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走回酒馆二楼的时候,大家已经很是熟悉的聊了起来,并且不知道是谁带着去搬来了投屏机器,在吧台的白墙上正播着春晚呢。
“小老板上来了啊,店里忙完了?”老婆婆第一个发现袁州,笑眯眯的招呼道。
随着老婆婆的招呼,大家都回头看向袁州,而袁州很是淡定的冲大家点了点头然后道:“我拿点小吃出来。”
“这个好,就等着你。”乌海毫不客气的说道。
“要不要我帮忙?”郑家伟很是自觉的问道。
“我也可以哟,是不是袁老板。”姜嫦曦点了点自己殷红的唇,然后老板两个字尾音还很长。
“不用。”袁州一口拒绝,但想着今天是年三十又缓了缓道:“东西不多,我自己来就行了。”
“那需要我帮忙就告诉我。”姜嫦曦道。
“辛苦袁老板了。”郑家伟道。
袁州轻轻点头,并未多说直接去了吧台那里拿小吃去了。
“袁老板有没有梅子,小青喜欢吃。”倒是凌宏老实不客气的问道。
“有。”袁州点头,然后顺手拿出了一盘装进边上的托盘里。
托盘里的小吃是真的很多,有各式各样的动物小饼干,果干,自己炒的干果以及一些卤味小吃,还有刚刚凌宏要求的酿制梅子。
要说袁州哪里来的这么多小吃,那就简单了,因为答应殷雅的那瓶回礼的酒,她已经喝了快三个月了。
也就是说殷雅这三个月来几乎每天都来袁州小店,积少成多的情况下袁州这里的小零食也就多了起来。
当然,这些零食都是袁州自己做了然后储备在那里的。
这么多的小零食,这次袁州到没有按照规矩来,而是满满当当的装满了四个托盘,这才起身开始往每一桌上送。
期间勤快的郑家伟和姜嫦曦还是来帮忙了的。
摆好零食后,酒馆里的气氛更加热闹起来,大家或是小声交谈,或是一起看看春晚,有时候还会聊一些趣事。
气氛很是和谐,就连第一次来的老婆婆和老爷爷两人都很融入其中,并且因为学识的关系,既可以和乌海这样的大画家聊些艺术,又能和夏瑜说几句体育。
还能和凌宏说说钱的事情,甚至还会和法国来的加布里埃尔比划几句,可以说两位老人是人老成精,什么都懂还开朗活泼,很是健谈。
这一个年三十在做的人都很开心,就连第一次经历这样过节的加布里埃尔都很心满意足。
等到零点的钟声一过,在场年纪最大的老爷爷和老奶奶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好几个小红包,一人给了一个。
就连袁州都收到了一个,并且还是其中最大的一个红包。
这个最大就是字面意义的最大,其他人收到的是小个子的红包,而袁州收到的是正统的大红包,一捏就知道钱不多,是以袁州毫不犹豫的就收下了,并且认真的道了谢。
发完红包,两位老人就开始道别离开了。
随后走的就是凌宏和阮小青,这两人是袁州赶走的。
毕竟袁州清楚阮小青的身体,能不熬夜还是不熬夜的好。
凌宏很是开心跟着一起离开,他开心的理由很简单,天这么晚就是阮小青不同意,他也要送她回去。
这不就又多了一个相处的机会?
接着就是加布里埃尔也道别离开,然后就是夏瑜,最后乌海本来就打算最后走的,但被郑家伟拖走了。
最后店里只剩下姜嫦曦和袁州两人。
“新年快乐,零食很好吃。”姜嫦曦脊背倚靠在门框上,侧头说道。
“嗯,新年快乐,白师傅来了吗?”袁州道。
“到了,路口等着呢。”姜嫦曦捋了下耳边的碎发道。
“明年见。”袁州道。
“好,明年见。”姜嫦曦笑了下,仿若大红的蔷薇盛开,衬着黑色的发丝显得很是妖娆。
而袁州则是目不斜视的点点头,看着姜嫦曦准备目送她离开。
“踏踏踏”姜嫦曦直起身,踏着高跟鞋走入黑夜里。
几步后,姜嫦曦突然停下,微微侧头,袁州站的位置正好能看见她如玉一般白皙的侧脸和红润的嘴唇。
“你和殷雅好了可是要请客的,我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姜嫦曦弯了弯嘴角道。
“好的,没问题。”袁州郑重的点头应道。
“走了,你也早点回去,我车就在路口呢。”姜嫦曦背对袁州挥了挥手,快步走出桃溪路。
而袁州和往常一样看着人上车后,车子驶离才再次进店关上门回了楼上。
捏着自己手机回到楼上后,袁州忍不住在门口看向曾经那间父母所在的房门轻声道:“又一年过去了,时间还挺快的。”
说完后,袁州就拿着手机回了自己房间。
当然,一进门,袁州就坐在书桌前回复起了短信。
作为一个重度强迫症患者,袁州点开了所有显示未读信息的软件,从QQ、微信道短信,每一个都认真看了,然后统一回复了新年快乐。
因为手机的原因,等袁州再次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
但因第二天还要照常开门,袁州很快进入了睡眠。
蓉城的天好似知道最近过节,是以袁州一起床一看外面的天,晨光微曦,天边泛着淡淡的橘红。
“看来最近天气不错,温度也身高了。”袁州下楼跑步的时候感慨道。
初一是大家走亲访友的时候,但袁州小店来吃早餐的人却没有减少,只是这些来吃早餐的人比之往常的衣冠楚楚的人,多了许多穿着睡衣大棉裤的人。
这些人一来排队就和乌海统一了起来,也多了几分过年过节的气氛。
初一,袁州在店里的忙碌中度过,初二也是如此,并且还来了更多的食客。
初三一大早的时候,袁州一开门就见到了等在门口的程技师一家,收到了徒弟的节礼。
这次袁州满足的程璎的心愿,给了她一个红包。
到了下午的时候,袁州自己也去给连木匠送了过年的节礼,然后才回来继续准备晚餐。
初四、初五、初六食客们一天比一天多,而来排队吃饭的睡衣党也越来越少,慢慢的恢复了光鲜亮丽的一面。
这里面不包括乌海。
可以说过年的桃溪路一样的热闹,不,或者说比平时还要热闹些。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