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讨人嫌的小胖子
说到这里,杨云帆从口袋里拿出纸笔,写下处方。
鳖甲1o克,青蒿5克,白薇5克,丹皮1o克,地骨皮1o克,生地1o克,玉竹1o克,地龙1o克。
这个配方之中,鳖甲,可以滋阴退虚热青蒿,可以清泄肝胆和血分热加白薇,可以凉血退热。至于生地、玉竹、地骨皮、丹皮,则是用来滋阴凉血。最后的地龙,则是可以清热、活络止痉。
杨云帆把药方递给库尔尼科娃,道:“这是药方,你留一份。等一下,我去药房帮你抓药,顺便让厨房炖一只小甲鱼,给你们尝尝鲜。我们东海市的甲鱼可是很出名的。我小时候最喜欢吃这个!”
见杨云帆给女儿看病开药,现在连自己女儿的饮食,他都包下了。
这让库尔尼科娃十分的感动,她忍不住拉着杨云帆的手,感动道:“谢谢,杨医生!真是太感谢了!如果您有机会你来乌克兰,一定要来找我们一家!我们一定会把你当成是最珍贵的客人的!”
“客气了。”
杨云帆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他还记得,上一次遇到的乌克兰人,好像是一个叫尤里科夫的将军。
他帮那个将军解了毒,那个将军好像还送了他一片乌克兰的矿山。这半年来,矿山那边的负责人还给他看过财务报告,还希望他这个矿山所有人能去乌克兰一趟,准备汇报一下这大半年来的工作呢。
不过,他嫌弃乌克兰太遥远,除了美女很多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他的地方!所以,一直没有去看看。
“你们休息一会儿,我去抓药。”
对着几人说了一句,杨云帆走出门去。
一走出门,他就撞到了陈小乔。
“杨云帆,你怎么躲在这个破地方?我找了你一圈,还以为你人间蒸了呢!”
陈小乔刚才跟着过来,结果走的慢了一步,现杨云帆消失了。
这么一会儿功夫,她都快把这一层给翻过来了,都没有找到杨云帆。谁知道这时候,杨云帆自己出现了。
这时候,杨云帆看到不远处有人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神情兴奋,显然是看到了陈小乔这个大明星。他忍不住劝道:“那个,小乔啊,你要是没事,就回家去吧。这医院里面,人来人往的,要是看到你这个大明星在儿科,还以为你有私生子什么呢。”
“切……神经!”
陈小乔撇撇嘴,她才2o出头,要是有私生子,那是她16岁生的?
“对了,杨云帆你手里拿着什么呢?”就在这时,陈小乔眼睛尖,看到杨云帆手里拿着一张纸,上面写了一行字,好像是药方。
她顿时好奇无比,将药方拿过来看了几眼,然后不由道:“鳖甲,青蒿?咦,这不是青蒿鳖甲汤吗?”
“哟?你竟然知道这个药方?这可是奇了!”杨云帆看到陈小乔竟然知道这个药方,也不由大为惊讶。这个死丫头虽然长得漂亮,可是因为太早就出来当演员了,整天演戏的,哪有空好好读书,属于一个半文盲。她竟然还认识这个药方?
陈小乔一看杨云帆那惊讶的眼神,不由生气道:“杨云帆,你少瞧不起人!这什么青蒿鳖甲汤,不就是用来调理身体的嘛?我还喝过一段时间呢,味道不咋样。倒是甲鱼汤挺好喝的。”
“你还挺懂的!”杨云帆不由一笑,心中明白过来,估计陈小乔体质不大好,属于阴虚易热的那种体质,所以也有老中医给她开了这个方子,用来滋阴清热的。倒是对症。
“算了,你把药方给我,我帮你去抓药吧。那边,好像又出了一点事情。”就在这时,陈小乔看到儿科那边,又有一个4、岁大的孩子哇哇哭着,被一个年轻的女人拖着,走到儿科这边来了。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不过陈小乔看到那个小胖墩身上,好像起了许多红点,看着挺吓人的。
“妈妈,我好痒啊。我好难受啊!”
那个小胖墩大概4、5岁左右,整个人圆鼓鼓的,跟个小肥猪一样。要是平时,这倒是一个个挺可爱的小胖子。可现在,这个小胖子,不时抓一下自己的脖子,又抓一下自己的手臂。
被他抓破的地方,不时还流出了一点脓水……
而除了这些新抓破的地方,杨云帆还看到小胖子身上有不少结痂的地方,身上还有很多抓痕。
“这是水痘吗?看着就觉得浑身痒!”陈小乔看到那个小胖子的惨样,只觉得浑身一哆嗦,好像自己也得了水痘,身上痒了一样。
杨云帆却摇摇头,道:“应该不是水痘。看他的症状,应该好久了。如果是水痘,疫苗注射之后,3、4天就好了,就算严重一点,也不会过一个礼拜。这个小胖子,身上结痂的地方可不少,起码有半个月了。”
“你快去看看那个小胖子吧。我先帮你去抓药!对了,中午你们家开大会,我都没有吃饱,那个甲鱼汤,我等会儿帮你出去买。正好,在医院对面有一家水产饭馆。”
陈小乔看到那小胖子的皮疹,觉得自己也浑身难受,赶紧跑了。
“这丫头,真是的……”杨云帆摇头失笑。
不过,陈小乔帮他去抓药了,这个小胖子的病,他也只好过去看看。
再一次回到儿科,刘医生正在检查那个小胖子。
而库尔尼科娃和卡捷琳娜这对母女,看到小胖子进来之后,现了他身上可怕恶心的水泡之后,连忙退到了角落里。
“好痒,好难受啊!”
小胖子又抓又挠的,浑身难受,看着很像传染病。
“卡捷琳娜,把脑袋缩回去,别出来。”库尔尼科娃抱着卡捷琳娜,把她的脑袋埋进自己的衣领里面,生怕自己女儿也被传染了恶疾。
这时候,杨云帆走进来,库尔尼科娃就跟找到了救星一样,拉着杨云帆道:“杨医生,那个孩子……他身上,怎么到处都是奇怪的脓包?看着好可怕,会不会传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