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逸心中气急,一路趱行,到第二日午时,已经到了魂谷之外。
这期间,他将丹药的药力全部催发出来,手臂上已经长出了新肉,伤势基本大好,已经不影响修为。
魂谷落座在三山环绕的深谷中,终年云雾缭绕,一般人根本看不到谷中情形。
他在魂谷外兜转了一圈,发现魂谷外并无封印结界之类的阵法,也无入谷的大道,与其他开门迎客的门派颇有不同。而且,这片山里人烟特别稀少,连一个人影也没发现。
他心中狐疑不已,但见日行正天,便不再等待,沿着一处山林向内潜入。
之所以选择正午时分进魂谷,乃是听玄悟真人说,魂谷中多有毒瘴,中间渗透了灵魂之物,除非修炼了鬼家专有的御魂之术,否则任你功力再高,也逃脱不了灵魂和毒瘴的侵蚀。但是所谓五行相克,一物降一物,到了正午时分,阳气最盛,这些灵魂之物和毒瘴就会被削弱,此时入谷,乃是最佳时刻。
肖逸此时修为大进,灵魂修为也是大涨,闯雾障其实并无多大难度。
行在其中,但觉手背和面颊上清清凉凉,好似想要从肌肤中渗透入体。不过,被真气一催,就驱散开来,并无太大威胁。
越往里行,雾障越浓,但对肖逸而言,不足为虑。
行过雾障,轻松见到鬼家宗门时,肖逸还觉得有些奇怪,暗自警惕,生恐是对方布下的空城计。
这时,鬼家弟子三三两两出现在神识之中。只见这些弟子或在莲叶上,或在樟树下,或在毒瘴边,都是闭目静坐不动,显然在修炼灵魂之术。即便醒着的弟子,也不出声音,似乎在用灵魂交流。是以,整个偌大的魂谷,肖逸竟未听到一声人声,颇为诡异。
另一个肖逸感到奇怪的地方是,鬼家宗门之外竟然没有一个守门人,根本没有大家的气派。
由于此地多有灵魂修高绝之辈,肖逸也不敢随意释放神识查看。正在思索从哪里找驱魂花时,玄悟真人忽然出现在眼前,把手一指道:“鬼家第一任鬼谷子十分精通五行八卦,这里的建筑都是依照八卦布局。在每个八卦阵脚上,都会种植驱魂花,然后通过八卦运转,将驱魂效果增强,如此才能维持魂谷不被毒瘴和灵魂侵扰。”
玄悟真人已成魂灵之体,九州之内阳气盛隆,他根本不敢走出伯阳画卷来。这里有毒瘴遮蔽日光,阴气相对较重,他才能勉强露面。
肖逸顺其手指望去,但见远去果然有一处类似于八卦台的建筑。其边上就有许多米黄色的小花,与先前玄悟真人描述的驱魂花颇为相似,应是驱魂花无误。
肖逸见如此轻易就找到了驱魂花,心中颇感意外。惊喜之余,不禁又奇怪道:“鬼家主修灵魂,不该是引魂来修炼吗?为何要驱魂?”
玄悟真人道:“此事说来话来。在此之前,你最后退到毒瘴中去,免得被人发现了。”
正在这时,肖逸已感到一种奇异的波动,好似有一道神识扫了过来。他暗叫“大意”,忙退回到毒瘴中,躲避探查。
此时,他才知道,鬼家并非没有守门人,而是守门人坐在其他地方,以神识来巡查,不禁暗叫侥幸道:“幸亏刚才没有被发现。”
同时,也奇怪道:“以鬼家的灵魂之力,一般弟子的神识也能够覆盖整个魂谷,若真是为了看守,岂不该把神识全部放开?那样,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了。”
玄悟真人笑道:“你说的容易。神识探测也要消耗灵魂之力,平日里,用上几次,不觉得如何。若是长时间一直放开神识,其不要累死人了。”
肖逸赧颜道:“说的也是,我倒想的简单了。”然后催促道:“真人快说这鬼谷种植驱魂花到底是为了何用?”
玄悟真人道:“鬼家,原为纵横家,其修习灵魂也只是锻炼自身的灵魂之力而已,并不是为了吸收他人的灵魂。”
肖逸听到此处,已然有些明白过来。
只听玄悟真人道:“听闻,有一代鬼谷子自创了一种可怕功法,能够吸收他人的灵魂为己用,从此,他的灵魂修为一日千里,可用恐怖二字来形容。为了让所有鬼家弟子受益,他还用秘法收集了许多刚死之人的灵魂,囤积到魂谷,供弟子修炼。从那以后,魂谷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过,好景不长,那位鬼谷子不久之后,就突然暴毙了。鬼家人对外宣称,那位鬼谷子是死于恶疾,但传言是疯癫之后自杀。”
肖逸问道:“可是因为吸收他人灵魂太多,无法完全净化他人的记忆,导致神智大乱?”
玄悟真人道:“应该是那样。”
肖逸想起自己在九幽之地的经历,不禁暗叫侥幸。
玄悟真人道:“自那位鬼谷子去世后,为了给防止后辈重蹈覆辙,就在八卦阵脚上种上了驱魂花,想要将那些魂灵驱逐出去。但是有一些人还是认为那位鬼谷子的功法有可取之处,只要掌握好度便可。于是,这些魂灵并没有驱逐干净,只是被逼入了毒瘴中。”
肖逸心道:“道家有禅、截之分,鬼家自然也有教法之争。”
只听玄悟真人继续道:“据说,这些魂灵被赶入毒障之后,年深日久,魂灵的意识越来越弱,竟渐渐能够被人所吸收。这毒障反而成了鬼家弟子修炼的最佳地方。于是,这些魂灵就被保留了下来。当然,还有一些人坚持不同意吸收魂灵来修炼。所以,魂谷内部是不准有魂灵的。”
肖逸已经见的多了,听了鬼家历史,内心古井不波,竟未掀起丝毫波澜,只是问道:“鬼家现在还有这样的人物吗?”
玄悟真人道:“现在就不知道了。过去听说现任鬼谷子的师兄王蟾子曾经极力反对,后来王蟾子无缘无故失去了踪影。再后来,就不曾听说还有谁了。不过,总有人会持反对意见的。”
“王蟾子?”肖逸心中暗暗惊奇,想起前不久见王蟾子时,他和林月河混在一起,显然已经站到了鬼谷子一方,“鬼家擅长纵横之术,或许王蟾子和鬼谷子又有了共同利益吧。”
九州诸子百家之间,为了各自目标,时而结盟,时而敌对,变化多端,令人莫测。这等局势变化,肖逸也已经屡见不鲜了。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