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清颜迅速回房间换上一身运动服,拿着武器向那片建筑跑去。她交替躲闪着接近基地,观察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一个恐怖分子,悄悄地进入了基地。

前世她进入基地时是夜里许多东西都没看清,现在是白天,基地的全貌清晰明了。基地广场上停着许多辆汽车,越野车居多。一个小型机场停机坪上有几架直升机,还停着两架垂直升降飞机。她按着以前的记忆往里走,没有发现一个人。

她看到基地仓库里有许多军火,武器装备都很先进,估计是以前恐怖分子购买的;还有小型的医院,医疗设备先进,药品齐全,估计是老有人受伤;还有一些生活设施和物资等等。

她还找到了一个用密码锁锁住的房间,这密码难不倒她,她打开门进入房间一看,天哪都是那些间谍窃取的机密资料。骆清颜在房间里发了半天呆才反应过来。

骆清颜走遍了整个基地,也没发现一个人。她粗略的看了一下,这个基地里囊括了许多先进的军用设备,有完备的医疗设施,有供人休闲的娱乐区、居住区等等,真是应有尽有。这个组织的领导人一定很厉害。看来当时炸弹爆炸时的强光是空冥石发出来的,把这个基地带入了空间,人被剔除了。

骆清颜想自己是什么运气,自己遇到的这些事比如空间、重生、还有这个基地,别人一辈子也不可能遇到一件,自己全遇到了,有什么理由不珍惜呢?自己带着空间来到了这个年代,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优势,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的活着,况且她答应过妈妈,不管如何都要快乐的活着。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骆镇堂先教孙女认草药,然后再对照医书药典去了解草药的药性、用途。医书上有不认识的字就问,这样还能认生字。

骆清颜假装磕磕绊绊的和爷爷学习认字、认草药,她不敢表现的太过,怕爷爷发现什么。即使如此,骆镇堂也惊为天人,大呼孙女太聪明了,喜得他天天念叨着自己终于有传人了。骆清颜看爷爷只是觉得自己聪明而没有别的想法才松了一口气。

骆清颜发现原来爷爷的医术很高明,通过爷爷的介绍才知道骆家祖上世代行医,还有人在宫里当过御医,留下了不少医书和行医笔记,这些可都是宝贝。骆家的家底也不薄,只不过当年抗战时捐了不少,只留下了一些精品作为传家宝。骆清颜想到明年文革就要开始了,一定要想办法保住这些宝贝。想到这儿骆清颜状似天真的说:“爷爷,咱家的宝贝得值不少钱吧?咱可得藏好了,别让小偷偷走。”

骆镇堂哈哈大笑:“你个小财迷,爷爷都藏好了,以后都给你留着。”

骆清颜傲娇的一仰头,“那当然,您就我一个孙女,以后我可是骆家的当家人,您不留给我留给谁。将来我还要把宝贝传给您的重孙呢!然后一代一代传下去。”

骆镇堂听了又是一阵大笑,他每次和孙女说话,看着孙女小大人儿似的说话,他就觉得可乐,就想逗逗孙女:“哎呀,清儿现在就想着嫁人了,不过你就是以后有了孩子那也是姓别人家的姓。”

骆清颜装糊涂,“为什么呀?我的孩子将来就得跟我姓骆。”

骆镇堂笑的实在是受不了,以防孙女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连忙答应:“好好好,清儿的孩子将来就姓骆,将我们骆家一直传下去。”

骆清颜觉得爷爷的家世和外公家很相像,不知道两家有没有什么关系。事实上她想多了,通过试探知道京都再没有其他姓骆的中医世家。她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前世外公家祖籍虽不在京都,但清朝时期就在京都定居了。而且太外公的医术也很有名,给很多大人物看过病,作为同行的爷爷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外公家现在不在京都,另一种可能就是这是另一个平行世界,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外公一家。她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外公一家,本来她还想有机会去偷偷看看外公一家,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只能随缘了。

她本来还不知道怎么显示出自己的医术,现在好了,她跟着爷爷学医,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行医了。

骆清颜每天都要跟爷爷认字,也要练毛笔字,因为以前传统的中医写药方都是用毛笔,医书也都是毛笔写的繁体字,爷爷也让她学一学。她每天要把毛笔字故意写的像刚学一样,要装着不认识字,说实话忍得很辛苦,这故意藏拙的功力可提升了不少。

骆清颜每天晚上都要到空间里练功,以前的功力全没了,毕竟换了一个身体。内力和武功都要从新修炼,还好前世都练过,招式都熟悉,再加上灵泉的辅助,练起来事半功倍。

在空间里骆清颜除了练功就是管理空间,再享受享受美食,顺便调理调理身体。现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想吃点儿好的都没地儿弄去。空间里的农作物收了一茬又一茬,而且品种多样。她前世就对牧场进行了改造,使牧场完全机械化、自动化,而且控制禽畜数量。即使如此禽畜、蛋类等也收了不少。幸亏地下仓库够大,不然东西多的都让人发愁没地儿放。

要是能把东西拿出去和爷爷分享该多好,她就不用每天看着爷爷“吃糠咽菜”而内疚了。可是她不敢,要怎么解释东西的来源,那样估计自己也就暴漏了。她只能在不被爷爷发现的情况下悄悄地拿出少量不起眼的东西。其它的就只能在空间外面就地取材了。她就不信以自己的本事还吃不饱肚子。

首先她就想到了河里的鱼,哪天钓几条来吃。还有山上的野菜味道非常正点,在前世想吃几乎都是人工种植的,野生的极难寻到,现在就当自己回归原生态了。还有这山上一定有野鸡、野兔等野物,到时想法逮点儿一样解馋。现在想想前景还是很美好的,只是这些天爷爷因为她生病刚好整天把她拘在家里,她也没法行动。

骆镇堂觉得孙女自从这次生病好了以后,性格活泼开朗了很多,也懂事了。而且自从孙女开始学医后,他发现自己的孙女非常聪明,医学知识掌握的非常快。他感谢老天送给他这样一个宝贝,他一定要好好培养孙女,让他们骆家的医术能够传承下去。