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帝兵!”
帝俊双眸掠过忌惮,看着楚望仙身后一株株神木化作的兵器。
不死神木化为的神珠、千手千眼神木化做的剑阵、菩提六道树化为的木杖,梧桐凤凰树化作的火刃……
这是风燧人的最强手段。
恐怖的压迫力震慑心扉袭来。
帝俊在太古之时就见识过神木帝兵的恐怖威力,一旦施展,神木之中的器魂就会苏醒,一击斩杀天帝,并不令人意外。
眼前数量太多了,足有十几柄神木帝兵。
其中更有一柄熊熊燃烧的火焰剑缓缓浮在楚望仙的头顶。
“不完全的燧木剑!”
若有可能,帝俊绝不想再尝试一次燧木剑的威力,燧木剑可是斩杀过天帝的剑。
“风燧人,休想吓唬我……以你如今的修为,根本驱动不了神木帝兵。”
帝俊凶狠道,他自认为楚望仙在故布疑阵。
因为要驱动神木帝兵,需要海量的能量,一旦发动,楚望仙瞬间会变成人干。
帝俊笃定楚望仙不敢。
“帝俊,你大可以试试!”
楚望仙摊手淡淡道,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奇怪的表情,帝俊一时之间竟看不穿楚望仙的底细。
若风燧人真的是存了同归于尽之心,那可不妙。
帝俊眉头一蹙。
他刚从万年封印中挣脱,若再让他沉睡,那绝不甘心。
“风燧人,别想用言语乱我心,你说了这么多,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乱我的战心,是不是?”
帝俊越加笃定,楚望仙是虚张声势。
风燧人不过转世之躯,无上镜四重,修为远低于他,若真是一对一真实比拼,他胜算非常高。
就算风燧人强行发动神木帝兵,又能驱动几次,迟早身体崩毁。而且风燧人好不容易转世,怎么舍得自杀。
“哈哈,风燧人,我可不会上你的当。”帝俊笑着回应,自认为看穿。
楚望仙摇头,“帝俊,看来你还是没有听懂我的话,究竟是谁给了你化魔的鲜血,伏羲,还是风石夷!”
“风燧人,你究竟是什么意思,藏头露尾,有话直接说清楚。”
“你自诩魔帝,研究化魔,抓来众多仙神做试验,但你自己,其实也不过是别人的试验品。”
“荒谬!”帝俊不屑一顾,依旧认为楚望仙在虚张声势。
大战在即,楚望仙说个不停,肯定是害怕他,而拖延时间。
楚望仙幽幽一叹,讳莫如深,默默摇头,“帝俊,说你聪明呢,毕竟登上天帝之位,说你蠢呢,我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究竟是谁给予你九柱神的魔血。”
“是我亲手在西方神界得到的。”帝俊咬牙又问道:“你不相信。”
可说这话时,帝俊的双眸之中掠过了一丝迷惘。
这表示事情并不简单,绝非像帝俊所说的那么轻松,甚至帝俊说的是反话。
“我确实不信,真相如何,你比我清楚。”
帝俊一瞬间沉默了。
太古之时,他为天帝,魔血确实不是他自己主动得到的,而是伏羲告诉了他,魔血所在。
难道是伏羲。
不可能的,伏羲早死了!
帝俊心中掠过数道想法,最后厉目一扫,心中一凛,风燧人果然厉害,三言两语竟然乱了他的心神。
果然不能和风燧人多说话,否则就算天帝,也会被楚望仙的话语逼疯。
“杀!”
帝俊爆喝一声,绝不能再让楚望仙继续说下去,否则自己的心智绝对会被混乱。
轰!
帝俊再次施展帝天十击。
这一次,他是真正拿出了实力。
帝天十击,吞天!
帝俊的右臂扬起,猛地变异增大了五倍有余,肌肉虬结宛如变异人,而且肘部关节竟然有一张魔嘴张开。
魔化后的帝俊可以施展以前无法施展的无上手段。
砰砰砰!
刹那间,天地间的空气仿若被吸入帝俊的右臂之中。
随后大块的山石粉碎,空气消失,一缕缕天道法飞进。
天道法则,是一界的基础,就仿若物理、数学和化学公式一般,构成了天地万物运转的法则。
而眼前,就仿若天地万物被抽离了各种公式,失去了维持的基础。
“破!”
化魔后的帝俊,竟然以此种恐怖的姿态,吞噬了天道法则,发起了恐怖一击。
在帝俊身后,是无尽的黑暗,帝俊就携着天道法则汇聚的力量,一齐杀来。
“这怎么可能!”
在观战的禺号浑身燥热,帝俊的这一击,根本超出了他的想象。
寻常力量,不过是万斤,十万斤,甚至百万斤,亿万斤之力,但总归有一个数值。
数值越高,对敌人的伤害越大。
但帝俊已经达到了用天道法则化为力量进行攻击。
这与他,根本是两个次元的差距,已经不是单纯的力量差距,毕竟力量会被结界或者同等的力量挡住。
但天道法则凝成的一击,直接是各种规则的集合,一击打击的也不是你的肉体,而是足以抹杀掉对手存在的基础。
就仿若一个人单纯用力量,而另外一个人则利用枪炮。而枪炮,是用各种公式制造出来的杀人武器。
一个单纯用蛮力的人,根本不了解枪炮的可怕,所以枪炮征服了世界。
帝俊施展的,就是用天道法则凝成的一击,与力量根本不同的存在。
“难道这是无上之上的手段!”
这帝天十击,吞天一击,一旦被击中,构成楚望仙身体和魂魄的各种根本法则,会被毁灭。
等于楚望仙作为人的存在,直接被抹杀,身体和魂魄会化为比尘埃还细微的微尘。
“不挡吗?真是可笑。”
帝俊残忍看着楚望仙,一击之下,天崩地裂,攻击所及之处,一切化为虚无。
失去了运转的法则,便是空间的存在本身,也失去了基础。
可就是在虚无之中,楚望仙未死,但半身完全消失,血肉骨骼完全湮灭,可楚望仙身体的恢复也在瞬息完成。
“你没死?不死神木,难道这样也可以修复!”
楚望仙身后的宝珠闪烁。
“不对,是千手千目神树的分身,原来用分身逃过了。”帝俊终于看清楚,便有厉喝道:
“风燧人,看来连你也害怕与我一战,不断的逃避!”
眼前楚望仙默默叹息,摇头。
“帝俊,看来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未明白,我找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