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11点多。
阿明仔领着吴海来到了酒店内,跟周廣龙单独见了面。
“怎么了?”周廣龙给阿明仔倒着茶水,轻声问了一句。
“李浩成的那个姘头小莲,你还记得吧?”阿明仔直言问了一句。
“记得啊。”周廣龙点头:“当初不就是因为有她,你才能这么顺利的当上会长吗?”
“对。”阿明仔轻声应道:“现在这个小莲有异常反应。”
“什么异常反应?”周廣龙追问。
“吴海前几天发现小莲在楼上往下扔纸条,然后有人来取,所以我就让吴海盯了一下她。”阿明仔皱眉叙述道:“今天晚上,吴海亲眼看见小莲又跟那个人通过纸条联系了。”
“什么样的人?”周廣龙也提起了兴趣,扭头看着吴海问了一句。
吴海一直等着这个说话的机会,所以此刻很激动的应道:“是这样的周老板,从会长让我盯小莲开始,我就一直没睡觉,成天在窗台上坐着,吃饭都在上面……!”
“行了,我知道你辛苦,说正事儿。”阿明仔摆手直接打断。
“哦!”吴海一愣后,立即补充道:“今天晚上小莲又往下扔纸条,我看见了,然后就出门跟上了捡纸条的那个男的。对方走到工会旁边的街上,把纸条给了车里的一个人……那个人脸是花的,好像被严重烧伤过。”
“被烧伤过?”周廣龙一愣。
“对,面相很吓人!”吴海点头。
周廣龙插手陷入沉思。
“当初我之所以留着小莲没动,就是因为没找到李浩成的尸体……现在看来我的选择是明智的。”阿明仔声音沙哑的说道:“这个脸被烧伤的男的,很可能是李浩成。”
“连人都没看清楚,你就判断是李浩成,这有点武断吧?”周廣龙皱眉问了一句。
“我从两点分析。”阿明仔竖起手指头说道:“第一,小莲在公会内除了陪伯老睡觉之外,她根本没有什么正式职位,所以也就不存在派系一说。那么现在能跟她联系的,除了李浩成还能有谁?工会里的人避她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跟她有来往?第二,毒F的加工点虽然爆炸了,可连警局都没办法肯定,那几具尸体里有李浩成。而当时你的人,更是没有追进去亲眼看见他死,所以你敢确定李浩成真死了吗?”
周廣龙闻声沉默。
“这种事情不能大意,如果李浩成没死,那会直接威胁到我的地位。”阿明仔明显有些急了,竟然一时间忘记了吴海还坐在旁边。
“你先出去。”周廣龙冲着吴海招呼了一句。
“好的。”吴海立马点头,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你继续说。”周廣龙再次看向了阿明仔。
“李浩成如果没死,那我就危险了。”阿明仔眼睛通红的回应道:“码头工会第一次跟盛世万豪咬起来,内部的一些高层就已经对我不满意了。他们认为我跟你合作,不是给工会带来利益,而是为了自己。再加上后来陆涛又设套反打了库察,给工会形象带来了严重打击,这更让有些副会长,高层看我不满意……而现在库察又死了,那些跟着我造反的人,心里也有想法,所以我现在是真的内忧外患,经不起大事儿了,明白吗?”
“那你的意思呢?”周廣龙面色严肃的问道。
“顺着小莲这条线,找到李浩成,彻底补死他。”阿明仔毫不犹疑的回应道。
“可这个人要不是李浩成呢?”
“这已经很明显了,我不跟你说了吗?现在这个节骨眼,没人会联系小莲的。更何况那个人脸上有烧伤,你告诉我除了他,还有谁?”阿明仔激动的质问道:“更何况,即使这个人真不是李浩成,那我们也应该护盘啊,小莲不会无缘无故跟人传纸条吧?!”
“我不建议这么做。”周廣龙沉吟许久之后应道:“我觉得你有些慌了。”
“生死攸关的事儿,我怎么可能不慌?”阿明仔和周廣龙已经没必要遮遮掩掩了,两人彻底绑在一艘船上,所以说话也没有那么多顾忌:“你得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李浩成真没死,咱们任由他在背后搞事儿……那我要倒台了,你是一点跟他合作的机会都没有的。别忘了,当初要杀他也有你一份。”
“我不是不想帮你,我是觉得这事儿看着很玄乎。”周廣龙轻声解释道:“即便李浩成没有死,那他现在也被你嫁祸成了杀害伯老的凶手,工会的人恨他入骨,所以我们还不如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想办法补他刀,而不是急于一时的干死他。因为现在事情你只看到了表面,细节并不了解,贸然出手儿……万一掉人家套里怎么办?”
“你太谨慎了。”阿明仔连连摇头:“你是周氏集团的人,事情成了败了,你无非损失一些人脉关系,还有现款。可我不一样啊,我败不起!李浩成在我眼皮子底下搞事儿,我一招防不住,那就满盘皆输。所以只有干死他,杀伯老的事儿才能彻底安在他头上,不然事情一旦暴露,后果不敢想象。”
周廣龙沉默。
“这次你必须帮我。”阿明仔不容置疑的说道:“帮我搞了李浩成!”
“……我怎么帮?你说!”周廣龙此刻心里虽然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想法,但他知道这事儿没法劝阿明仔。更何况对方说的也有些道理,所以他只能主动问了一句。
“处理李浩成,我不能用工会的人,因为他涉及到杀伯老的事件,所以我不想让工会内任何人知道这个事儿。”阿明仔舔着嘴唇说道:“还是得你找人,而且最好是上回杀伯老的那几个,他们一直着手处理这件事儿,用他们最合适。”
“这他妈好像是上天注定的。”周廣龙叹息一声回应道。
“什么意思?”阿明仔一愣。
“那几个人原本让我安排在了国内,但他们临时出了点事儿,刚来越N。”周廣龙皱眉应道。
“那来的正是时候啊,就让他们办了。”阿明仔拿起烟盒回了一句。
“……这事儿看着偶然事件很多,但怎么就这么巧合碰一块了。”周廣龙心里还是有点犯嘀咕。
“李浩成必须得弄死!!”阿明仔再次强调了一句:“我不想坐在火堆上当这个会长。”
“好吧。”周廣龙点头后,拿起手机就拨通了刘鹏举的电话:“你们三个过来一下,来我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