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也是高考前的最后一天。
苏南早上起床后发现姐姐并不在身边。
等他准备去洗漱时,却意外地在厨房发现了姐姐忙碌的身影。
苏南来到厨房,手搭凉棚向窗外看了看,道:“奇怪,太阳竟然从西边出来了。”
姐姐娇嗔道:“讨厌!你明天考试,今天的所有家务姐都包了,你就只管看书学习和休息就行了。”
苏南道:“那我一定要多考几分才对得起姐姐的付出。”
等洗漱完后,苏南坐在餐桌旁,向厨房望去,只见姐姐还穿着睡觉时的吊带睡觉,她一定是起床后匆匆洗了把脸就开始在厨房忙碌了。
一条白色带蕾丝花边的围裙束在姐姐的腰间。苏南看去,看到姐姐优美如天鹅般的脖颈,雪白粉腻的大半个美背,柔润的双肩,因围裙所束而更显纤细的动人腰肢,裙摆下的修长双腿……
苏南大流口水,秀色可餐,古人诚不欺我!
苏安琪端着煎蛋的碟子过来,看见苏南垂涎欲滴的模样,不禁笑道:“姐姐的手艺不错吧!看把你馋的。”
“是啊,是啊。”苏南道,“我馋得连个人都能吃掉。”
苏安琪见苏南目光从自己胸前的伟岸扫过,立即明白了苏南话中的意思,眼神娇羞,嗔道:“讨人厌的鬼。”
姐姐转身去了厨房。
苏南拿起餐具,刚要动手,厨房传来姐姐的声音:“先别动,我还没拍照呢。”
苏南无奈地放下餐具,喃喃道:“吃饭前先拍照,这是种病,得治。”
“你说什么?”没听清的苏安琪在厨房道。
“没什么。姐姐的爱心早餐我也要拍下来留念。”
苏安琪高兴地道:“你等一下,我端出来。”
姐姐的爱心早餐中西合璧,既有西式的煎蛋煎肠烤面包,又有中式的白粥包子豆浆油条。
苏南愣了一下,道:“你叫了外卖?”
“对呀。”苏安琪一边拍照一边道。
苏南急了,道:“你就穿成这样给人家开门?”
苏安琪抿着嘴唇,微垂下头,眼神里流转着抑制不住的喜悦。
“傻瓜!没有了,我穿了外套的。”苏安琪小声道。
苏南舒了口气,穿成这样的姐姐只能我看,其他人不行。
苏安琪不敢抬眼,轻声道:“你这样大男子主义,以后谁要是做了你女朋友,会吃苦的!”
苏南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我检讨,我检讨。”
苏南的回答领会到姐姐话里的深意。
苏安琪不满地哼了一声。
苏南反应很快,立刻道:“女朋友可以吃苦,姐姐绝对不能吃苦。除非她既是女朋友,又是姐姐。”
苏安琪这才甜甜地笑了,开开心心地去发朋友圈了。
吃完饭后,苏南在姐姐的监督下坐到书桌旁开始看书。
苏安琪坐在旁边玩手机,然而并不闲着,一会儿来问“喝水吗”,一会儿来问“吃水果吗”。
刚看了半小时书,姐姐又来道:“休息一下吧,姐姐给你按按肩。”
苏南自然是求之不得。
苏安琪站到苏南身后,纤纤玉手抚上苏南的肩膀,轻揉慢捻,粉拳轻捶。
苏南闭眼享受着,心想古人追求红袖添香夜读书果然是有道理的。
苏安琪很卖力气,很快就微微喘息起来,而且那娇喘声就响在苏南的耳边。
苏南连忙道:“好了,可以了。我要学习了。”
要是再让姐姐按摩下去,只会搞得自己很难受。
在姐姐的陪伴下,苏南心猿意马地看了一上午书。
幸好苏南有修行加持,学习早已不在话下。如果真换了以前,有姐姐这样尤物般的女人陪伴,哪里还有心思学习呢?
中午,照样是苏安琪做的饭。别看苏安琪平时从不做饭,但手艺还真不错。
吃完饭的漫长午后,苏南摊开一张凉席,躺在上面,翘起二郎腿,吸着一块雪糕。
姐姐将头枕在苏南的腹部,拿着手机在追剧,并且不时地张开红润的双唇向苏南示意。
苏南就将自己手里的雪糕递到姐姐的嘴边。
姐姐深深地吮吸。
苏南的思维不可避免地滑向邪恶的深渊:姐姐好厉害的深喉功啊。以后……
姐弟俩共吃着一块雪糕,享受着难得夏日午后时光。
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候,苏南没让姐姐在家里做饭。
“走吧,带你到别的地方吃饭去。”苏南道。
“好啊。”苏安琪满是期待地道。
然后苏南就骑着自行车载着姐姐来到了裴家。
不顾姐姐的黑脸,苏南硬是拉着她进了裴家的别墅。
等吃过晚饭后,苏南还是骑着自行车载着苏安琪。只是他没有向家的方向骑行,而是骑向了江左市郊的天都山方向。
“我说曼殊姐,你这样不行,会被他们看出破绽的。”苏南向身后的女人道。
坐在自行车后座的女人明明是苏安琪的模样,一开口却是裴曼殊的声音。
“哪里有破绽了?”
苏南道:“我们来的时候,姐姐都是搂着我的腰的。你这样做的周周正正的,他们不怀疑才怪。扮就扮得像点嘛,曼殊姐姐。”
原来现在的这个苏安琪是裴曼殊用易容术假扮的。而真正的苏安琪则留在了裴家,无论裴观经怎样狠辣无情,他都不敢杀入裴家家中。
“你们姐弟关系倒是真好。”裴曼殊听从了苏南的建议,伸臂揽住了苏南的腰。
苏南呵呵笑道:“幸好是曼殊姐来扮我姐,换了许多人,恐怕得浪费许多棉花。”
裴曼殊不解地道:“为什么会浪费棉花?”
苏南道:“我瞎猜的。也许不是棉花,是海棉也不一定。”
裴曼殊这才听懂,他是在说自己和苏安琪胸前是同等的规模,不用填充什么。
笑着摇了摇头,裴曼殊道:“我怎么没察觉到有人跟踪?”
苏南道:“跟着呢!不是刘黑虎的人,是修行者,其中一个是厉害人物,应该就是卢观经自己。”
裴曼殊诧异地道:“这么厉害?”
她说的不是卢观经,而是苏南。。
苏南骄傲地一笑,道:“必须的。”
论修行界小法门小手段的丰富,卢氏也好,裴家也好,他们又怎么能和完整接收了墨螭传承的苏南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