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狼王庙遗址开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得正确一点,连兽尊嘎古都不敢贸然行进,
狼王庙的建立,使用了位元层叠的空间技术,仓促大崩坏,遗址可能形成空间扭曲,甚至时空裂缝,一切尚未平复就进行挖掘,撞着这些东西,就算天阶也会完蛋。
嘎古知道厉害,自不敢随便犯险,也不愿让飙狼族人承担,而手上可用的俘虏、罪犯,偏偏又血祭光了,只得把这工作交给遮日那王。
有温去病在,一开始要挖掘的目标就很明确,是位于狼王庙最深处,那个元气所存在的位置,同时也是天神兵所封印的那道裂缝之位。
截至目前为止,运气还算不错,多族兽人齐干苦力,又有温去病在后头不住测量,修正该挖掘的位置,很快把指定区域给清了出来,跟着,温去病与遮日那王到来视察。
温去病事先已经接到通知,到了地方一看,脸色就沉了下去。
那边发现了一个地洞,洞不是很深,一米多而已,但洞底下的东西却是大问题,既不是黑暗,也没有发亮,灰蒙蒙的一片,像是一道灰色的浓雾,又似乎是一条灰色的河流,看不真切,却在“流动”。
最奇特的是,这道灰色河流与洞口的距离,不住变化,一下像是很近,一下又拉得很远,诡异的现象,吓到了开挖的兽兵,他们依照最初所得的命令,立即停工,请示狮王。
遮日那王跟着温去病,多少也学了几手,一看这情况,立刻认出来,低声道:“兄长,这是……空间裂缝吗?”
“算不上,如果真是裂缝,你我还能站这?百米内,天阶以下全都陪葬。”
温去病皱眉道:“只是一处空间皱褶而已,受天地法则压制,尚未溃裂,不过,也够危险的了……传令下去,让这里的兽军全部撤走,不相干的一个也别靠近,妈的,太一这坑……好坑!”
最后一句,基本已是自言自语,先前在狼王庙中的怀疑,至此已完全肯定。
太一的构成,是万神、万魔,甚至万妖的分灵总汇,所扔出来的工作,代表着身后支持者的连横合纵,虽然不知道祂们是怎么表决定议,但可以肯定,太过违反集体利益的事,根本不可能出来。
神、魔、妖的立场各有不同,利益也有冲突,什么事情最合乎群体利益?在当前,恐怕再没有比打通境界通道,连通人间,更为重要的事。
狼王庙的宝签任务,就是基于这目的而设立,相较于封神禁断的开启,别说贪狼之心微不足道,就连天神兵都只是障眼法,吸引己方的目光,忽略其背后的意义。
事实是,“那个人”到过封神台后,确认空间封闭出现问题,便在适当地点,以无上手段留下镇压,阻止封印的崩坏,这些事世间无人得知,却瞒不住一直在试图打破境界封锁的神与魔,祂们发下的任务,就是要打开这道加固的封印,试图让封神台提早崩毁。
“……我太大意了,之前在苍凉山,我就应该查觉到的。”温去病扼腕道:“金翅灰眼鵰,根本不是这一带……不,封神之后,根本不是应该出现在人间的东西,苍凉山周边早出问题了。”
最初看到司马冰心那两只鵰友,自己就觉得古怪,只遗憾少了戒心,以为是小丫头运气好,捡拾到了异兽之后,血脉活化,成了金翅灰眼鵰这种生猛魔兽,却忽略了司马冰心当时的一句短语。
牠们最开始的时候不是这样……
要是当时去细想,就会察觉不妥了,万物万事俱有因,比起莫名其妙血脉异变,反祖成为魔兽的可能,因为外部影响而异变的机会大得多了。
神魔封断不完全的影响,并不是等到封神台崩溃才出现,就像水坝崩毁前,总有细小征兆,次元封闭也早就出现小裂缝,开始把他界的气息,吹向人间。
苍凉山一带,百族大战时是必争之地,几度打翻了天,空间结构非常不稳定,当时空变动,这边首当其冲,苍凉山中那条阴冷到不像话的涧水、异变的灰眼金翅鵰……可以肯定,如果带齐装备去探索,定可以在苍凉山内,发现不少空间裂缝。
一定规模以上的空间裂缝,会开始崩裂整个环境,藏都藏不住,苍凉山中的裂缝无人发现,估计还是肉眼难见的小缝,但却已经能让异界气息透入,令环境、生灵异变。
如果早点察觉到这个状况,自己肯定头皮发麻,再无心管什么人兽两族的战争,那全是茶壶内的风暴,根本不值一提,当封印崩解,妖与魔杀回人间来,战斗中的双方人马,还不够那边一口吞的。
只是,此刻的苍凉山,缝隙恐怕就不是肉眼难见了,自己虽然没法重入英灵殿,检查封神台的状况,可根据狼王庙崩毁时的状况,大概也能估算,强化的封印被打开后,这边整区的空间进一步碰撞,苍凉山那边的裂缝恶化,搞不好都有一些小生物能够通过了……
“兄长,你做什么?”
