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满开出的条件其实还是再合理的范围之内。

这些股东一听,态度立刻就都变了。

苏小满从寰娱大厦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还有很多事情很多手续,苏小满都交给了律师团。

不管如何,寰娱是暂时保住了。

只是或许,后面还会遇到更大的困难,后面的路会很难走。

但是至少苏小满踏出了第一步。

沈聿风始终跟在苏小满的后面。

出来的时候,苏小满看到天边的夕阳,只觉得有些恍惚。

沈聿风走了过来,说道:”你今天真的很勇敢,敢那样和傅镜清对峙。“

苏小满冲着沈聿风苦笑:”我已经用了全部的力气,我现在脚都是发软的,几乎站不住了。“

苏小满说的是实话。

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苏小满也不会选择这种结果。

这样,彻底和傅镜清成为了敌人。

傅镜清会怎么想。

傅镜清应该对她失望到极点吧。

恐怕他们之间的感情又有了一根芒刺吧。

沈聿风突然走到苏小满的跟前背过身,单膝跪地蹲了下来。

苏小满一愣:”你做什么?“

"你不是走不动吗?我来背你。”

苏小满说道:“起来吧,车子就再那边,这么一点点路,我还是能够走的。”

沈聿风却是没有起身:“过来吧,我想背背你。”

苏小满没有再犹豫,上前一步趴在沈聿风的背上。

这种感觉很熟悉。

沈聿风的背还是那么宽广。

苏小满只觉得好像回到了多年前,他们一起在横店的时候。

肆无忌惮。

现在的生活有了太多沉重的担子。

不过是短短的一段距离。

苏小满却是觉得难得的舒心。

好像就是那几步路,她忘掉了身上的责任,忘掉了所有的烦恼。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那里已经有四个小时。

看到这样一幕,原本冰冷的脸,更是蒙上了一层冰霜。

苏小满,你的日子过得真是不错。

桃花一个接着一个。

车窗缓缓的升上去。

黑色的奔驰疾驰而去。

苏小满和沈聿风回了云景山庄。

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子。

果然进去之后,管家说道:“何小姐来了。”

苏小满也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是何笙的车子。

何笙已经消失了很长时间,苏小满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一直以来也联系不上。

其实苏小满有感觉。

何笙的离开,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

何笙是介意自己和沈聿风之间的关系。

不过现在她又回来了。

苏小满连忙上楼。

何笙正好从霍与江的房间里面出来。

苏小满有些惊喜的说道:“阿笙,你回来了。”

何笙说道:“其实我并不太想回来,但是我算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苏小满却是一愣。

但是瞬间还是反应过来。

何笙说的时间差不多,是说霍与江的身体。

苏小满看着何笙一脸凝重的表情,问道:“他怎么样了?”

何笙摇了摇头:“你做好心理准备。”

苏小满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人插了一刀一样。

苏小满连忙进去。

沈聿风也已经上楼。

何笙看到沈聿风,乖乖的叫了一声:“二哥。”

苏小满进了卧房。

霍与江此时此刻还睡着。

他看上去同正常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并没有瘦骨嶙峋,还是那样一张俊脸。

甚至看上去还有红润的气色。

虽然病痛折磨。

但是老天似乎并没有将她的外貌折磨的面目全非。

他睡得十分安静。

苏小满却觉得自己连心脏都要停了。

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消失了一样。

苏小满看不到其他的东西,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苏小满缓缓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这个男人,让人又爱又恨。

但是苏小满知道,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比他对自己更好的人了。

苏小满从未想过会同这样一个人有这么深的纠葛。

但是命运终究还是将两个人捆绑在一起。

苏小满缓缓向前。

不过几步路,

苏小满却是觉得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样。

苏小满走到床边。

看着床上安静的男人,最后伸出一只手,缓缓的放在霍与江的鼻端。

指尖感受到了微弱了气息。

苏小满几乎要哭了出来。

世界好像渐渐恢复了颜色,那些色彩,那些声音好像重新回来了。

眼泪不自觉的就往下掉。

刚刚何笙那样说,苏小满还真的以为,霍与江已经,已经……

可是松了一口气之后是更加难过。

霍与江现在的身体情况,其实苏小满心里也很清楚,基本上随时有可能。

可是苏小满没有办法想象。

如果真的到那一步该怎么办。

苏小满坐在霍与江的床边。

缓缓的拉着霍与江的手。

沈聿风也走了进来,看到苏小满的时候,她已经泪流满面。

沈聿风能够理解苏小满的心情,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相互理解了。

沈聿风虽然自己心里也沉痛极了,但是看到苏小满这个样子,还是忍不住安慰她:“你不要太担心,我大哥不会不打招呼就离开的,他那么在乎你,舍不得你那样难过。”

