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一别经年再相逢
“小道士,你师姐他们,人在哪里?”
小道士在前面带路,直到一枚羽翼轻身符用完了,都没有到达目的地,这让少女十分不满。
“快到了,就在前面那个山谷!过了这个山坡,就到了。”
小道士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虽然羽翼轻身符度很快,可是灵气消耗也很大,他的实力很弱,此时已经消耗了一大半。
见此,杨云帆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一枚补气丹,递给小道士,道:“这是补气丹,你含在口中,可以弥补沿路消耗的灵气。”
“补气丹?这个东西,我只听说过,都没有见过!”
小道士眼睛盯着杨云帆手里的乳白色的丹丸,直愣愣的呆。
而后,他回过神来,连忙把这个丹丸塞进自己嘴巴里。顿时,他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气,从这丹丸之中化开来,然后经过他的阳明经脉钻入到他的经脉之中,汇聚到四肢百骸之内,让他身体的疲倦一扫而空。
他的眼睛顿时一亮!
真是好东西啊!
他让他更加怀疑杨云帆的身份了。
这位前辈,年纪不大,好像也就二十出头,可修为的强不象话,还有那么多好东西。什么符文,丹丸之类的,随手就可以拿出来。
而且,他丝毫都不在乎。
看得出来,这位前辈,一定是一个大土豪。
其他门派往来的那些精英弟子,都没有一个像他这么阔绰的。
“我恢复的了差不多了,我们继续赶路吧。”
休息了一会儿,小道士恢复的差不多了,三人立马继续赶路。
“杨大哥,我总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一些怪怪的。四周给人一种荒凉死寂的感觉。”
少女一边飞行,一边在杨云帆身边说道。
杨云帆闻言,皱了皱眉,点头道:“真是奇怪,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不过,昆仑山这边,本来就是荒无人烟的地方,又因为南北都有高原,隔绝暖湿气流,使得这里荒漠化很严重。或许,只是环境原因吧。”
话虽如此,可杨云帆心里还是起了一丝提防。
而且,越往前走,他心里这种忌惮的感觉,越是严重。
他们一路往西边飞行,从原本的盆地外围,一直往上爬坡,此时海拔已经接近3ooo米了。
而在前方,西边的位置,杨云帆看到了一条雪山上流下的溪流,渐渐汇聚成江河。
至于南方,是昆仑主山脉,直插云霄,如同一条卧龙,横亘在这片广袤的徒弟之上。
在北边,天际之处,则是另外一条大山脉,浩浩荡荡,又西向东,丝毫不比这昆仑山主山脉要小多少。
这里是
杨云帆望着这个地貌,骤然想起了,这是什么地方。
“等一下!”
杨云帆手一挥,停在半空中,他转过头,盯着小道士,声音有些冷然,道:“你师姐,他们在昆仑死亡山谷之内?”
“是,是的。”闻言,小道士的面色一下子变得极差。
他刚才有意不说,是怕这两位前辈听到是在死亡山谷之内,所以不愿意去。
他们要是不去,他都不知道能找到谁来帮忙。
可现在,杨云帆提前现了,这让他心中充满恐惧。
这位前辈实力高强,不是他能抵抗的,随手杀了他,他也没办法说理。
想到这里,小道士立马慌张的道歉:“前辈,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要骗你们的。我是怕你们知道了要去死亡山谷,不愿意帮忙。不过,我真的没有想过害你们,我只是想救师姐他们。”
“呵,年纪不大,你这小道士,倒是一个情种!三句话,离不开一句师姐。”
杨云帆在一旁,冷笑了一下。
他本身也没有想要对这个小道士做什么,只是不愿意被骗。
再说,昆仑山死亡峡谷,并不是特别神秘的地方。一些传言,也太过夸张。
他师父摩云道君,曾经去过那地方,回来说,那地方什么都没有,就是磁场比较古怪,容易让人迷失方位。对于他们这类可以飞行的修士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危险。
“前辈,我知道,我没有告诉你们真相,是我不对。可是,我师姐命在旦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才好。求求你们,救救师姐,等我长大之后,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小道士目光殷切的看着杨云帆,希望他帮帮忙。
少女听了这话,却是嗤笑道:“你一个小道士,能怎么报答我们?杨大哥家里看门的狗狗,都比你厉害。”
正当小道士张口想要反驳的时候,少女却是又笑着看了杨云帆一眼,道:“不过,你这小道士,还算有情有义,自己从死亡山谷逃出来了,倒是也没有忘记师姐,还想着回去救她。人品,还算可以。”
闻言,小道士却是苦笑一声,道:“我可不敢逃啊!山谷之中,除了我师姐之外,还有蜀山灵鹫观的夏紫凝前辈,蜀山归云剑派的两位前辈我要是一个人回去,师父肯定会扒了我的皮!”
夏紫凝!
听到这个名字,杨云帆心脏骤然猛跳了一下,
他一下拉住了小道士,盯着他紧张,道:“你说还有谁?”
“蜀山归云剑派的两位前辈”小道士不明缘由的看着杨云帆。
“不是这两人,前面那个灵鹫观的谁?”杨云帆才不关心什么归云剑派的人。
小道士知道杨云帆多半认识灵鹫观的人,心里一喜,忙道:“是灵鹫观的夏紫凝前辈。”
“夏紫凝前辈,为了救我师姐,被怪风卷了一下,好在夏紫凝前辈修为强悍,挣脱出来可是,走不了多久,她就晕过去了。我师姐他们也都浑身软,动不了。我修为最低,却是不受影响,跑出来,找人帮忙的。”
“别废话了,快带路!”
杨云帆听到夏紫凝受伤,心里就焦急如焚,什么死亡山谷,就算是十八层地狱,他也要去!
唉,紫凝啊紫凝
上一次在湘潭市见到你,你也是身受重伤,一别经年,骤然听到你的消息,却又是这般。你总是让人操心啊。
“杨大哥,你认识那一位蜀山灵鹫观的夏紫凝吗?”
少女见杨云帆听到夏紫凝受伤的时候,神色都变了。她从未见过杨云帆这么紧张一个人,这让她本能的感觉到,这位夏紫凝,在杨云帆心中的地位不一般。
同时,她也有一些微微的吃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