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友光听完他说的话后,淡笑一声,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只要你管好你的属下就行了。你要让他们明白,这种事要是曝光了,不仅是我们有麻烦而已,他们也跑不掉的。还有你,你小子要是敢把这事传出去,你全家都得死。”
最后他突然扭头指着坐一边的阿旭,阴冷的警告道。
阿旭肩膀一缩,连忙摇头:“不不不,我死也不会说的!绝对不会!”
夏友光扔了他一叠钱过去,道:“拿了钱就要懂规矩。”
阿旭接住了这叠钱,双眼一亮,盯着钱就兴奋的笑了起来:“懂懂懂!嘿嘿嘿!”
随后他就像是怕这笔钱被人抢走了一样,立即把钱塞进了口袋里,将口袋塞得鼓馕馕的。
所长有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道:“那没你的事了,滚回去。”
阿旭立即站了起来,高兴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打开门就走了出去。关上门后,办公室里就剩下陆家洪和夏友光两人。
夏友光道:“这木家真看不出什么来历,竟然还有本事得罪到那些人。堂堂的北城李家,离我们这里几千里地。这木家人也不知道谁惹到了这李家,被人在暗地里这么搞。不过这李家也狠,就算隔这么远,也要把手伸过来这边整这木家。”
陆家洪听他提到李家人时,目光看了一眼他身前的桌面上一份没翻开的文件。
他坐直身,伸手将文件拿了过来。打开边看边说道:“听说这背城的李家和蔡家一直是敌对的,而这蔡家前段时间来过南岛,然后找了这木家木老大的老岳父。现在北城李家想搞这新罗木家,我觉得应该是和这蔡家有什么关系了。”
夏友光挑了挑眉,道:“蔡家?怪不得!而且这木老大最近生活过的很滋润啊,当个病恹恹的破老师,现在却有钱建房子了。而且这两天还计划出去玩,真是冲着人家枪头上顶了过去啊。人家还正愁着没机会收拾他们一家呢,这老头还想碰上往外跑。这要是弄个车祸就简单多了……”
陆家洪平静的瞟了他一眼,收回了目光放在手里的文件上才慢悠悠的出声:“这次他们大概没办法活着回来了,能惹到北城那种权势的人家。”
夏友光道:“这滨海城是大龙虾的地盘了,落他手里的活通常都是以死为准的。可惜了那小丫头,这么小就被人害死倒是有点可惜了。不过他家那大女儿还活着,也算是留了个口。”
陆家洪正想说什么,他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陆家洪拿起电话应了声,然后听到电话那头似乎说了什么。
他放下电话后,对夏友光道:“阿光,我这里有事要出去,你先回去。这边几个小子的事没什么需要担心,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说着他拿着手机车钥匙,就把夏友光赶出了办公室。
木云天几人在屋里被用各种方法折磨了几个小时,木云天那支药水的效力一降了之后。又被那警察灌了十来杯水,又不让他上厕所,给他憋了两三个小时。
木云雨那边一进去后就被两个警察将他的关节反方向的掰,掰的力道又刚刚好控制在让人痛不欲生,但又不会把关节掰断的那种程度。所以木云雨也是惨叫连连,但木家的的牛脾气上来了说什么也不肯签名。
李向标那边也是很惨,但李向标这人性格一向很刚,这种逼迫他承认的事情他就算死了也不会承认的。所以,下场也是被整的半死不活。
这派出所里修理人的方法多的很,而且还不能伤到人,但是又要让人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他们是做了专业的调查,从网上或者同行那里,才收集来的各种从古时代流传到现在的酷刑。
几人被折磨了几个小时,从中午到傍晚时。个个都已经神情混乱,但是却死咬着最后一丝执念不肯签字。
“这几个小子骨头还真硬,一般人熬一两个小时就不行了。他们倒好,已经熬了五六个小时,意志还这么坚定。”那些给他们上刑的警察都有些佩服这三个小子的意志力了。
就在太阳下山的那一瞬间,派出所门前突然乱起了一阵飓风。
“呜————”风直接吹进了派出所大厅里,立即将里边的警察都吹的一脸懵圈了。
“哇靠!哪来的这么大的风?”桌子上的资料物品什么的被吹飞到了地上,各个警察回过神后,纷纷去捡东西。
“砰——”突然他们所长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被这股风力给强力吹开了,同时炸开的还有办公室里的窗户。
而这派出所是供神的,供台上供的是黑面包青天。而此时这上边的包公像被吹掉到了地上:“啪——”
“包……包公碎了!”看着包公像掉到了地上,就在旁边的警察看到后立即惊慌的大叫了起来。
他们这里不是没刮过风,南岛一年十几次大大小小的台风,这派出所也不是没被吹过没被淹过,但是这些年包公像一直都是好好的在上边镇着的。这会儿却被一股莫名其妙的风给吹下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
听到他的话后,所有人都猛然扭头朝着供台看去。果然没看到熟悉的包大人立在那里后,一个个都愣住了。
其中有一个比较信这方面的小警察默默的从自己抽屉里拿出了个平安符双手按在常心,默默的在那里重复念起喃呒阿弥陀佛来。
“噼里啪啦——”这股风把这屋里能吹掉的东西都吹掉了一地,将所里砸的一片狼藉后,才卷着风尾吹走的。
结果等众人回过神来时,突然看到那白色的墙上留下了一句黑乎乎的字:黑警察没好下场!你们做下的事,会回到你们自己身上的!
看到这句话,那些做惯了黑事的警察们都是脑子一懵。
“队……队长!这是……这……”看到这句话后,回过神来的众警察个个都朝着他们队长身这靠了过去。
那队长正是之前审木云天的那个警察,此时他脸上的表情也是震惊的。被下属叫回神后,他暗压心里的惊慌说道:“慌什么?肯定是有人用我们不清楚的方式在这装神弄鬼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