苏小满没有说什么。

只是低着头,握着沈聿风的手。

沈聿风在里面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他知道苏小满此时此刻只想默默的陪着霍与江。

而沈聿风更知道的是,大哥最喜欢呆在自己身边的人,就是小满。

最后的时间,应该留给他们两个人。

苏小满在床边坐了很久。

她说了很多话,将今天在公司发生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霍与江。

她絮絮叨叨,甚至说到了每一个股东的反应,

苏小满最后抓住霍与江的手,说道:“你知道吗?寰娱已经没事了,不管以后如何,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会为你守住寰娱,这是你存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证据,是你一辈子的心血,未来的日子里,我会守着你的江山,你的王国,我会走每一条你走过的路,这样,你就不会孤单了。”

苏小满知道,霍与江这一生虽然在商场里面叱咤风云,呼风唤雨,虽然是都城的名门贵公子,精英中的精英。

但是他这一辈子,过的实在太孤独。

霍与江沉睡了三天三夜。

苏小满就在他的床边陪伴了三天三夜。

沈聿风来劝过好几次。

连何笙都说,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一定会垮。

但是苏小满是真的不想睡觉,没有困意,也不觉得累。

苏小满像是有一众预感一样。

她希望霍与江在最后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人是自己。

苏小满心里特别怕。

怕霍与江就这样突然离开了。

怕连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的上。

怕不能够好好的告别。

所以苏小满一直陪伴在霍与江的身边。

家里的管家看到这个场景,每次都忍不住的抹眼泪。

家里的保姆都说,苏小姐因为先生,都快要疯掉了。

苏小满是真的不累。

只是寻常的跟霍与江说话。

偶尔也伏在他的床边眯着眼睛睡一会儿。

但是怎么睡都不会踏实。

苏小满总要起来探一探霍与江的鼻息。

霍与江现在的状态都是昏睡。

连何笙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赵敏说这是之前他私自服用一些止痛药导致的后果。

这么长时间,苏小满一直不知道,霍与江竟然一直在吃止痛药。

他那么能忍的人,肯定是因为真的痛的受不了了,才会如此这般吧。

霍与江是在第四天凌晨醒过来的。

那个时候,苏小满还迷迷糊糊的睡着。

苏小满坐了一个噩梦。

梦见满世界都在地震。

那些高楼大厦瞬间就压了过来。

世界瞬间变成了废墟。

空气里面到处都是呼喊声和血腥的气味。

而苏小满就站在这断壁残垣之中,

那种绝望是无法形容的。

就像是失去了一切。

就像是生命失去了意义,甚至开始怀疑人生下来是不是就是为了困难而生。

苏小满被那种绝望的感觉生生的吓醒了。

醒来之后,也只觉得背后冷汗层层。

苏小满松了一口气,还好这只是一场梦。

苏小满条件反射去看床上的霍与江。

却是发现此时此刻霍与江醒了,睁着眼睛,眼中一片清明。

苏小满也说不清楚那是一众生命养的感觉。

又高兴但是隐隐的又很担心。

苏小满连忙说道:“霍大哥,你醒了?“

霍与江的声音平静,但是能够听的出来没有多少力气。

霍与江说道:”做恶梦了?“

苏小满点了点头。

霍与江说道:”怎么不回房间睡觉,你这样伏在这里睡,不舒服,肯定会做恶梦的。“

苏小满缓缓的抓住霍与江的手:”这样你醒过来就能看到我了。“

霍与江缓缓的抬起手,似乎想要摸苏小满的脸蛋。

但是最后却是摸了摸她的头发:“傻丫头。”

苏小满还是很担心霍与江的身体。

苏小满问道:“现在你有什么不舒服吗?我去叫何笙过来帮你检查一下。”

霍与江却是拉住了苏小满的手。

霍与江说道:“我现在很好,小满,就这样陪我呆一会儿。”

苏小满最后还是坐了下来。

霍与江说道:“其实这几天,我知道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你说的那些话,其实我也都听到了,只是那个时候,觉得身体很沉,整个人像是被困住了一样,我没有办法给你回应。”

霍与江说道:”小满,真的很谢谢你。“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