遮日那王压低声音,看温去病将一个吊坠,用链子系着,小心翼翼地垂放下去,过得半晌,重新提起来的时候,吊坠核心的宝石,已经出现裂痕。
“看着这石头,有没有看到用旧的痕迹?”
“瞧不出来,只有碎裂,却没有用旧的迹象。”
“那就对了,证明底下的空间,没有时间长河的变动,单纯只是空间方面的影响,不过碎成这样……情形不太妙。”
温去病注视着那些裂痕,手中写出一堆数字,跟着又划了几划,列出几条算式,屈指计算,口中回答。
“空间在进一步碎裂,从这边往外传去,如果不立刻封住,一小时内,会发生地震,规模……把这里所有人摇起来尿尿的程度。”
“那还好。”遮日那王笑道:“我兽族子民也算多经忧患,小小的地震,也吓不到他们。”
“是吗?那太好了。”温去病也笑道:“因为这样的地震,两天内会有十几次,最后,三天七小时又八分后,另一场地震会发生,范围是整个西北地方,规模……会让这里过半人到地下去叫妈妈。”
遮日那王惊道:“有这么严重?那……还好兄长提前预知,不然可来不及跑。”
“别大惊小怪,人生自古谁无死,你堂堂霸主,不要那么容易被吓到,而且,其实也不用急着跑……”
温去病苦笑,不晓得该不该明说,即使是那场大地震,也并非主震,仅是前奏,大概在第四天,真正的主震就会到来,届时,不只是大地动荡,剧烈的空间位移,会让封神台彻底毁灭,境界封断打破,末日……就要到来。
这件事,必须要阻止,但只凭自己的力量,别说试图阻止,自己压根就不知道从何下手?
哪怕自己力量全盛,面对这场浩劫,也不知该从何着手,更别说现在,自己无能无力,区区一具凡躯,没有力量,拿什么去阻止天地浩劫?
“兄长,你脸色很差,有什么事吗?”
遮日那王觑出端倪,问了一句,温去病斜眼望向他,考虑该如何告知这件听来过于荒诞的事实,忽然,一名狮族护卫快步跑来,不顾遮日那王先前下的退出禁令,很快来到两人身边,从怀中取出一个护符,一语不发地递上,遮日那王一看就变了脸色。
信函不可靠,护符中所封存的,通常是狮族绝密中的绝密情报,所涉及的保密安排就有二十多道程序,除了遮日那王本人,连寻常天阶也无法窃读。
这道护符所传递的讯息,通常是温去病专线使用,之前温去病请他北上接应,就是用这管道传达,但温去病此刻身在此处,能够使用这管道传讯的,又能有谁?
“……有一个。”
温去病一看见护符,就大致了解状况,狮族的这条保密管道,是自己一手设计出来的,里头有一大堆陷阱,如果有别人想冒充顶替,自己立刻能看出破绽来,但这道护符全部环节都对,那就只有一个人能做到。
“……是大姊?”遮日那王一怔,随即道:“可她从未用这管道发讯给我过。”
“所以这不是发给你的。”温去病翻了翻白眼,道:“是给我的。”
自己进入兽族,香雪没跟来,这件事让自己很在意,说好了要从旁接应的人,没有来接应,自己不至于把这当成背叛行为,却很担心没有自己在,没人监管之下,香雪为所欲为,后果难料。
云岗关人族大败,自己已看过完整报告,那惊天一炸,在自己看来甚是蹊跷,摆明是有人从内部破坏了法阵,将护关法阵转成引爆器,引爆方圆数百里的地气,这一手……自己不敢肯定,却有可能是香雪的手笔。
她知道自己让遮日那王北上,也想得到自己必与之会合,所以透过他传来讯息,这讯息里……会说什么?
将护符贴在额头,温去病稍微闭眼,香雪娇俏可人的形象,浮现脑海,跟着就响起她熟悉的声音。
『……喂,老温,你他妈的臭命还在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