚刚到梦风第十六轮时所在的位置附近。

之后的这几轮,依然没有法则精血出现。

就好像只准备了一滴般。

不过金楠遇到的一波惊喜,倒是得到了一滴圣尊精血。

没有凝练成法则的圣尊精血,虽然价值比不了法则精血,但也同样珍贵。毕竟这可是圣尊的精血。

“右,六格。”

第二十一轮,金甲圣君向梦风这一侧的位置,靠近过来了六格。

脚下,刚好是一块深蓝色的棋格。

在初时的几次激动后,现在面对这种棋格,金甲圣君显然平淡了不少。但眼神中,还是带着一丝期待。

“吓!”

只是当看到上面浮现的字眼后,期待消失无踪,取而代之是对未知的些许惊惧。

毕竟孩童设置的惊吓,实在太过奇葩。

不过这一波惊吓,显然十分平和。

“扣两分。”

看到这深蓝色棋格上出现的字眼,金甲圣君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轻松,相反充满了沉重。

只因他头顶上的光字,此刻显然已是达到负九分。这两分加上去,就是负十一分。

“你,淘汰了!”

宝座之上,孩童指着金甲圣君淡淡说道。

闻言,金甲圣君呼了口气,倒是没有开口争辩什么。

因为对这个结果,他早就做好了准备。毕竟他的分数,从踏上棋盘时,就一直保持在负八负九分,一直处在危机边缘线上。能走到这里,还得到一滴法则精血,他已经知足了。

伴随着一阵传送光芒,金甲圣君消失在了场中。

“前,一格。”

孩童继续抽签。

梦风向前踏出一格,看着脚下的棕色棋格,眼中泛起一丝期待。

他前面的这最后五格,第一、四两格皆为不同颜色的不正常棋格。眼下踏上一个,自然不免让他生起了对法则精血的念想。

“喜!”

上面浮现的字眼,让他顿时松了口气,眼中的期待更浓了。

“加三分。”

只是想要的法则精血,并没有到来。而是在棋格上,出现了这样的字眼。又加了三分,他头顶上的分数,显然到了九分。

就差一分,他就够十分了!

但他却激动不起来。毕竟眼前他就差四格就要到终点了。这时候给他分数,还不如让他赶紧到终点。要知道,在他身后三格,可就是金楠。

“左,一格。”

好在金楠并没有抽到向前,而是向左了一格。

一道土黄色棋格。

上面一个大大的‘喜’字浮现,金楠满怀期待。

“刷——”

一阵光芒闪过,只见在他的身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透明水晶瓶。

看到这一幕,梦风与腾龙圣君目光皆是陡然看去。

先前出现的法则精血和圣尊精血,皆是以这样的方式出现。难道,金楠要又得到一滴圣尊精血或是法则精血?

不过这一看,水晶瓶中装着的,显然并非精血。

那是一颗丹药。

一颗足有拳头大小的丹药!

“皇血圣子丹?”

看到此丹,梦风一眼就将它给认了出来。

因为他身上,还有一颗这丹药。

果不其然,水晶瓶一出现,上面就浮现起一段描写皇血圣子丹的光字信息。清晰说明了此丹的一切。

“原来是此丹啊!”

看到这一幕,腾龙圣君也是恍然。

恶魔边界驻军力量的战功殿中,就有此丹销售。作为顶端战力之一,他虽然不能一眼认出此丹,但看到名字后,他就明白此丹为何物了。

看着眼前水晶瓶中的丹药,金楠微微邹眉。

此丹虽然不错,但别说是比法则精血,就是圣尊精血也远远不如。

而且对于他来说,此丹作用真不大。

金楠在远古宗族的身份暴露后,他与柔云慧慧的关系,自然没法再维持下去。不过如今一大人已经伏诛,恶魔边界也不是远古宗族的地盘。他若是想,等此番事了,依然可以去找柔云慧慧。

他与柔云慧慧也算是多年的感情了,要说一下间完全割舍,这当然不太可能。

将此丹收了起来,金楠看向了脚下。

那里显然还有一道‘加一分’的字眼。不过这对他来说,显然没什么意义。

“左,六格。”

宝座上,孩童为腾龙圣君抽签。

腾龙圣君在左移动六格,脚下,赫然是一道不同颜色的非正常棋格。

这一轮,从已经离开的金甲圣君到腾龙圣君,四人竟然全都走到了非正常棋格。

二十一轮下来,这还是头一遭。

“吓!”

但相比于梦风和金楠,腾龙圣君显然并非惊喜,而是一道惊吓。

只见一道手持长戟的模糊身影出现,长戟一个舞动,在腾龙圣君根本无法反抗下。将他的整条左臂,一戟给斩了下来。而后,身影就消失不见。

拿着断臂,腾龙圣君嘴角微微抽动。

没想到这一波惊吓,竟然切了他的左臂。

尽管这不是什么致命伤,但要将左臂接续起来,却要花费一番功夫。

在其他地方也就罢了,在这样的场合下,他根本没这时间来接左臂。

“前,三格。”

第二十二轮。因为金甲圣君已经离开,所以顺序变成了梦风第一。当看到孩童抽出的签纸时,他不禁微微邹眉。

向前三格,刚好就是在距离终点的最后一格。而这一格,则是一道火红色棋格,又是一道非正常棋格。

这样连续两轮踏上非正常棋格,还是梦风二十二轮下来第一次。

“喜!”

踏上棋格,当看到上面的字眼后,梦风顿时松了口气。

飕!

也在这时,他的面前忽然涌现起一抹耀眼的七彩火光。火光凝聚,很快在他面前形成了一颗七彩色的火卵。

“这是?”

梦风眼中露出一丝疑惑,看向就在前面一格宝座上的孩童。

看到这颗七彩火卵,孩童似追忆了什么,有些感慨:“本座都忘了,此物还尘封在此,唉……”

见他这副模样,梦风不禁有些诧异。

毕竟从见到这孩童到现在,他就没见过其露出这样的神色。

“这是一枚七彩凤凰卵。”孩童看向他,淡淡说道。

“七彩凤凰卵!?”

梦风瞳孔一缩,有些惊诧。

“这是本座生前一位老友嘱托给本座的。但可惜,在那之后没多久,本座也随着去了。此卵,一直尘封至今。”孩童说道。

“那岂不是说……”

闻言,梦风有些惊异。

按照孩童所说,此卵为他生前得到,那无疑就是圣古时代早期。

竟是如此久远的七彩凤凰卵……

孩童看向梦风道:“既然给你得到,本座希望你能够善待它!”

“好的。”

梦风点头答应。

虽然有些惊异,但这七彩凤凰卵他却不会拒绝。因为这其中,可是一头真正的凤凰啊!

“这小子运气还真好!”

见状,腾龙圣君忍不住哼声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